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面对美强硬制裁,伊朗顶住压力才能出现转机

丛培影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一带一路”战略研究院副秘书长,以色列海法大学亚洲研究系博士后

在担任总统一年多的时间里,特朗普对美国外交政策做出的重大调整之一就是退出伊核协议。在外界看来,特朗普对美国内政外交做出的调整和改变都是在“终结奥巴马”,即清除所有奥巴马的“政治遗产”,将美国内外政策都打上“特朗普烙印”。退出核协议,对伊朗强硬真的有利于实现美国国家利益?其实际效果又如何?

美国对伊朗实施强硬政策的目标是“以压促变”。具体而言,是希望伊朗国内出现两种改变。一是政策改变,即伊朗政府接受美国提出的要求,双方重新签订核协议。二是政权改变,这是在前者无法实现的情况下,进行强力制裁,同时借助伊朗国内反对力量,推翻伊朗现政权。特朗普政府在退出核协议的较短时间内就对伊朗提出12项要求。但是,这些要求中很多涉及伊朗内政问题,伊朗政府绝不会接受,而鼓动伊朗国内发生政变实现政权更迭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

首先,伊朗国内有非常强烈的寻求独立自主和反对西方干涉的传统。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爆发的重要原因就是反对西方干涉,由于巴列维国王与西方国家关系密切,被视为西方的“代理人”。美国的策略是借助改善民生问题向伊朗政权施压。问题的关键是,谁才能真正改善伊朗的经济状况和社会民生?战后,伊朗巴列维王朝时期的经验和教训表明,与西方关系密切的伊朗精英只是让西方的企业获取伊朗的实惠,却没有让伊朗普通民众获得经济发展带来的实惠,伊朗石油资源收入只被一小部分社会精英获取,而没有普惠大众。与此同时,当时的伊朗社会还出现了腐败滋生、贫富差距拉大等现实问题,加之西方主张的世俗化、现代化与伊朗的文化、宗教传统之间发生了严重冲突,强行推进西方化和世俗化反而促使传统宗教势力回潮。

其次,伊朗民众通过抗议游行向政府施加压力,并不能表明他们就支持西方国家颠覆本国的政权。他们只是希望政府做出改变,更多关注民众的基本诉求。大多数人支持伊朗独立自主的立场没有动摇。如果让他们在伊朗政权和西方力量之间做出选择,大多数伊朗人还是会支持前者。另外,伊朗国内反对声音主要来自于城市,农村地区人口的思想更加传统、保守,他们是捍卫伊朗伊斯兰革命成果,抵制西方舆论攻势的中坚力量。只要伊朗政权对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政治口号予以更加强势的回击,就会在国内社会获得广泛支持。更为关键的是,伊朗民众对美国有强烈的不信任感,坚决反对美国介入伊朗国内事务。即使很多伊朗人喜欢美国文化,也希望伊朗改善与美国关系,但前提条件是伊朗必须保持独立自主。

特朗普政府似乎并没有认识到颠覆伊朗政权政策必将面临失败。美国政府外交团队几个关键人物,包括国务卿蓬佩奥和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都在积极推动实现伊朗政权更迭的政策。据美国《华盛顿邮报》评论分析,美国外交团队一直在支持伊朗国内的反对力量,其中被伊朗驱逐的MEK组织,曾被美国国务院认定为恐怖组织,在伊朗国内外都饱受诟病,却由于和美国外交团队关系密切而重获新生。事实上,依靠美国的外部支持,又劣迹斑斑的反对力量根本无法挑战伊朗现政权。

不可否认,伊朗政府因美国制裁,面临资本外流、货币贬值、失业率提高等巨大压力,但很多分析认为这并没有对伊朗政权构成实质性挑战。伊朗虽在常规力量上无法与美国抗衡,却可以在中东地区给美国制造很多混乱,包括利用也门胡塞武装、伊拉克和巴林的什叶派力量给美国制造“非常规的威胁”。此前,西方持续不断报道伊朗国内的抗议和骚乱,并将矛头指向伊朗最高宗教领袖哈梅内伊,但从抗议规模和人数上看,影响并不大。

特朗普近期对伊朗的政策转变之快,让很多人无法理解,质疑他到底是否“真强硬”。前一刻特朗普放出狠话,要把伊朗炸回到“石器时代”,后一刻他又表示愿意和伊朗总统无条件会晤。伊朗方面很快拒绝会晤要求。在伊朗看来,在美国退出核协议并提出其不可接受的12项要求后,选择与美国会谈被认为是示弱的表现,这对伊朗政权而言是不利的。

特朗普政府将在8月和11月实施两轮更加严厉的经济制裁,第一轮制裁涉及汽车、黄金和其他稀有金属。第二轮制裁涉及能源领域和与伊朗央行交易的金融领域。目前,伊朗在为美国实施严厉的制裁措施进行全面准备。在伊朗看来,特朗普的政策太多变,顶住压力或许才能出现转机。(责任编辑 蒋新宇)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90_190090.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