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认知错位与互信破产:俄罗斯和西方关系的”死结”

尚月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俄罗斯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近来,本就不睦的俄罗斯与西方关系因俄前特工斯克里帕尔及其女在英国中毒案再掀波澜:西方20多个国家集体驱逐百余名俄罗斯外交官,俄罗斯也不甘示弱对等回应。在冷战结束20多年后,俄罗斯与西方对峙的“火药味”非但没有减弱,反而越来越浓,国际舆论和部分学者纷纷高呼“新冷战”已经降临。

矛盾与冲突:俄罗斯和西方关系的“主旋律”

抛开沸沸扬扬的“外交战”,俄前特工在英中毒案只是近年来俄罗斯与西方关系龃龉的一个缩影。事实上,如果回溯历史便不难发现,尽管俄罗斯曾“一心向西”,但其与西方的“蜜月期”往往无法持久,冲突和斗争是双方关系的主轴。

早在20世纪初期,西方国家的孤立和干涉政策便一直伴随着“十月革命”之后的俄国;双方在两次世界大战中临时“搭伙”后不久便一拍两散;冷战时期美苏两大阵营的对立一直持续了近半个世纪,期间双方的局部和阶段性缓和难掩关系总体紧张之大势。

苏联轰然解体后,俄罗斯曾试图投入西方的“怀抱”,但没多久双方便再次分道扬镳:1997年北约启动东扩进程,1999年科索沃战争以及2003年伊拉克战争一步步加深了俄罗斯与西方之间的裂痕。2007年,普京总统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向西方“开炮”,强烈指责了美国的单边主义政策和在全球各地滥用武力的行为。2008年爆发的俄格冲突、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以及俄罗斯深陷美国总统大选“干选门”导致双方关系彻底走入了难以转圜的“死胡同”。

近百年来的俄罗斯与西方互动史表明,无论是在看待当前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和安全形势,还是在评价俄罗斯的国家利益及国际地位等问题上,双方的态度和观点总是格格不入,甚至可以说是南辕北辙。有专家一针见血地指出,在对待和处理一系列危机和问题时,俄罗斯与西方不仅在“谁的错”上存在明显分歧,而且在“怎么办”的问题上也不尽一致。“三观不同”导致双方根本无法和平相处。

西方:异类的俄罗斯和“强人”普京

长期以来,出于对这一庞大帝国的疑惧及对其行事方式的反感,西方国家从没有把俄罗斯真正当作一个“正常国家”和“可以合作的伙伴”。冷战以来,西方政治精英基本上延续了美国“遏制战略之父”乔治·凯南的思想,一贯采取防俄、弱俄和遏俄的政策。

即使在冷战结束后,美欧仍怀着胜利者的姿态,坚持认为俄罗斯与西方之间一系列危机和矛盾的根本原因在于俄罗斯精英内部不断上升的扩张情绪。特别是“强人”普京执掌俄罗斯后,他本人强力捍卫俄罗斯国家利益和恢复大国地位的种种做法让西方难以接受,因此也被扣上了“沙皇”、“独裁者”的帽子。

美欧学界也坦言缺乏对俄罗斯作为西方国家的认同感,将其视为“异类”的感受非常强烈。美国著名政治学家塞缪尔·亨廷顿在其著作《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中指出:“西方文明八个特征中的七个——宗教、语言、政教分离、法治、社会多元化、代议制机构和个人主义——几乎完全与俄罗斯的经历无缘”。美国研究俄罗斯文化的领军人物詹姆斯·比灵顿更是直言,俄罗斯过去是而且现在仍是一个“希望成为却尚未成为的西方国家”。

俄罗斯:伤透了的大国自尊

在探讨俄罗斯与西方关系时,俄罗斯的大国自尊绝对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历史上,俄国用不到400年时间里将领土扩张了6倍,其幅员之广、资源之袤和战略纵深之大无国能及。强烈的“弥赛亚”情结也深深地融入了俄罗斯人的血液。一百多年前,沙皇亚历山大二世便曾如是说:“在国家生活中,与个人生活一样,有些时候必须忘记一切,但须记得捍卫荣誉。”

上世纪90年代初,在从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和管理体制过渡的艰难转型期,俄罗斯曾将西方视为未来的盟友和伙伴,寄望于美欧能够改善其社会经济形势。然而,在俄罗斯人看来,西方伙伴不仅未能伸出援手助俄罗斯顺利渡过改革的“阵痛期”,反而公开利用前对手的弱点,通过北约东扩、颜色革命等一次次“趁火打劫”。这极大地打击了俄罗斯精英的强国雄心和大国自尊。

有专家曾指出,尽管俄罗斯精英对美国不甚友好,但俄美隔阂主要是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俄政策的结果:对俄罗斯国家利益的忽视和蔑视,对俄罗斯盟友和伙伴的挑衅政策以及习惯性将俄视为“失败者”。直至今日,俄罗斯精英对美欧政策的怨恨和委屈已经积重难返。乌克兰危机后,普京不止一次在演讲中表露出对西方的极度失望之情。莫斯科在外交政策上的强烈抵制也就不难理解了。

走向“新冷战”?

不可否认,虽然冷战已经结束了近30年,但“冷战思维”仍然广泛存在于俄罗斯和西方的精英阶层之中,近年来双方每一次对抗和交手都进一步加剧了彼此长期存在的认知错位和根深蒂固的不信任感。俄罗斯著名学者卡拉加诺夫表示,当前俄美、俄英关系差于上世纪50年代,爆发直接冲突的可能性甚至高于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之时。但俄罗斯与西方是否真的进入了“第二次冷战”呢?

冷静客观的学者们并不这么认为。他们指出,当今国际政治局势的发展早以超出冷战的边界。首先,目前并不存在明显的两极,美国的实力和影响力也无法与冷战时期同日而语。其次,意识形态不再是决定性因素,中国、美国、俄罗斯和欧洲等大国之间可就诸多议题进行合作,并没有意识形态的严重分野。

卡拉加诺夫表示,俄罗斯方面并不打算卷入“新冷战”。当前俄罗斯与西方的分歧主要是西方内部的问题。如此看来,尽管双方关系短期之内难以缓和,甚至可能进一步恶化,但“冷战”已经成为一个过时的名词。(责任编辑 郭素萍)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8_182808.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西方组团驱逐俄外交官
  • 西方组团驱逐俄外交官
  • 美国等西方国家26日至27日集体对俄罗斯外交官下逐客令,驱逐上百人,就俄前特工在英国“中毒”事件支持英方立场。截至27日,包含英国在内的至少23个国家对超过130名俄方外交官下了逐客令,这是1991年冷战结束以来最大规模集体驱逐事件。据美联社报道,预计更多国家会效仿。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