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IMF,拉加德兑现承诺的时候

6月28日,就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总裁卡恩的案情出现戏剧性转折的前两天,在IMF执行董事会的一次会议上,法国财政部长克里斯蒂娜·拉加德毫无悬念地被选举为新总裁,并于昨天(7月5日)正式上任。

自卡恩去职、新总裁争夺战正式开始的第一时间起,各新兴经济体就用最激烈的语言表达了对欧美之间以“君子协定”维持了60多年的“旧制度”(欧洲人领导IMF、美国人掌舵世界银行)的强烈抨击。5月24日,IM F执行董事会内代表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及南非金砖国家的五位执董公开发表联合声明,呼吁终结“IM F总裁应由欧洲人担任的过时的不成文惯例”。声明还提醒欧洲要信守承诺,因为欧元集团主席让-克洛德·容克在2007年卡恩获任IM F总裁时曾说过,“IMF下一任总裁肯定不再会由欧洲人来担任”。

然而,“金砖国家”直到IMF总裁选举报名截止日都未能推举出代表新兴市场的统一候选人——— 它们连这么做的意愿大概都未必有。从已经公开的信息中可以得知,“金砖国家”中最终把票投给法国人的至少有巴西、俄罗斯和中国;而其他新兴国家——— 如在穆斯林世界里影响巨大的印度尼西亚和阿联酋——— 也大多站在了旧制度的一边。确定公开支持墨西哥中央银行行长卡斯滕斯的反而是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甚至被认为是IMF真正后台老板的美国只是在最后一刻才表态支持拉加德。

看得出来,老牌发达国家或许的确并不打算爽快地让后来者分享权力;但更重要的是,新兴国家远没有准备好以主角的身份登场。

确实,撇开国籍(还有性别)因素,在芝加哥大学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曾两度任职于IMF并位至副总裁的卡斯滕斯不论在专业学识还是实践经验等各方面显然都要比律师出身的前花样游泳冠军拉加德更有资格担任IMF总裁。不过卡斯滕斯自始至终很清楚自己的角色,他在选举会议前的最后一次演讲中说,新兴市场国家要获得这一职位也许还需要好几轮的时间,自己更多意义上是作为一名先行者。

这再次证明了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人们团结起来反对某一事物是很容易的,但要围绕一项建设性的事业凝聚足够的共识却是极为困难的。这将是所谓新兴市场特别是“金砖国家”将在未来相当长时期里不得不面对的基本困境——— 鉴于从经济发展、政治体制到文化传统无处不在的全方位巨大差异,它迄今仍是一个空谈俱乐部,其成员之间几乎找不到什么共同利益。

6月29日的一篇评论很具洞察力地指出,从整个过程及最终结果来看,各新兴国家的实际行动已经显示,它们认为通过和欧洲的交换获得的可能利益要大于新兴国家内部合作带来的可能利益。就中国和印度等而言,目前更实际的诉求是在IMF内部获得更多投票权,并争取一个副总裁职位等。这就是“金砖国家”一再强调的让新兴经济体未来在IMF中拥有更大影响力的要求,5月底、6月初在她寻求支持的“全球之旅”中,拉加德在巴西、印度和中国都急切地宣示过自己的支持。

与欧洲领导人对拉加德异口同声的称赞及新兴经济体的三心二意相反,绝大多数欧洲(西方)主流媒体和专业人士大多从一开始就强烈反对由欧洲人继续把持IMF。这是因为,只要将欧洲政客们的现实政治利益放在一边,任何一个有专业头脑的人都明白,经历了过去20年的此消彼长特别是本次全球金融危机,IMF的运作模式及其背后的支配性理念(即所谓“华盛顿共识”)都已经到了非改革不可的时候了。

现在到了拉加德兑现承诺的时候了———她在此前为换取新兴市场国家的支持而向它们承诺了不少IMF的改革,其中包括增加新兴市场国家代表权。当然,即使对谈判能力出众的拉加德,这也将是一场异常艰苦的谈判。她必须说服美国和欧洲大国,如果不让出相当比例的席位和表决权甚至否决权,如果不承认国际实力已发生巨变的现实,而是徒劳无望地试图继续把持全球舞台,那么总有一天新兴大国会舍弃这些旧有的全球治理机构而另起炉灶,最终无人能真正从中获利。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