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优秀文艺人才岂能评人缘

近闻,评选“咸宁市百名优秀文艺人才”活动揭晓了,什么“优秀作家”、“优秀青年作家”、“优秀文艺理论家”、“优秀民间文艺家”等获奖者的名字令人既熟习又陌生,熟习的是其作品有目共睹,值得恭喜;陌生的是本该获奖的反而名落孙山,让人不得不对这次评选活动产生质疑。

当然,不同的组织者,不同的评选办法,不同的评委,评选出不同的结果,这可以理解。但这个结果如果太离谱,离谱得超越了民众的基本预期,就不得令人深思了。试想,我市的中国作协会员邱春林场、柯于明和省作协会员徐全利等等,不在“优秀作家”之列,令人大跌眼镜。原来评选办法规定“在职副县级以上领导干部原则上不参加评选”,这令人更不可思议。既然是评选“咸宁市百名优秀文艺人才”,为什么时候要把“在职副县级以上领导干部”排除在外而不把非在职副县级以上领导干部排除在外呢?这不是在明目张胆地搞歧视吗?这种歧视式评选有何公平正义性可言?

诚然,在坊间仇富仇官的语境下,把“县官作家”排除在外,确实能切合一些民众的心理需求,甚至一些民间。但这种做法,实则是对“县官作家”的一种否定。更耐人寻味的是,为什么要把“在职副县级以上领导干部”排除在外?仔细看看评选细则,更让人吓了一大跳。评审委员会经过筛选,确定初评名额后再由网民投票。无论是筛选还是短信投票、声讯投票、网络投票,“县官作家”的人脉资源肯定要比平民作家的要多,于是,为了,充分体现“公开、公正、公平”原则,把“在职副县级以上领导干部”排除在外。如此制度设计真是高明至极?既能体现民主,又好像尽量减少评选评人缘。殊不知,这种采取歧视性的做法,本身就承认了制度设计的鸡肋,能不令人纠结?

评选优秀文艺人才,涉嫌评人缘。试想,无论是初评还是短信投票、声讯投票、网络投票,没有人缘,能够获得高票吗?于是,只要人缘好,那些少有作品见诸报刊而自费出书者,那些少有作品亮相而没出书者,便大行其道,坐上优秀作家的宝座。而真正的有社会影响的作家如倪霞、李晚霞、王长青等被凉在一旁,叫人情何以堪?

恕笔者愚钝,不知作家定义,但笔者想,最起码应该有一定分量的公开发表的作品,能够对社会产生影响力。正如名家所言:要成为一个合格的文学家,就必须满足人们阅读的欲望,进入人们的灵魂,提升人们的精神境界。反观这批“优秀作家”、“优秀青年作家”、“优秀文艺理论家”、“优秀民间文艺家”等获奖者中间有多少人做到了?像程应峰以他优美的散文,感悟天下人生,即使他一本书不出,也当知无愧。但这些获奖者中有多少人像程应峰这样货真价实?

也许主办者认为,进行网评,是把评比权交给民众,能体现民主、公平、公正。不错,越公开越民主,越公正。但“民主使每个人成为自己的主宰(詹·拉·洛威尔)”如果没有正确的指导与监督,必然会偏离航向,使民主尴尬。正如柯尔律治所言:“民主是在静脉和动脉中循环的健康血液,肌体的正常功能靠它维持,但它决不应出轨,就像血不能流出脉管一样。”而今,在评选制度设计上让血流出了脉管,如果我们去责怪参选作家们拉关系,拜人缘,那只是在寻找“替罪羊”而已。毕竟,在评选制度设计上存在鸡肋,这样的“作家榜”,不是江湖气,就是小农意思,恰如负面炒作一样,对咸宁的整个文学事业发展不利,还谈何民主?正如列宁所说:“贫乏和虚伪和民主,是只供富人,只供少数人享受的民主。”痛哉斯言!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