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核心是解决三农问题

专家支招跨越<a href=中等收入陷阱:核心是解决三农问题" src="http://img1.cache.netease.com/catchpic/0/07/07BB5306246C3F49F5F1FB6898A6857A.jpg" />

中广网北京2月21日消息(记者黄耀伟)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每月谈"今天(21日)在北京举行,主题是“如何避免和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多位与会专家就中等收入陷阱发表新观点。

从现场演讲和提问的内容来看,大家对于中等收入陷阱问题的关注点有几个方面:比如如何界定"中等收入陷阱"的概念?目前有哪些国家处于这个陷阱当中,是不是包括中国在内?欧美等发达国家有没有经历这样一个阶段?又是如何克服这一危机的?中国克服或者避免这一危机有哪些应对方法等等。

郑新立:实现农业现代化是避免中等收入陷阱最大挑战

在演讲中,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郑新立认为,对于中国来说,如何实现农业现代化是避免中等收入陷阱的最大挑战,特别是缩小城乡收入之间的差距。

研究世界上各个高收入国家,可以发现有三个共同特点:第一是城市化率要达到70%左右;第二是农业劳动生产率接近或者是超过第二、三产业劳动生产率;第三是农民收入接近或者是超过城镇居民的收入。要实现这三个目标,郑新立认为,除了加快城市化、转移农村剩余劳动力之外,最关键的还是要增加产业资本下乡,培育农业公司等新型投资经营主体,通过规模化经营来提高农业的生产效率。

"中等收入陷阱"简单来说就是指一个发展中经济体在突破人均收入1000美元,到3000-10000美元的时候,社会矛盾集中爆发,致使经济发展减速或者停滞,这样就陷入了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比较突出的例子就是拉美一些国家的现状。

吴庆:农业不能永远低效率 补上农业一课是重大命题

中国怎样避免掉进中等收入陷阱?为什么说"实现农业现代化是避免中等收入陷阱的最大挑战"?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吴庆对此作出分析解读。

中国如何避免跌入中等收入陷阱是近些年来非常热门的一个话题,解题思路也各种各样。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郑新立从农业现代化的角度提出了一个思路,称"实现农业现代化是中国避免落入中等收入陷阱所面临的最大课题"。这样的结论符合当前中国实际吗?为什么中国的农业现代化和中等收入陷阱之间存在如此紧密的联系?吴庆认为,补上农业这一课非常重要。

吴庆:我认为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农业现代化确实是一个非常重大的课题。中国在工业、服务业方面等产业领域都出台了很多政策,在过去几十年里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就。在农业方面,虽然出了很多的一号文件,但总的来说农业领域的进步还是相对落后的,产出的效率相对较低。

中国当前面临二元经济结构,农村有大量的剩余劳动力闲置,平均产出水平也相当低。过去三十年里,有大量农村剩余的劳动力转移出来进入了城市,进入了工业,支撑了工业的发展,这些劳动力从低效率的农业部门转移到高效率的工业部门,这就是我们中国取得成就的重大的原因之一。

但农业不能永远是低效率的,我们现在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提高农业效率,它也是整个中国经济的一部分。从这个角度来说,补上农业这一课确实是一个重大命题。

未来农业面临转型:应允许城市人口及资本转移至农村

为什么中国的农业现代化和中等收入陷阱之间存在着如此紧密的联系?吴庆分析称,由于以前过分强调养活中国的人口,强调农业产出数量的同时对质量有所放弃,所以我们的农业出现了一段的问题。未来中国农业必然面临转型。

吴庆:中等收入陷阱是一个非常庞大的话题,我们中心有一个课题组做了将近一年半的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带队的课题组也出了一本书,叫做《中等收入陷阱是陷阱还是高墙》,有一个结论就是这种陷阱在各种收入阶段都有可能发生,低等收入有陷阱,中等收入有陷阱,高等收入也会有陷阱,所以这是一种普遍存在的情况。

中国是一个发展有多个层次的国家,东部有一些地方已经达到了发达国家的水平,中部有一些刚刚进入中等发展国家的水平,西部还有一些属于比较落后的地方。中国这个大国面临不同的问题,在农业方面,对农业的支持政策和手段看起来比较多,保护也比较多,支持与保护过多的情况往往会导致一个产业的落后。就我们的经验来看,哪个行业对外开放的程度高,有充分的竞争,哪个行业效率提高的就比较快,比如我们的工业。

我们的农业也需要这样,由于以前我们过分强调养活中国的人口,在意农业产出的数量,强调数量的同时对质量就有所放弃,所以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粮食质量问题,农产品的质量问题还有食品安全问题出现。

未来中国的农业必然需要转型,我觉得有几个层面,第一,要从注重数量转移到注重质量上。第二,要开放,要鼓励允许外资流入到农业,我们以前过多的强调农村人口转移到城市,我们以后要也要允许甚至要鼓励城市的人口和城市的资本向农村的转移。

外部资金投资农业遇冷 吴庆:主要存在两大障碍

允许外部资金流入到农村,这个问题也是很多人关心的。现在搞投资的很多,各行各业的都有,有的也存在投资过热的情况,但是投资农业的情况并不常见,冷热非常的不均匀,为什么社会资金不去投资农业呢?究竟是不想去还是去不了?吴庆认为,主要有两方面的障碍。

吴庆:我认为主要是去不了。有两个方面的障碍:第一个障碍,农业相对城市来说是一个比较封闭的圈子,农业的资源也比较有限,当地的人文环境也比较的保守,新人口进入不是特别的容易。相对于城市来说有难度。

第二个障碍,我们的政策方面对农村有一些过度的保护。我们对于外部的资金、外部的人口到农村里去有很多限制,很多人对城市户口不对农村人开放表示质疑,其实农村户口更不对城市人开放,这点被大多数人忽略了。

刚刚公布的中央一号文件中鼓励建立家庭农场,吴庆认为,这预示着我们农业现代化的走向,虽然仅仅只是一步。

吴庆:这是一个发展的方向,但仅仅是一步而已,只是有这种动向。这是向一个好的方向进步,但是一定不能只限于这一步,将来还需要更大的开放。城市人口的流动要更加随意,要更加自由,资本的流动也一样。我们允许一些障碍存在,但是有一些不应该的障碍就要去打破它,要去克服它,这样才能让城市现代化的同时,农村也能跟上现代化的步伐。

相关事件

  • 2013两会聚焦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 2013两会聚焦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 随着我国进入中等收入阶段,能否避开“中等收入陷阱”成为近年“两会”代表委员关注的热点之一。特别是在去年我国经济增长本世纪以来首次跌破8%以后,对未来中长期增长前景担忧声音增多。今年“两会”代表委员对此基本的判断,一是我国经济增长潜力大,二是亟需综合改革。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