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达沃斯为资本主义制度看病

在全球华人欢度春节的喜庆日子里,西方强国忧心忡忡地“会诊”资本主义弊病。正在举行的第42届达沃斯论坛刮起了一股强劲的“制度反思”风——随着西方知识界近年来对资本主义制度进行反思和批判的热情不断升温,西方主流社会终于开始直面资本主义的“病人身份”,承认“不可一世的资本主义”眼下在政治和经济两条战线上都陷入了“看不到尽头”的困境。

国际媒体注意到,反思资本主义制度是贯穿本届论坛议题的灵魂。论坛的首个公开辩论议题就是“20世纪的资本主义是否适合21世纪”?除了这个倾向性明显、自问自答式的尖锐辩题之外,“改造资本主义”、“重塑资本主义”等讨论环节也充分表达了本届论坛鞭挞和改造资本主义的议题核心。此外,与会代表与媒体的提问也都围绕着西方资本主义的前途和命运:世界是否还需要资本主义的管理方式?资本主义将如何转变?资本主义的未来在哪里?它是否仍然适合21世纪?

按论坛主席施瓦布先生的说法,本届论坛要对资本主义危机进行广泛深入的讨论。他指出,过去三年间,整个世界都在忙于应对政经领域的挑战,未能注意到世界正在发生根本性变化,以往的传统决策模式已经不能适应眼下的新情况。施瓦布认为,经济危机凸显资本主义制度亟待改革。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尚未从2008年经济危机中吸取足够教训,因此无力应对债务危机等新风险。他警告说,用旧制度解决新问题,只能使世界陷入新一轮危机,造成经济螺旋式衰退、社会动荡、贸易保护主义和民族主义盛行。施瓦布认为,现行资本主义模式已经不能适应现实需要,必须对其进行革新。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本届达沃斯论坛开幕式上致辞时也表示,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美国应当承担起应有的责任,加强对金融机构的监管,防止滥发货币和扰乱世界经济秩序。分析家们认为,默克尔对美国的警告显然出于对美国金融体系的不信任,而支撑美国金融体系的根基当然是美式资本主义。默克尔对欧洲的现实也不满意,指出欧洲面临很多结构性问题,必须坚定不移地进行改革。什么是欧洲的结构性问题?从根本上说,就是欧洲的发展将选择什么样的道路,欧盟国家能否继续相信和依靠自由资本主义的价值观念和价值体系。

美国凯雷集团董事长大卫·鲁宾斯坦在论坛公开辩论中警告说,西方国家需要严格控制赤字,尽早回归经济增长之路,否则三四年之后,资本主义模式可能会终结;美国投资大亨索罗斯先生在论坛的多个场合对现行的资本主义制度提出尖锐批评;哈佛大学历史系教授尼尔·弗格森对中国记者明确表示,资本主义病了,可以说是疾病缠身;清华大学教授阎学通则发现“今年没有人再为资本主义辩护了,大家都在反思资本主义”。

从为资本主义辩护到反思资本主义,西方主流社会的这种变化堪称本届世界经济论坛最大的看点,值得关注和讨论。从2008年爆发国际金融危机,到2011年欧美主权债务危机加剧,资本主义的种种弊端暴露无遗。人们看到,西方发达国家有良知的知识分子一直在反思、质疑、批判资本主义政经制度,揭露西方资本主义发展模式的弊端和危害,指出西方资本主义在生产模式、市场模式、金融运作模式、福利模式等方面遭遇到的危机。相比之下,西方主流社会却沉默不语,始终缺乏对资本主义弊病的审视和反思。整整3年时间过去了,西方政治家不能再继续漠视制度危机,西方企业家也需要清楚未来的发展方向在哪里,于是,资本主义制度弊病终于成了达沃斯论坛上可以公开谈论的话题。

国际社会开诚布公地谈论资本主义制度危机,这首先说明资本主义体系引发了国际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已经成为全球共识。一个无法掩饰的真相已经摆在世人面前:资本主义已经失衡,它不仅会造成经济坍塌,而且还会引发政治冲突和各种社会矛盾;其次,资本主义弊病既是西方强国之殇,同时也是整个世界的祸水。资本主义这个“过时的体系”如果按现在的样子继续存在下去,全球安全稳定局势必将继续恶化,世界经济也难以走出“危险的困局”。达沃斯论坛之所以倡导国际社会联手整治资本主义,是因为资本主义正在让世界陷入风险,改造现代自由资本主义体系是世界性问题。

相关事件

  • 2012冬季达沃斯论坛
  • 2012冬季达沃斯论坛
  • 第42届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即2012冬季达沃斯论坛)于当地时间1月29日降下帷幕,来自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2600多名与会代表在瑞士小镇体验了42年来最大的一场雪,也感受着世界经济自危机以来最“寒冷”的时刻。作为世界经济论坛,本届论坛的主题为“大转型:塑造新模式”,欧债危机成为与会代表的重点议题。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