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遗体捐献善后更需制度温暖

三年前,四川宜宾女孩杨家珊因患白血病医治无效去世。杨家珊生前得到热心人士资助,决定死后捐献遗体用于医学研究。成都医学院接收了杨家珊的遗体,此后火化。近期,杨家珊的父亲杨正贵与成都医学院取得联系,希望送回骨灰,但得到的答复是“遗体捐献者的骨灰只能是亲属自行领取”。此事引起诸多讨论,5月22日,成都医学院回应称,会妥善处理,一定让遗体捐献者的家属感到温暖。

在一个曾有着“事死如事生”传统习俗的社会,一个人生前作出捐献遗体的决定,无疑需要莫大的勇气。作为筠连县首位遗体捐献者,杨家珊用实际行动感恩社会、传递公益力量,令人肃然起敬。令人遗憾的是,本是一个满满正能量的故事,竟在善后上“掉了链子”。

遗体“包接不包送”,使用单位“善始不善终”,令人心寒。接时,成都医学院和红会工作人员先后登门,郑重其事完成捐献手续,并向家属承诺:三年后遗体用完即送回。送时,竟成了“家属自行领取”,成都医学院说“没办法”“没能力”送回,红会说骨灰交接暂无明确依据,可协调一下争取送回。对于一个久居农村山区、出行不便的老人来说,此情此景,怎一个尴尬了得!

尽管当地未出台遗体捐献条例,使用后的遗体骨灰如何交接没有明确依据,但从常识和道义讲,将杨家珊的骨灰送回家乡、使其入土为安,既是顺理成章的事,也并不难做到。无论成都医学院还是红会都应该去办,而且都完全有能力去办。“没能力”“无依据”的卸责说法,难免让家属和公众感到伤心。

当前,我国遗体捐献工作仍面临着诸多困难,比如传统观念与捐献需求相互冲突、捐献人有捐献意愿却遭到家属反对等问题,遗体捐献登记人数较低,实际捐献遗体人数更低,遗体捐献难以满足科研需求的现状一时难以改变。在这种情况下,杨家珊骨灰送还风波的负面影响值得高度警惕。

遗体捐献善后不仅需要有关方面的关怀,更需要制度关怀。目前,四川尚未出台遗体捐献条例,使用后的遗体骨灰如何交接的确没有明文规定,这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立法空白。据报道,近十多年来,遗体捐献立法仅在上海、山东等几个地方实现破题,全国性立法步履蹒跚,遗体捐献制度仍没有形成成熟的流程和管理办法,许多有捐献意愿的人不得不选择放弃捐献。

最能影响遗体捐献意愿和行动的因素是什么?答案是:尊重。只有当民众能确信死后会得到应有的尊重,良性的遗体自愿捐献机制才可期待。因此,落实捐献和接受双方的权利义务,解除人们的顾虑,保障捐献者的权益,就成了遗体捐献立法的重要内容之一。此次“自取骨灰”事件再次折射出立法空白亟待填补。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