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旧经济在挣扎,新常态已来临

旧经济还在挣扎,新常态则慢慢来临。这既是市场上的现实。就如同跳舞一样,当经济和金融体系重新适应以蓝色多瑙河的节奏跳舞,而不是如以前那样疯狂摇摆的时候,那些不注意节奏的人,将认识到不反思的恶果。

花旗集团刚卸任的CEO查克普林斯,看上去将要加入到市场的臭名昭著的历史名册之中,他曾经的一句名言“只要音乐仍在继续,你就得不断舞下去。”(意思是,只要市场持续疯狂,金融企业就必须身处其中“起舞”。)现在看来,实在触目惊心。当然,仅仅批评普林斯是不公平的。在一个巨大的狂热环境之中,这句话可能适用于全世界150万亿美元的巨大金融市场。

全球的金融货币体系是以银行为主,保险公司、投资管理公司以及对冲基金为辅的体系。但他们的前提都包括一个,基于可接受的持续营运水平及其预期盈利水平。但是,对于目前的市场而言,曾经促进全球经济流畅运作的信贷体系正在重构。虽然过去几个世纪中出现了诸如爱迪生、贝尔和乔布斯这样伟大的人物,但是信贷对于经济的重要性仍然不可低估。可以设想一下,如果以货易货仍然是普遍的商业模式,那么经济和贸易绝不可能发展到如今这样庞大的水平。从快餐店到大金额的交易,都有赖于信贷的支撑,当然这个过程中,也不可避免导致失败的交易金额越来越大。无论是优点,还是脆弱的杠杆,都是现代金融的切入肌理的特征。

但是,过于高的基于不可持续回报水平制定的一系列信贷和投资策略都会导致行业的巨大波动。如普林斯先生领导的集团那样。巨大的贷款组合,成为一个满载风险的组合。而信用本身培养的强健骨骼的健康贷款人和借款人则健康不再。而后者则是健康信贷的肥沃土壤,这样的条件现在显然已经不存在。

当前的全球经济,就如同大腹便便的卡通人物一样,必须经历痛苦的去杠杆化过程。这个过程自2008年雷曼破产之后就一直在进行。虽然家庭,包括金融机构以及很多主权国家在内,都已经降低了债务水平,但经济增长的低迷可能反而导致这些国家和家庭更加接近衰退或者萧条。历史的规律显示,借款人的资产债务表的重新修复可能旷日持久。

目前的矛盾是,贷款人不会轻易再借钱给过度负债的借款人,但同时,他也不会延长支票的到期时间。鉴于投资回报率如此之低,这样的贷款实在不合算。由此,金融机构的力量只能集中于以下的事情:继续为杠杆贴补成本或注销贷款,后者导致更低迷的经济。过去通过降低贷款利息或增加信贷推动全球经济增长的路数,已经在过去的一个世纪基本透支完毕。

鉴于跳舞的速度已经放缓下来,且原因是不止一个超重的舞伴。我们预期整个经济和金融货币体系的利率回报都将大幅下降。诸多模型需要重新校对,甚至包括美联储和其他央行的。他们根据自己的历史模型,推导出的零利率必然和不可避免地导致真正的经济复苏的结论,或许很难真正得到结果。

鉴于目前,投资级别的债券收益率只有1.75%,虽然根据基本面推导,以及婴儿潮时期出生的美国人由于其自身的原因已经多年对金融市场心灰意冷,但我仍然推测股票会跑赢债券,其中的许多原因是,债券回报率太低。

身处旧经济的垂死挣扎期,个人投资者的局面相当严峻。我们的建议是,首先根据自己的年龄平衡资产组合。其次,确保交易和托管费用降到最低。其三,对于所谓的高收益项目一定要谨慎,如果资产的回报率只有3%上下,你怎么能相信,这个市场还存在10%以上的持续的投资策略?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