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活熊取胆”需立法禁止

“对于人性,道德上的真正考验,根本性的考验,在于如何对待那些需要他怜悯的动物。 ”这是米兰昆德拉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中说到的。

正谋求创业板上市的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日前遭遇了创办以来最大的民间反对潮。 2月15日,亚洲动物基金外事部总监张小海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表示,因归真堂以活熊取胆为主业,该组织已于14日向福建证监局正式发函反对其上市,并在官网发表声明。张小海说,他正在北京寻求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支持,希望从政府和立法角度推动全国取缔活熊取胆业。而在另一边,归真堂创办人邱淑花透露,该公司已派人至北京寻求有关部委的帮助。“反对我们就等于反对国家”,邱淑花认为,归真堂养熊和活熊取胆生产熊胆粉均经有关部委批准,是合法企业。

当角力双方都已将阵地放在北京,并无一例外地力求行政权力介入之时,你将如何去感知那种基于人性或道德的拷问?我必须旗帜鲜明地声援与支持亚洲动物基金以及民间反对“活熊取胆”做法的努力,哪怕仅仅是出于一种最朴质的感同身受。试着想像一下,这是一幅怎样惊恐与残忍的画面:一头瘦骨嶙峋的成年黑熊被囚禁在狭小的笼子里,因为疼痛,眼含泪水。在它的腹部有一个永不愈合的伤口,胆汁由此一滴一滴地往外流,经年累月。而据亚洲动物基金此前的推测,中国境内目前实际受困的黑熊超过10000头。

民间关于禁止“活熊取胆”的呼吁持续多年仍没有实质进展,而以活熊取胆为主业的归真堂竟已开始公然谋求创业板上市了。在中国市场经济的语境下,假如上市成功,无疑意味着国家监管层面对于归真堂这一主业的认可乃至赞赏。如果说,“活熊取胆”的顽强存在的确表明了某种立法的空白,而这充其量只是一种不作为的话,那么一旦国家监管层面对归真堂上市予以放行,其无异于在以明朗而积极的方式,向人们表明一种对活熊取胆做法的“国家态度”。这的确是 “善良的人们”所不能容忍的。

尽管我们可能难以从一些具体的人事之中,去感知某种道德的力量,但在归真堂谋求上市的事件中,“国家”却必须经受这样一种人性或道德的考验。而在我看来,之所以说“国家”已经到了必须给出一个鲜明态度的时刻,是因为正是由于此前国家态度的暧昧,使得“国家”早已异化为一根大棒,被人拿来别有用心地在公共空间里挥舞一气。

“反对我们就等于反对国家”,这句话不知让多少人恍然生出时空错位之感。谁是国家,谁能代表国家,而你所代表的国家为什么一定是正确而不容质疑的?这且不论,关键在于邱淑花的逻辑中,的确有将“国家”拿来陪绑的意味。我不能核实这样的一家企业,是否真的曾经拿到过有关部委的批示,但对于“国家”来说,却显然不应甘于这样的“绑架”,为某一个人所利用。

对待“活熊取胆”,是时候表明真正的国家态度了。在这方面,任何的含混与拖延,都会导致价值标准的错乱,以及行政伦理的弃守。

相关事件

  • 归真堂活熊取胆遭抨击
  • 归真堂活熊取胆遭抨击
  • “创业板发行监管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报企业基本信息情况表”中,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归真堂)名列第28位,欲冲击创业板。然而,因为被质疑以残忍手段进行活熊取胆,归真堂的上市遭到了亚洲动物基金的强力阻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