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须夺下拆迁者手中的刀

又有热血溅地,又有生命轻掷。在通向“新拆迁条例”或公民神圣物权的迢迢路途上,这样的情形不断持续,并且由来已久。

吉林省农安县农安镇南关村7组李某家所在的区域面临拆迁,双方的拆迁价钱一直没有谈拢。12月8日,拆迁方的杨某找李某的丈夫孙方学吃饭,吃饭期间,话题转到了拆迁的问题上,孙方学仍然不同意杨某之前的补偿方案,两人便在饭桌上撕扯起来。杨某拿出随身携带的刀具,往孙方学上身扎了一刀,孙方学倒地后身亡。(《重庆晨报》12月13日)

宴无好宴,让一个公民血溅当场。或许,这样一起看起来俨然是“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偶发事件”,远不比更多因暴力拆迁而引发的那些自焚、炮击或铲车碾人事件,来得更让人关注。而且事实上,我们甚至无法从过于节制的报道中,看到是否有当地公权力方面介入此番事件的影子。但我总以为,如果仅仅是将此看做一次“激情犯罪”,那未免就大错特错了。还得说,网友的评论更加锐利给力。对农安事件,跟帖中一句“以前是偷偷的拆偷偷的杀,现在是公开的杀了”的评论,获得上万网民的狂“顶”。

对于被拆迁者,拆迁方的忍耐总是有限度的。或许每一个活着的人都会阻止拆迁方的强拆,但如果对方已经是一个死人呢?这并不是一个太让人不寒而栗的推测。在报道的陈述中,我能够确信的是,那把扎向孙方学身上的刀,早就锋芒毕露,并且预谋已久。按照死者妻子李某的说法,在此之前,他们多次受到拆迁方的威胁。有一次,拆迁方的杨某过来,指着孙方学的鼻子说:“你不是不搬吗,你等着,有人收拾你。”孙家还提到,南关村7组很多没签拆迁合同的村民家,在晚上都被人砸了玻璃。一把刀,就这样埋伏已久,早已经跃跃欲试,并终至图穷匕见。

刀柄在谁,权柄又在谁?如果说的确存在着一把刀,那么到底是谁把这刀递到了拆迁者的手中?公众一致认为,拆迁法规的欠缺与不足,导致地方政府职能的错位,造成对公民物权保障不力,也使得拆迁悲剧频发。那么为什么新拆迁条例总是千呼万唤不出来?众所周知,新拆迁条例自去年底开始高调地修订,不久之后便公开草案并征求意见。但随之而来的是大半年之久的寂默期,以至有媒体声称“新拆迁条例或已胎死腹中”。时至今日,尽管消息说新版草案仍在酝酿之中,然而对于何时出台的疑问,参与立法讨论的专家仍声称“不知情”。

有形的刀真的会发展成为暴力拆迁的“升级版”吗?吉林农安事件显然不应只是一起手刃拆迁者的个案,它应当有更多的幕后需要被揭开。这是一些报道本身未曾明示的背后:那个杀人者杨某,他到底是一个什么角色,是否足以代表拆迁方?同时,所谓帝豪花园二期拆迁方是一个什么机构,如何组成的,又与开发商之间是什么关系?另外,地方政府在此次拆迁与开发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这起由拆迁导致的命案最终将如何处置?然而所有这一切,均语焉未详,或讳莫如深。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