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有钱任性”的卡塔尔缘何沦为孤家寡人?

丛培影 以色列海法大学亚洲研究系博士后

近日,美国《纽约时报》披露卡塔尔为解决2015年被绑架的9名王室成员,可能花费10亿美元,使叙利亚四城进行了置换,中间造成126名无辜平民遇难身亡。游走于沙特和伊朗两大阵营之间,为解救人质一掷千金却扰乱了地区秩序,使卡塔尔从去年6月开始陷入到严重的外交危机中。

绑架事件发生在2015年11月,一支由9名王室和十多名助手进入到伊拉克穆萨纳省狩猎队伍,结果却被一伙什叶派武装分子绑架,这伙武装分子和伊朗关系密切,并一直协助伊朗支持深陷危机的叙利亚阿萨德政权。

此前,伊朗提出了“四城交换计划”,即大马士革附近的两座逊尼派城镇整体“北上”,与北部两座什叶派城镇居民进行位置交换。武装分子借机要求卡塔尔协助相关谈判,推动“四城交换计划”得以落实。

卡特尔依靠自身财力雄厚,为叙利亚反对派提供了大量资金支持,同时又和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保持良好关系,最终促使各方在“换城计划”上达成一致,然而,此举却没有使人质危机取得实质性突破,此后,卡塔尔又找到熟悉并了解绑匪身份的伊拉克内政部长卡西姆·阿拉吉帮助协调。阿拉吉提出的要求是,支付巨额赎金,由卡塔尔委派谈判团队,并要对伊拉克政府保密。谈判团队提着23包、总重达1吨多、价值达3.6亿美元的现金在入境时却被伊拉克海关截获。伊拉克总理得知赎金事件后大怒,没收巨额赎金,收归国库。后来,卡塔尔又准备了等额赎金,通过黎巴嫩转交给绑匪,最终赎回被绑人质。

这个国家到底多有钱?

卡塔尔2017年的总人口为260万,但其中只有15%是卡塔尔人,其他均为侨民。卡塔尔85%的公民在政府部门工作,全国失业率仅为0.2%。卡塔尔的主要经济来源是油气资源,已探明的石油储量超过250亿桶,天然气的总储量居世界第三位,80%以上的国家收入都来自油气资源的出口。2017年,卡塔尔人均GDP高达132099美元,居世界首位。

卡塔尔国民福利制度也十分完善,又是一个没有个人所得税的国家。在卡塔尔,看病不花钱、上学不花钱、结婚政府送大礼、发工资国家不收税、失业国家提供救济。在外人眼中,卡达尔绝对称得上富得流油、衣食无忧的理想国度。然而,由于社会物质丰富,卡塔尔民众也面临了很多社会问题,比如2/3的国民患上了肥胖症,离婚率高达40%,失去人生目标等。

卡塔尔是君主立宪制酋长国,埃米尔是国家元首和武装部队总司令,掌握国家最高权力,由阿勒萨尼家族世袭。作为国家的领导者,王室在卡塔尔享有很高的地位和威望,同时他们也十分富有。前任埃米尔哈马德·本·哈利法·阿勒萨尼,个人财富总价值约为24亿美金,在2011年4月发布的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上位列第九。他于2013年宣布退位,将王位传于现任埃米尔塔米姆·本·哈马德·阿勒萨尼。截止到2017年,阿勒萨尼家族控制的卡塔尔主权基金总额达3350亿美元。虽然整个家族成员约有6000名之多,但这并不影响其富裕程度。姑且不算其他领域的财富,单把上述主权财富基金进行均分,落到每位王室成员头上的数额也相当可观。

绑架事件触碰谁的利益?

如果用一句话概括绑架事件,那么应该是“有钱可以任性,但公开招摇的任性就会遭人怨恨。”据媒体此前报导,卡塔尔狩猎者经常到伊拉克、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地区用自己训练的猎鹰狩猎,这样可以不受本国的狩猎数量和动物保护规定限制。在卡塔尔王室眼中,猎鹰狩猎是一项令人上瘾的贵族活动,其中的一名遭绑架成员事后表示他们的捕猎行为遭到各方极力反对,但是一行人员还是无法抵抗住狩猎活动的诱惑。

被绑架人员最终获释将赎金通过黎巴嫩方面转交给绑匪,赎回了人质,而最终下达命令放人的是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的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据英国《金融时报》采访相关人士推断,伊朗和其支持的地区什叶派民兵组织在事件中约获得了7亿美元的赎金,同时叙利亚的伊斯兰组织得到了2亿到3亿美元的赎金,其中大部分分给了与“基地”组织关系密切的“救国阵线”。这让沙特、阿联酋等国家感到大为恼火,在其看来卡塔尔相当于利用人质赎金资助了极端圣战者,更为严重的是赎金大量流向了伊朗和其什叶派民兵组织,这无异于帮助什叶派领导的伊朗对抗逊尼派领导的沙特和阿联酋等国家。

此外,绑架事件还涉及到“四城交换协议”,也让沙特、阿联酋等逊尼派领导的国家感到十分不满。事件中,卡塔尔利用自己此前积累的外交调停能力,当然也是在雄厚资金作保障的条件下,促成了“四城交换协议”的达成。协议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整个叙利亚内战的力量对比关系,使叙利亚阿萨德政权和背后支持的伊朗与真主党获得很大的收益。同时,四城的平民并不想离开自己居住的城镇,在他们看来,这更像是被流放。同时,四城计划在执行的过程中也出现了问题,一队运载什叶派居民的大巴车在检查点遭遇了汽车炸弹袭击,126人在爆炸事件中丧生,其中包括68名儿童。

外交危机转机在哪里?

有分析认为,支付巨额赎金间接支持伊朗成为压倒卡塔尔的最后一根稻草,沙特和阿联酋等逊尼派领导的国家从去年6月开始对卡塔尔实施全面的经济封锁,并陆续宣布与其断绝外交关系。沙特等国家宣布断交的重要理由是卡塔尔支持恐怖主义以及与伊朗保持良好关系。外交危机发生后,科威特、美国、土耳其等国先后展开斡旋,但都未取得进展,卡塔尔也多次“示好”邻国,表示愿意谈判,却未获回应。

从目前事态发展情况看,卡塔尔外交危机存在滑向长期化的风险。卡塔尔对此也做出了一些应对,比如,在政治上,卡塔尔埃米尔访问了西非6国,试图开辟新的外交阵地;在经济上,努力与海湾地区以外的国家建立经济和贸易联系,增强卡塔尔的经济独立性,以摆脱对海湾国家的依赖。然而,这些措施也都只是权宜之计,不足以摆脱目前的孤立处境。英国《卫报》最新分析认为,卡塔尔外交危机在短期内可能出现一些转机,海湾国家正在研究打破外交僵局的计划,可能首先从解除国民之间往来限制开始。(责任编辑 蒋新宇)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92_182092.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