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土耳其出兵阿夫林,在向谁“秀肌肉”?

王晋 以色列海法大学博士候选人,西北大学叙利亚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在经历了多日的炮火打击之后,土耳其近日向叙利亚西北部阿勒颇省边境重镇阿夫林发动了大规模空袭。与此同时,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自由叙利亚军”也从土耳其南部的哈塔伊省和叙利亚西北部的代尔祖尔省向东,朝着阿夫林的方向发动大规模地面进攻。

阿夫林是叙利亚北部阿勒颇省的一个小镇,但是长期以来是叙利亚库尔德人的重要聚居区。从当前叙利亚的战场态势来说,尽管阿夫林处于叙利亚库尔德人政治利力量“民主联盟党”的控制之下,但是与叙利亚东北部哈塞克省和代尔祖尔省的库尔德控制区之间的地理联系被隔断,成为了相对孤立的地区。与此同时,土耳其从2017年开始,以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为名,发动了“幼发拉底河之盾”行动,通过向叙利亚北部的“叙利亚自由军”提供支持,力图占据叙利亚北部幼发拉底河西岸的广大地域。而从阿夫林到幼发拉底河西岸的重镇曼比杰,仍然被叙利亚库尔德人武装所控制。因此土耳其希望能够通过军事行动,肃清叙利亚库尔德人武装在幼发拉底河以西地区的存在。

土耳其一直认为,“民主联盟党”是土耳其南部的“恐怖组织”——“库尔德工人党”(PKK)——的分支机构。而在历史上,无论从意识形态,还是组织人员,“民主联盟党”和“库尔德工人党”有着非常紧密的关系。1998年之前,叙利亚政府曾长期支持“库尔德工人党”,允许“库尔德工人党”在叙利亚北部开设自己的营地,“库尔德工人党”的领导人奥贾兰也长期在叙利亚北部生活和指挥作战。在1998年随着叙利亚和土耳其关系的改善,叙利亚政府驱逐了“库尔德工人党”,奥贾兰也在离开叙利亚后不久,被土耳其情报部门抓获并拘捕至今。

土耳其此次出兵,似乎“很愤怒”。从2014年以来,“民主联盟党”武装就成为了美国和俄罗斯在叙利亚境内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重要盟友。在一月初,有消息称,美国国防部要帮助整编“民主联盟党”武装,在叙利亚北部组建新的“边防安全部队”的消息。此举遭到了来自于土耳其的强烈抨击。而随后,埃尔多安在演讲时宣布“将会出兵叙利亚”,驻扎在叙利亚边境地区的土耳其军队从1月13号开始提升了“紧急状态”,土耳其的战争机器似乎已经轰轰作响。

美国人宣布组建“边防安全部队”,土耳其进行战争动员,似乎美国是促成土耳其出兵叙利亚的“罪魁祸首”,考虑到当前土耳其和美国之间在叙利亚北部库尔德问题上的分歧,将土耳其的军事行动视为对于美国叙利亚政策的“政治示威”,这种解释似乎最为“靠谱”。

但是土耳其军事行动恐怕另有目的。事实上当土耳其开始军事备战的同时,美国主动降温,希望力阻土耳其出兵。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就表示,美国不会建立“边防安全部队”,这让土耳其的出兵理由不复存在;更为微妙的是,土耳其用兵的目标阿夫林,实际上是处于俄罗斯的势力范围。在2016年以来,俄罗斯在阿夫林地区建立了自己的空军营地,因此对于土耳其来说,出兵阿夫林的最大障碍,是土耳其是否能够说服俄罗斯撤离出阿夫林。

在由俄罗斯主导的叙利亚问题索契进程中,俄罗斯一直希望能够邀请到“民主联盟党”代表团参会,代表叙利亚库尔德人一同参与未来的政治重建进程。而此举一直遭到来自于土耳其的坚决反对。考虑到不久之后叙利亚问题索契会议又将召开,土耳其在这时出兵阿夫林,恐怕其主要的目标就是为了向俄罗斯“秀肌肉”,展示自己在叙利亚北部的坚决姿态。

土耳其开始在阿夫林的军事行动,也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俄罗斯的许可和默认。在土耳其军事行动开始之后,土耳其和俄罗斯高层开始了接触和谈判。但是,土耳其的强硬表态,可能使得俄罗斯不得不放弃阿夫林地区的库尔德人。随后俄罗斯国防部宣布,俄罗斯在阿夫林周边地区的军事人员将会撤离并且重新部署到其他地区。俄罗斯的“撤离”,在扫除了土耳其军事行动的顾虑的同时,也让“民主联盟党”和阿夫林地区的库尔德人十分不满,让阿夫林陷入危险的境地。

从更长的战略周期看,土耳其出兵阿夫林的真正目标,是力图通过“渐进式”的军事行动,扩展由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控制的、横贯叙利亚北部边境地区的“缓冲区”。因此对于土耳其而言,出兵的名义恐怕并不重要,而出兵阿夫林,也许仅仅是土耳其更大军事行动的一个开始。(责任编辑 王琳)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89_177889.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