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美韩军演正给朝韩危机埋雷

王俊生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

朝韩8月20日爆发炮战,半岛局势急剧紧张。20日下午,朝鲜韩国发出最后通牒,如果22日下午5时还未拆除对朝喊话的扩音设备,朝军将采取军事行动。韩国总统朴槿惠20日主持召开国家安全保障会议,下令相关部门果断应对挑衅,发生紧急情况时可“先行动后汇报”。朝鲜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金正恩也在当晚主持召开中央军事委员会紧急扩大会议,并下令到“21日下午5时起转为全副武装的战时状态,为作战做准备”。韩美将正在举行的联合军演“乙支自由卫士(UFG)”,根据“韩美共同局部挑衅应对计划”启动了联合作战系统,为韩美共同投入实战做好准备。战争似乎一触即发。

国际社会对此也紧密关注。美国国务院宣布“将密切关注局势”,并表示 “坚定的与韩国在一起”。俄罗斯外交部发表讲话表示忧虑,日本政府也在首相主持下召开国家安全保障会议(NSC)。中国外交部8月21日发表声明表示“深感忧虑,反对制造紧张行为”。

这一轮朝韩关系紧张的直接诱因有两个:其一,韩国根据所谓的朝鲜地雷炸伤其士兵为由而重新启动对朝广播宣传。8月4日,韩军士兵在朝鲜半岛军事分界线韩方一侧巡逻时遭遇两次爆炸,两名士兵受伤,其中一人双腿截肢,另一人单腿截肢。韩国军方在调查后于8月10日宣布地雷属于朝方所埋,并同时宣布,为了报复朝方“埋雷”行为,韩国在非军事区恢复停止了11年的针对朝方的广播宣传。朝鲜否认“埋雷”行为,认为这是美韩欲攻击朝鲜的阴谋。韩国对朝广播宣传主要由“脱北者”讲述亲身经历,内容涉及民主制度优越性、朝鲜国内政治清洗等,朝鲜对此一直极度敏感。

其二,8月17日开始的韩美“乙支自由卫士”联合军演。朝鲜国防委员会发言人15日发表声明批评韩美联合军演已“不合时宜”,暗示如果美韩不放弃此次军演,将对美韩打击报复。17日、18日又接连发布声明,警告可能发起“最强有力、最无情的先发制人打击”。

局势紧张的根本原因则在于当前朝韩之间缺乏基本信任,韩国政府稍显“积极”的统一政策对此应承担一定责任。朴槿惠被广泛认为是继韩国首任总统李承晚以来最关注朝韩统一的韩国总统,这典型体现在其推动成立的“统一准备委员会”上(2014年7月15日正式启动)和“德累斯顿构想”上(2014年3月28日,在德国德累斯顿工业大学所发表的演讲)。自朴槿惠2013年2月就任总统以来在韩国也频繁举行主题有关“韩国统一”的国际学术会议。这就难免制造出统

一即将来临的氛围。在当前朝韩实力差距巨大、朝鲜国际孤立加剧情况下,韩国所希望的统一其实就是吸收统一,这不可避免的加重朝鲜对于政权安全的担忧与恐惧。作为实力较弱的一方,朝鲜选择的策略是为保持行动自由尽量不与韩国接触。

从1945年以来朝韩关系发展的规律来看,在两国实力差距巨大情况下,朝韩两国如果有一方热衷于讨论统一问题(70年代前是朝鲜热衷于谈统一,80年代后韩国开始热衷于谈统一),那么另一方必然高度警惕因而会拒绝接触与交流,南北关系也搞不好。当把统一问题暂时放下,比如70年代初和金大中卢武铉政府时期,那么朝韩关系反而能实现突破,比如1972年达成的《七四宣言》以及金大中与卢武铉时期两次南北首脑会晤。

由此可见,韩国启动对朝广播宣传和美韩联合军演直接促成了本次危机。朝韩缺乏基本信任、朝鲜不安全感加大而造成的朝韩关系持续紧张则是根本原因。

本轮危机中,朝鲜意图是希望自保。朝鲜并不希望战争爆发,对与韩国的对话交流也不感兴趣,甚至不排除朝鲜已放弃与朴槿惠政府打交道的打算。此前,韩国多次向朝鲜提出举行高级别对话,美韩联合军演前韩国再次向朝鲜提出类似建议,均遭到朝鲜拒绝。而在朝鲜发出最后通牒的时间未到达之前,朝鲜却首先向韩国提出举行高级别对话缓和局势,这充分表明朝鲜在这次危机中施加军事压力主要为了迫使韩国停止广播宣传,并非希望战争爆发,也并非想和韩国进行对话。在韩朝商定举行高级别对话后,朝鲜媒体对此迅速进行报道,并将韩国正式称为“大韩民国”,而非通常的“南朝鲜傀儡”,也证明朝鲜意在妥协。

韩国的目的也不希望战争爆发。自2010年天安舰事件与延坪岛事件后,韩国将对朝威慑措施改为“积极威慑”,既遇到朝鲜可能进攻或者进攻的前提下前方军人可先发制人或者先还击后报告。朴槿惠总统2013年2月入主青瓦台后继承了“积极威慑”政策,本轮危机爆发后,朴槿惠总统再次强调了这一点。因此,从韩国角度,就要避免任何擦枪走火,否则韩国除了迎面而战将无路可退。这也是为什么朝鲜向韩方提出对话建议后韩方立即接受的主要原因。这也表明了韩国的意图并非想发动战争。

目前来看,朝韩本轮危机下一步走势无非有以下可能:其一,紧张升级,爆发战争;其二,维持现状,紧张常态化;其三,局势缓和,危机落幕。如上所述,朝韩都避免爆发战争的意图十分明显,而且也正在进行危机管控,爆发战争的可能性几乎可以排除。而现状是韩朝都极为反感的,朝鲜极为反感对朝广播宣传,韩国极为反感这种随时都可能擦枪走火的高压态势,这表明朝韩都不愿意维持现状。因此,局势的走势很可能是向缓和的方向发展。

考虑到朝鲜上述对韩国的根本顾虑以及两国缺乏基本信任的客观现实,表明双方达成大妥协方案的可能性不大。而考虑到朝鲜为了迫使韩国停止广播宣传的决心和手中筹码较少,因此局势下一步有可能达成一个互相妥协的有限方案。很可能是朝鲜答应韩国的一些要求,比如离散家属问题、开城工业园区问题等,而韩国暂停广播宣传,此轮危机最终落幕。

总体来看,这轮局势较为可控,危机程度远远低于2013年上半年朝鲜半岛的战争危机。对中国的影响也不太大,这也包括9月3日的阅兵式。朴槿惠面对国内保守派和美国的压力来华参加纪念活动的公开理由就是为了讨论朝鲜的威胁,这次危机反而给朴槿惠来华增加了正当性。因此除非局势失控朝韩爆发战争,否则朴槿惠来华参加活动的动力只会更大。以朝鲜在本次危机中的对话表现以及此前向中国示好来看,朝鲜希望改善国际环境的强大动力是客观存在的,中国也应考虑顺势而为,在坚持原则的前提下通过各种灵活方式为朝韩对话注入更大动力。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8_136108.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