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校乱收费,别总是点到“叫停”为止

安徽小宿松县凉亭中学高二(2)班有55名学生,1月20日,班里25名学生接到班主任吴某通知,要求他们春季入学时,交1000元至2000元不等的“违纪保证金”。该做法被质疑“乱收费”,吴某则称这么做是因为学生太难管理。(1月26日中国广播网)

据该班化名晓明的学生介绍,要求交1000元的学生,平时有过迟到、早退等行为,要求交2000元的学生曾打过群架。原来,这是班主任区别学生的不良记录进行的差别化“定价”。估计这将成为春节期间家长们议论的话题。该校的乱收费行为所造成的不良的社会影响也会随之被放大。

对此,该校校长贺金东表示,“学校会立刻叫停”。但这事多半会因为“班主任也是为学生好”,而不了了之。果如此,那么这种处理是轻描淡写的,类似事件或将再度发生。即使不发生于同一班级、同一学校发生,也会发生于其他学校。

就在本月上旬,华商报就曾曝光榆林中学高二年级组罚款收费一事——“学生迟到罚款100元,吸烟就罚款1000元”。校方的“严肃处理”是:第一时间督促教师将11300元“罚款”退还给了学生家长。

试想,如果教育部有一个处理规定,并严肃处理,这事是完全可以成为其他学校的“前车之鉴”,并引以为戒,避免类似事件发生。很遗憾,刚刚过了十多天,事情几乎一模一样地异地重现。

长期以来,我们各类中小学的乱收费乱罚款不少,迟到、旷课、上课讲话、做小动作可以罚款;吸烟、打架,更可以狠狠地罚。如果不是学生报料、媒体曝光,此事怕是连校长也会默认。在分数、升学率高于一切的学校,有一种观点,早就深入人心:只要结果,不看过程。

于是,乱收费、乱罚款,层出不穷、屡禁不止,湖北某中学甚至出现过学生想违纪交2000元可包年的咄咄怪事。纵是这么恶劣的罚款乱象,处理也不过是止步于退款、叫停和几近于表扬的“批评”。凉亭中学校长表示,“学校会立刻叫停”,此叫停与彼叫停,换汤不换药,同属柔性处理的异曲同工,皆大欢喜。杀一儆百的警示作用无从谈起。

学校乱收费、乱收费,不能总是点到“叫停”为止,该有真正意义上的“严肃处理”,而更该有一个统管所有学校的处理依据。各级两会正陆续召开,将此作为人大代表建议或政协委员提案如何?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