当前位置:

“美以沙”与“俄土伊”,两大阵营如何博弈中东?

武剑 中国网特约评论员

近年来,身处乱世的中东各股力量一直处于分化重组之中。直至近日,伴随黎巴嫩总理哈里里辞职事件、“后伊斯兰国”时代叙利亚和平进程再提速,分别以“美以沙”和“俄土伊”为代表的两大政治阵营正式在中东浮出水面。

本月初突发的哈里里辞职事件将沙特与伊朗这对中东宿敌的地缘政治争夺进一步推向白热化。更引人注意的是,事发前一周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到访沙特并与以色列官员会谈、以及事发后几小时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迅速跟进称和所有阿拉伯国家应团结一致阻止伊朗侵犯。这种看似时间上的巧合不免令人心生联想。

据此,有分析认为美国、以色列和沙特很可能合谋了哈里里辞职事件,同时一个基于遏制伊朗势力的三国同盟正在浮现。该事件背后反映了美以沙三国对巴沙尔政权得以巩固后由此形成的黎巴嫩真主党、叙利亚、伊拉克、伊朗横穿阿拉伯半岛的“什叶派之弧”的安全忧虑。

11月22日,俄土伊三国总统在俄罗斯索契举行会晤讨论叙利亚问题,这是自2011年叙利亚危机爆发以来三国领导人的首次聚首。此举一方面反映出“后伊斯兰国”时代叙利亚问题的重心已由反恐转向政治重建,另一方面则体现了俄土伊三国就叙利亚问题合作的紧密程度。

事实上,今年1月由俄土伊三国主导的阿斯塔纳和谈被推出后,不仅划定了叙利亚境内“伊斯兰国”和反对派的地盘便于各方精准反恐,而且还设立了4个冲突降级区为实现全面停火、恢复政治对话创造条件。在此基础上,此次三国峰会又为叙利亚和平进程规划路径、明确原则立场、商讨修宪和选举等核心议题。正如伊朗总统鲁哈尼所言,三方合作为解决叙利亚危机打开了全新视角。而在整个过程中,俄土伊三国除了弥合分歧、增强互信之外,在叙利亚乃至中东地区的影响力也日渐提升。

对美以沙阵营而言,美国是诱因。虽然以色列和沙特都是美国的中东盟友,但奥巴马任内为了力推“亚太再平衡”战略与伊朗签署核协议,致使美国同两国的关系产生疏离。特朗普上台后这一局面得到了改观,他声称要改变美国在中东的“廉价存在”,并且呼吁以色列与沙特等阿拉伯国家发展新关系。因此,特朗普是促成美以沙阵营的外在动力。

不过,在以色列和沙特看来,特朗普的政策也存在矛盾之处。他曾批评美国在中东的战争花费巨大、还要求盟友承担更多自身防卫责任。此外,尽管特朗普喊出“孤立伊朗”,但至今在叙利亚、也门、卡塔尔、黎巴嫩等沙特与伊朗较量的热点问题上却说得多做得少。更为重要的是,随着世界经济重心转向亚太、页岩油气革命爆发使得中东对美国战略重要性下降成为必然趋势。可见,以色列和沙特在地区形势进入“新常态”之际抱团取暖寻求解决安全问题的新途径是促成美以沙阵营的内生动力。

对俄土伊阵营而言,叙利亚危机是诱因。首先,叙利亚危机为俄罗斯深化与伊朗的关系提供了契机。俄罗斯需要介入叙利亚来确保在中东的地缘战略利益、并以此作为撬动与美国关系的筹码;而伊朗则需要介入叙利亚来捍卫什叶派在中东的影响力。其次,土耳其中途转投俄罗斯、伊朗阵营可以说与叙利亚局势的发展有直接关系。土耳其初期在叙利亚问题上所持的激进立场以及为此对极端势力的姑息纵容使国家一度陷入内外交困,最终被迫做出政策调整以缓解压力。此外,土耳其与西方因“7.15未遂政变”、“总统制改革”等问题导致关系恶化,也促使其与俄罗斯、伊朗越走越近。

关于“美以沙”与“俄土伊”未来在中东的博弈,有三大看点值得关注。第一,“俄土伊”阵营目前的合作仅局限于叙利亚问题,今后会否扩展至更多中东事务尚有待观察。毕竟俄罗斯强势重返中东至今仍未拿到足够多撬动与美国关系的筹码,而土耳其、伊朗也都有输出地区影响力的现实需求。

第二,这两大阵营内部都存在着一定变数,是否会对彼此合作构成影响还难以确定。作为土耳其来说,仍未在“全面西化”与“回归中东”政策之间做出决断,如何在北约与俄伊合作之间寻找平衡点无疑是对其最大的挑战。作为以色列和沙特来说,两国合作的水平和程度将改变中东既有的力量格局,但不容忽视的是从埃及与以色列媾和的前车之鉴看,一直觊觎阿拉伯世界领袖的沙特选择与以色列合作必将付出惨重的政治代价。

第三,这两大阵营之间并非泾渭分明,而是相互合纵连横。去年内塔尼亚胡两次到访俄罗斯,今年萨勒曼国王首次访问俄罗斯,美国中东盟友的举动被视为对莫斯科中东存在感的承认。而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下令停止支持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则向土耳其发出了改善关系的信号。这样一种既竞争又合作的复杂博弈态势将把中东局势引向何方也难以预计。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89_175389.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