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我国经济增长的五大潜力

在刚刚过去的一年中,经济增速出现逐季下降,一季度9.7%,二季度9.5%,三季度9.1%,四季度8.9%,全年增长9.2%。对此,国内外议论纷纷,有的人认为中国经济快速增长已经历30年,增长的潜力差不多用完了;还有的人认为,中国到2013年就要实现硬着陆,中国的快速增长期到此就结束了。如何厘清认识,树立信心,同时又保持清醒头脑,加强风险评估,记者日前采访了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郑新立

中国经济快速增长完全能保持更长时间,郑新立认为,眼下一些消极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目前经济增速放缓仍处于合理区间且符合宏观调控预期,更主要的是中国经济增长仍蕴藏巨大潜力,至少在5个方面还没有释放出来。

郑新立分析,第一是需求潜力。现在,我国的人均GDP只有4000多美元,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报告,2011年年底城镇化率已出现一个历史标志性的数字,达到51.27%。需求潜力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方面是城镇化带来的巨大需求。根据国际经验,城镇化率达到70%才能稳定下来。若中国的城镇化率今后每年提高1个百分点,持续20年才能达到70%。每增加一个城市人口,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投资至少需要10万元,每年增加1000万城市人口,就需要1万亿元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再加上需要增加的公共服务投资以及个人消费增长,这个潜力是很大的。城镇化的不断推进,将成为未来20年中国经济发展的最大潜力所在。只要我们采取措施,不断推动城镇化进程,城镇化水平不断提高,这个潜力就能释放出来。可以预计,再用10多年的时间,到2026年,中国的人均GDP再翻一番半,可达到12000美元。根据世界银行划分的标准,12000美元是中等收入国家与高收入国家的分界线。所以,中国再保持10多年的快速增长,到2026年,我们才算走出“中等收入陷阱”,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当我们人均GDP达到12000美元,经济总量就能赶上甚至超过美国,摘取经济总量的世界金牌。至此,中国经济发展的快速增长期还没有结束,至少还可以再延长5年,到2030年。到那时,中国人均GDP可达到17000美元。根据日本、韩国的经验,人均GDP达到17000美元之后,经济快速增长期才告结束。

另一方面是消费需求的巨大潜力还没有释放出来。随着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我们将扩大内需,调整收入分配结构,增强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2010年,我国投资率达到48.6%,是历史上最高的。最终消费率降到47.4%,投资率第一次超过最终消费率。居民消费率则下降到33.8%。美国居民消费率是70%左右,比我国高出一倍。“十二五”时期,我们通过调整收入分配结构,刺激消费,把居民消费提高10个百分点,每年可以拉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加4万亿至5万亿元,人民的生活水平会有一个较大幅度的提高。所以,投资和消费的潜力足以支撑未来20年中国经济平稳较快增长。

第二是资本潜力。“我国资本潜力远远没有发挥出来”,郑新立指出,到2011年底,人民币货币总量已超过80万亿元,银行金融资产总量超过110万亿元。这么大的资金量周转速度比较慢,原因在于金融体制改革滞后。通过改革金融体制,把民间资金的活力激发出来,把100多万亿元资金用好,加快周转速度,能够支持未来一个时期的快速增长,而且今后每年基础货币还要不断增加。特别是通过这些年的发展,我们积累了3万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其中相当一部分购买了美国的国债。现在美元贬值,我们的外汇储备出现缩水。为了避免外汇储备缩水,根本途径是通过扩大海外投资,把外汇储备变成能源资源储备,变成物质储备,并能打破制约中国经济未来长远发展的能源、资源瓶颈。通过扩大国际并购,充分利用国际市场的科技资源,提高自主创新能力,打破长远发展面临的技术瓶颈。根据国际经验,合理的外汇储备,能满足半年的进口用汇所需就够了,我国合理的外汇储备应为1万亿美元。因此,我们可以拿出2万多亿美元用于海外投资,以获得更多的能源、资源的勘探权和开发权,建立稳定的海外能源、资源供应渠道,通过国际并购加快提高自主创新能力。郑新立强调,把资本利用好,可以为中国未来发展提供强大的动力。

第三是劳动力潜力。现在全国有2.8亿农业劳动力,农村人口有6.6亿人。全国有18亿亩耕地,一个劳动力才种6.4亩地。“美国一个农业劳动力能种几千亩地,欧洲一个人能种几百亩地,为什么中国一个农民只能种6亩多地?”郑新立认为,关键是土地资源少、农业现代化水平低。将来随着农业现代化、机械化水平的提高,一部分农民将从土地上解放出来,投入到二、三产业,并把他们的子女吸引到城市里居住,变成城市居民。2010年农业劳动力占全社会劳动力比例高达36.7%,农业增加值占GDP比例只有10.1%,就是说3.7个农业劳动力创造的价值仅相当于一个二、三产业从业人员创造的价值。把一部分农业劳动力从土地上解放出来,既有助于提高农民收入、扩大消费,还有助于释放劳动力潜力,满足中国未来发展对劳动力的需求。通过改革开放30多年的努力,我国共转移了2亿多农业劳动力,现在还有2.8亿农业劳动力,保留不到1亿就足够了,因此,还有2亿多劳动力需要转移出来。这个潜力很大。

第四是技术潜力。现在我国总体技术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一定差距。通过继续引进、消化、吸收,可以利用现成的科技资源提升我们的生产水平。而且还要看到,我们提出以自主创新带动产业升级以来,政府、企业的研发投入大幅度增加,技术成果开始涌现,这决定我们还可以通过技术进步来支撑产业升级。2009年,中国申请国际专利8000项,美国申请50000项,是中国的6倍多;但到2010年,美国申请国际专利略有下降,中国申请国际专利则增长了30%以上,美国与中国的比例下降到3.6:1。按照这个速度,到2015年左右,中国申请国际专利的数量有可能接近或超过美国,这意味着,我们在创新能力方面将赶上甚至超过美国。尽管在一些高技术领域、在一些核心技术上我们与美国还有一定的差距,但是在一般产业技术上,我们可以赶上和超过美国。这种技术进步可以支撑中国未来20年经济持续平稳快速增长。

第五是土地潜力。关于这一点,郑新立特别强调,我国土地资源除了现在的荒滩地、山坡地的资源可以利用之外,还有一个很大的资源,就是农村的村庄建设用地。现在全国城乡建设用地共计22万平方公里,其中,包括县、城关镇以上的城市用地5万平方公里,建制镇和村占了17万平方公里,其中村庄占了13万平方公里。换算成亩就是,建制镇和村占了2.6亿亩,村庄宅基地占了2亿亩。现在很多农民进城务工,家中房屋空置,很多村变成空壳村。根据经验,村庄整治之后,可以节约占地50%,就是说村庄建设用地可以节约1亿亩,包括镇在内可以节约1.3亿亩。这些土地可用以补充耕地和建设用地。

从国际上看,日本的快速增长期保持了20年,韩国的快速增长期保持了30年。郑新立最后强调,面对巨大潜力和诸多体制机制的优势,我国完全可以创造一个更长的快速增长新记录。只要我们通过改革,不断释放经济发展的活力,再保持20年的快速增长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