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少儿政府”是个什么东西?

张凯阳 评论作者

原题:纠结于权力与权利之间的少儿政府

在长沙某小学,一群8-10岁的孩子组成了一个“少儿政府”。和政府机关一样,“少儿政府”下设1名市长、2名副市长,还配有纪检委、法院、公安局、卫生局、体育局、旅游局、交通局和广电局等部门。其中市长负责主持全局工作,两名副市长各分管4个部门,在各部门还设有副职和干事。有专家认为,此举可能让学生走入“权力意识”的误区。(12月8日《三湘都市报》)

面对僵化的应试教育和脱离现实的道德教育,长沙小学对于权力结构的模拟可谓是最为便捷地还原真实社会的方式。但是“少儿政府”的存在究竟会将未经世事童心未泯的学生带往何处不得而知:是通往对权力的崇拜之路,还是走向对权利的敬畏之途,抑或仅仅在一场游戏中消耗了学习的时间?

就像不能因为理想的不可得就否定理想的意义一样,不能因为现实官场中有龌龊而肮脏的权钱交易行为,就断然认定“少儿政府”必将陷入“权力意识”的泥沼。

“少儿政府”究竟导向何方,既不能根据政治的现实运转状况判定,也不能仅凭对公权力滥用的反感就做出判断。倘若官场并不存在任何问题,存在问题的只是那些素质低下、常钻漏洞的官员,权力腐败的问题只是监管部门偶尔失明的结果,那么“少儿政府”的运行必将无碍,反之亦然。倘若政府在现实的运行中就充满着对权利的敬畏,每个政策都经过充分的民意考量,每项决策都要征询民众的意见,那么“少儿政府”的领导也必然可以认识到权力的真正主人何在,其运行结果也必然导致对权利的敬畏。

事实上,“少儿政府”运行两个多月,呈现出可喜的结果。如报道中提到的:“公安局长”制止插队、打架斗殴等现象,五年级的学生由旅游局干事竞选上“旅游局长”,“旅游局长”发调查问卷选定班游地点,“领导”未能尽责则会扣发“班币”,副市长可以向班主任弹劾市长等。

虽然“少儿政府”更像是改了名字的班干部群体,但学生对于各个部门的官员应该做什么、怎么做,不应该做什么,如何制止权力滥用,都有其独到的体会。这就是“少儿政府”的意义所在。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少儿政府”之上存在一个作为最高权力的教师,也就是说,“少儿政府”的效力在于有一个最高且公正的裁决者。所以“副市长”敢于反驳“市长”,公安局长才会公平审判,“权力导致腐败”的铁律才不至于腐蚀到他们。然而,在现实行政体制之中,却不存在这样一个置身事外的公正、高大且有力的监督者。

虽然“少儿政府”的实验并没有导向对权力的崇拜,但它也未能如人们所期望的增加对权利的敬畏,但“少儿政府”不是游戏,更不是过家家,而是他们认识权力和权利的第一堂课。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