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监控视频需要“被监控”

记者从公安部获悉,针对舆论关注的哈尔滨铁路公安处庆安站派出所民警开枪击毙涉嫌暴力袭警的徐纯合事件,公安部和铁路总公司责成铁路公安机关全面展开调查,回应社会关切。

庆安枪案已经过去11天了,这些天来各种质疑层出不穷,比如徐纯合究竟有没有暴力袭警?民警击毙徐纯合前有没有鸣枪示警?当地是不是在强调警察开枪正当性的同时又给了徐纯合家人20万元补偿款?

解开一切疑团的关键,就在现场的监控视频当中,但是枪击案发生后,官方却迟迟没有公开现场完整视频。这样一来,问题不但没有淡化,反而在不断发酵。好在公安部铁路公安局的工作组终于赶赴庆安开展调查处置工作。据报道,工作组和检察机关已经调取了事件现场全部视频资料,走访了数十名旅客和群众,获取了大量证人证言材料。

因为事发地是火车站,有多个摄像头,所以我们相信只要公安部获取并公布了现场视频,事实真相就能够浮出水面,公众对此事的质疑就能够平息。

这些年来,随着技术手段的不断升级、监控成本的不断降低,在车站、机场、码头、学校、医院、路口、小区,都安装了大量的监控设备。所以,无论是发生偷盗案件、交通事故,还是发生其他意想不到的突发事件,监控视频都能够发挥巨大的功效。

但“机器是死的人是活的”,所以有的时候,掌握监控视频的一方如果没有受到压力,就迟迟不肯公布视频,甚至有些监控设备会在“关键时候”坏掉,监控视频会“选择性缺失”。

比如,据《现代快报》报道,5月7日上午,江苏仪征市实验小学一名13岁男生坠楼身亡。蹊跷的是,校方提供的监控视频中,男生坠楼前后几分钟出现跳帧的情况。更蹊跷的是,在通往监控室的通道里也安装有监控设备,当家属提出请校方调出该监控录像,以查看是否有人进监控室做了手脚时,学校却称,该监控设施也坏了。

再比如,去年12月深圳卫视曾经报道,江西赣州一名服刑人员在狱中猝死,身上有多处伤痕,当死者家属查看事发监控视频时,发现关键画面已经损坏。

从庆安枪案以及这些年来发生的多起涉及监控视频完整性的事件来看,我们完全有必要对公共场所,尤其是一些特殊地点监控视频资料的管理进行规范。如果这些视频资料都像飞机的“黑匣子”那样,不是什么人都能动,就可以在关键时刻起到最关键的作用。

从“人防”上来说,可以制定一整套管理规范,甚至建立“举证责任倒置”的制度。如果监控视频没有受到良好的维护保养,或者有证据显示被人动了手脚,那么相关人员就要被追责。如果在需要视频的时候,监控设备“碰巧”全都坏掉了,那么所有疑点利益都归另一方所有。就好比发生交通事故后,如果有一方逃逸,那么在查不清事实真相的时候,逃逸方就要负全责。

“技防”方面,在网络普及的今天,特殊地点的监控视频应该实现“云存储”。打个比方,如果学校的监控视频实时上传,教委等相关部门有权限随时观看“原版”监控,那么即便本地的硬盘和探头在事后被做了手脚,也可以还原真相。

设置监控设备、录制监控视频,本来可以起到事前预警、实时显示、事后追踪的作用,如果监控视频脱离了监控,其原有的功能也就不复存在。所以,对于公共场所的监控设备,也需要细致的“监控”手段,以期物尽其用,达到保护公众安全的目的。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