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特朗普提名蒂勒森任国务卿 美新外交决策圈初步成型

经过将近一个月的酝酿和内部运作,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终于将他内阁名单中至为重要的国务卿提名锁定世界最大私营石油天然气生产商也是全球最大上市企业埃克森·美孚公司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据美国媒体报道,这项提名将在12月12日开始的一周里正式公布。

特朗普当选后,第一时间启动了内阁遴选工作,在国务卿人选方面着手最早、放风最多、决定最晚,其间曾考虑过前马萨诸塞州州长和2012年大选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国会众议员罗拉巴克、前常驻联合国代表博尔顿、前驻华大使洪博培、前参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科克、前福特汽车公司首席执行官穆拉利等人,最终在只剩两人(另一人为罗姆尼)的短名单中敲定蒂勒森。

从这一艰难的提名过程和最后人选可以看出,特朗普选择其任内美国首席外交官的最重要标准是,必须忠诚于他,必须富有执行力。反观其他人,要么“牌太大”,要么难以服众,比如罗姆尼与特朗普关系微妙,朱利安尼表示不能承受处理中东事务的“辛苦”且已有回归私企的打算,罗拉巴克的国会记录过于极端且太亲台(“台湾连线”联席主席),博尔顿则口碑甚劣、党内敌众。

蒂勒森现年64岁,得克萨斯州生人,是美孚“老兵”,从1975年大学毕业进入美孚以后一直服务至今,出任国务卿将是他唯一一次离开美孚。蒂勒森进入特朗普的视野,得益于前国务卿赖斯和前防长盖茨的推荐,但他真正博得特朗普的好感,还是在于其在美国业界口碑甚高的管理才能,这一点足以让特朗普与之惺惺相惜。

蒂勒森最鲜明的个人特点是工作作风强悍和能言善辩、擅长商业谈判,他的侃侃而谈甚至让那些经常打断别人发言的国会山政客们都甘拜下风,令各国企业同行印象深刻。蒂勒森在1999年取得美孚最高领导权后凭借高歌猛进的全球采掘业务、对新钻探技术的鼓励和严明的公司纪律,只有两年时间便引领这家与业界其它公司一样面临石油开采能力见顶挑战的“瘸腿巨人”取代沃尔玛登上财富500强榜首,蒂勒森负责的上游业务在2002年贡献了公司总利润的80%以上,2005年更带领美孚以3400亿美元的利润额成为有史以来最赚钱的美国公司。但也正是这样的辉煌业绩,加剧了包括蒂勒森在内美孚领导层骄傲自大的毛病。

蒂勒森锁定国务卿提名,意味着即将于明年1月20日正式粉墨登场的特朗普政府外交决策圈大体成型,除蒂勒森外,它的关键人物还包括: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共和党建制派,有望承揽一部分外交实权,更多关注中东、俄罗斯方向的事务;总统首席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此人是特朗普政治盟友、极右翼分子、白人至上主义者,有“美国最危险政治人物”之称,将配合特朗普进行包括收紧移民政策、调整中东政策为主要内容的战略设计;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此人系长期从事军情工作的退役中将,右翼色彩浓厚,主张加强海军建设,曾说“中朝是激进主义盟友”;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N.Mattis),此人为前中央司令部司令、海军陆战队上将,曾参加伊拉克战争,熟悉中东事务,有“疯狗”、“武者”之称,有“最像巴顿将军的人”之“美誉”,他执掌五角大楼将打破多年来由文官担任美国国防部长的惯例;中央情报局局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此人是堪萨斯州国会众议员,西点军校毕业,曾长期在私营企业经商,共和党极端派“茶党”背景,关注网络安全和人权问题,反对伊朗核协议,主张“美国必须采取一切合理手段确保不被敌人、竞争对手甚至合作伙伴攻击”。

另外还要算上财政部长史蒂文·努钦(Steven Mnuchin)和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以及尚未明朗的贸易代表人选。努钦曾是高盛集团合伙人,罗斯是擅长拯救破产企业和杠杆收购的华尔街亿万富豪,都坚定支持特朗普的在内公司减税、对外重获贸易优势等政策主张。有鉴于经济议题在特朗普时期美国内外政策当中的特殊重要性,经济摩擦取代战略冲突重新成为今后中美关系首要矛盾的前瞻,这三个人也是我们必须给予高度重视的。

当然,这些人除总统顾问、国安助理外,若要正式任职还需参院批准,就目前而言仍不一定是“最终版本”,他们各自的副手、侧近选择也将判断今后美国对外战略决策特点和政策走向的重要指标。据华盛顿传出的消息,无论将来国务卿职务由谁担任,那只“外交之鹰”约翰·博尔顿(John Robert Bolton)都内定出任掌管人事任命大权和战略规划业务的常务副国务卿要职,此人在小布什时期曾打着理想主义旗号狂热推选单边主义信条,不管他的理念会否变回美国的外交现实,美国国务院内部一场自上而下的“清洗”恐怕都在所难免。

这样一个“军”、“情”、“右”、“商”色彩鲜明且纯男性、年龄偏老(特朗普、彭斯、班农、弗林、马蒂斯、蓬佩奥、蒂勒森、博尔顿八人的平均年龄为62.5岁)的外交决策圈,令人不由得皱起眉头。种种迹象显示,美国的军工和财阀利益集团已经不满足、不信任由政治精英充当他们的代理,决定自己走上前台,这对未来美国国运和国际秩序将产生什么影响,值得我们拿出百分之二百的精神头加以观察和应对。

初进外交行当的蒂勒森对中国领导人和高级外交官们来说是个陌生的对手,但从他的职业履历和日常言论我们大致能够推断出,如果他顺利获得参院批准执掌华盛顿雾谷那座米黄色狭长大楼及它的全球触角,美国日常外交的风格和重点将会发生哪些变化,中国外交需要注意做哪些过去未曾料到的应对准备。

特朗普外交的重交易特点将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重大现实变化。

国内有学者曾批评一些分析评论过度强调特朗普是“商人总统”,认为他上台后将向传统政治靠拢。现在看来这种强调并不过分。特朗普本人长期经商,从现已确定的组阁名单中直接转岗白宫要职和各部部长、副部长的企业财团董事长占相当比重,三名高盛人占据财长、白宫预算办公室主任、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职位,交易思维将深深渗入特朗普政府的决策肌理。

不仅如此,随着整个国家的右转和民粹主义的当道,美国的对外战略指导思想正在从理想主义向现实主义回摆,利益置换思维至少在特朗普当政初期将体现在具体问题的处理上,也就是说,世界上任何国家,只要能在特朗普政府最关心的事情上提供合作,也能换得特朗普政府的“善意”。但美国遍及全球的国家利益是难以用利益置换填满的“欲壑”,特朗普的商人思维究竟是机会还是灾难我们还要密切观察。

蒂勒森虽没有任何当外交官的经历,但他在商业场上积累的谈判经验可以触类旁通到外交场。但真正需要引起重视的是,我们遇到了一位深谙能源、经济事务和市场规律的美国国务卿,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特朗普希望新一届美国政府外交班底直接服务于其主抓国内经济事务的执政思路,体现在对华关系上也意味着特朗普政府将施加巨大的外交、政治和经济压力,压榨中国政府在汇率、制造业回流、市场开放、钢铁去产能等方面对美国做出让步,以尽快创造特朗普的执政业绩。特朗普选择一位企业领导者出任国务卿也提醒我们,中国与美国打交道的外交决策和执行机制需要进一步调整,让更多懂经济和擅长搞经济外交的高层人士发挥更大作用。

特朗普将投入巨大精力处理中东事务,这里就必须涉及与俄罗斯的战略利益协调,而蒂勒森恰好集合了精通国际能源市场运作规律和与俄私人关系密切两项“特长”。蒂勒森是美俄商业理事会的董事会成员,1999年就与普京熟识了。在蒂勒森领导下,美孚公司曾在2011年与俄最大的国营石油公司“俄罗斯石油”签署合作开发和生产协议,迄已联合在俄运营10家公司。2013年,勒森被普京总统授予“友谊勋章”。2014年俄吞并克里米亚,蒂勒森明确表示反对对俄进行经济制裁。后来,埃克森公司因为俄罗斯受到制裁也遭受了经济损失,据2016年10月Oilprice.com报道,俄被制裁后美孚公司损失了约10亿美元。

蒂勒森成为国务卿后,最值得关注的是美对俄政策是否会发生重大转向,美与伊朗在2015年达成的核协议是否会发生变动以及国际能源市场是否会迎来价格波动。至蒂勒森获国务卿提名,特朗普内阁里知俄、亲俄的力量已比较强大,美俄关系有可能改善的前景更加明朗,果如此,将对中国的全球战略布局产生不可忽视的影响。不过,由于蒂勒森与俄关系过于特殊,他的任命能否在参院顺利通过存在疑问。

另外,由于他的职业属性,蒂勒森不太支持能源替代战略,常说“我们还不会耗尽石油资源”、“能源独立不可能实现”这样的话,也怀疑气候变化受排放影响的程度究竟有多大,主张应对气候变化必须考虑成本及“仍然存在的不确定性”。这倒或许意味着他在这些年炒得火热的气候变化问题上与中方多少有些共同语言,但也有可能弱化应对气变合作对中美关系积极面的维系和促进作用。蒂勒森出任国务卿后,可能会在制定美国外交政策的过程中或多或少地考虑洛克菲勒家族以及石油利益集团在全球的利益。

总之,对于蒂勒森这位新对手,我们所要做的显然不仅是适应他浓重的得州口音,更要包括整个美国外交团队运作的新结构、新风格、新重点、新方式,而由此触发的中国外交机制的进一步调整恐怖也是不可避免的。而预判断固然重要,真正的经验则要在实际接触中积累。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91_154991.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