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不妨对“武大樱花卖门票”多些宽容和理解

今年武汉的樱花格外卖座,仅26日就有20万人拥入拥有“最美樱花”的武汉大学。不过,有网友发出疑问:凭什么武大的樱花就要收门票呢?收的钱都干啥呢?武大靠樱花敛财么?对此,武汉大学校办负责人对此进行了回应。“尽管每年进武大赏樱的游人达百万人次,但真正买门票的只是其中很少一部分。武大每年樱花门票的收入并没有800万元,去年,门票收入达到100万元。”(3月28日《北京晨报》)

武大的樱花每年三四月份都会成为很多游人观赏的对象。在充满浓郁学术氛围的武大校园里,徜徉在樱花树下,的确是一件惬意的事,但一天20万人的游客数量却让武汉大学的校园接待能力不堪重负,在此情势之下,通过卖门票来限制人数,保证校园正常的教学秩序和师生生活学习不被打扰就成了必然选择。

很多网友认为,武汉大学通过卖门票的方式来限制人数,是变相的通过樱花这一稀缺美景来敛财,为了回应这种质疑,武汉大学公开了樱花门票的收支情况,让大家了解门票收入的用途。当然,这种公开还不够具体,但至少我们能从大致上了解门票收入基本上都用在了该用的地方了,比如樱花树的管理养护,贫困生的资助等,如果说钱都花在了这些方面,笔者认为很多人是不会太在乎这10块钱的门票的。

在国外,很多大学是没有围墙的,公众可以随意到大学参观游览,分享精神和潜移默化的对社会产生影响,本来就是大学精神里的应有之义,所以武汉樱花的收钱之举难免刺眼,但秩序的维护和权利的尊重之间,总需要找一个平衡点,凭心而论,10元钱的门票钱似乎也是综合考量游人承受能力和校园游客承载能力的合适的定价。

但是,事情总有另外一面,虽然通过一定的门票收费能限制一些客流量,但这样的收费对大学精神的损害似乎在某些人的眼里要远远大于门票的收入,因此取消收费是大势所趋,但什么时候能取消,还是要取决于校方在管理层面和服务层面措施的到位以及游客数量的逐渐递减。从高峰走向平缓的游客峰值,这个时间节点是否能在近几年到来,因为武汉大学不是专门的旅游统计调查部门,所以也无从预计。

其实武汉大学樱花收费之惑也反映出我们国家在很多公共资源开放之初所面临的无奈和踯躅:不放开资源,难免落得个保守封闭的帽子戴上,开放资源后,公众对资源的占有热情超乎预期,而这中间又鱼龙混杂,管理和服务很难尽善尽美,如果再出现一些拥挤踩踏事故,更是不堪设想,如此为难之下,通过收费来排除一些低收入阶层就成了无奈之举,尽管不公,却实属无奈。

一味的强调公共资源的平权性和大学秩序的重要性都不可取,综合考量之下,有限度的开放,是现价段最好的选择,而武大校园的收费之举,还会在争议中继续无奈的实施下去,我们在争论之余,或许更需多一些理解和宽容。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