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政府“微博力”的关键

王聃 湖南媒体人

近日,南京市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政务微博建设的意见》,其中明确规定,对于灾害性、突发性事件,要在事件发生后的1小时内或获得信息的第一时间,进行微博发布。对于事件持续发展、事态复杂等情况可以采取速报现象、缓报原因,速报事态、慎报处置等方法有序有度的进行发布。(相关报道见今日本报12版)

南京版政务微博建设意见的出现,无疑表明更多管理者在正视由微博推动的围观时代。回顾许多引发舆情沸扬的微博公共事件,其背后或多或少地都有着管理者信息发布滞后的影子。第一时间在微博发布,既可在有效沟通下防止真相被扭曲,也可为政府作为赢得回旋空间。

这是基于网络平等的新型官民互动,也是地方政府从微博领域获取信任和力量的重构路径。但仔细研读南京市该微博建设的意见会发现,它也留下了模糊和暧昧的地带。譬如其中规定:“但是对于比较复杂的突发事件和持续发展的事件只能是尽量做到尽快发布”——试问什么是比较复杂的“突发事件”和“持续发展的事件”?这是不是为某些无法发布的信息公开预先留下了伏笔?

显然,类似规定已经让“微博第一时间公布”的善意打了折扣,这或许也正说明管理者试图获取“微博力”的局限性:微博的魅力虽然在于公共精神,但它仅仅是一种技术上的革新。就内容来说,它仍然是某种社会心态与管理模式的投射。现实中公众对特权滥用、权力失范乃至公帑浪费不满,于是就有了微博上狂热的人肉搜索与集体围观。现实中人们对缺失的信息公开反感,也是某种真相难求与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的情绪折射。从这样的角度来讲,微博上的第一时间信息公开固然重要,但要达成其发轫善意,还必须重新回到公开地求解现实问题上来。

不妨这么说,单纯的网络事件其实并不存在。它常常生发于现实,抵达网络才形成公共事件——这是必须认识到的一点,如果认为微博上的公共事件只是围观和舆论关注后的结果,而不回到现实中去真正解决问题,进行更大范围的信息公开,微博上的“第一时间公布”就会很容易让人产生作秀的错觉。

“微博第一时间公布”是聪明的主意,也在释放契合时代的善意,但它能否为地方政府赢取“微博力”,关键仍然在于求解现实问题。如果实际语境中地方政府的信息公开是不明朗的,对公共事件的处理依然罔顾着大多数人的感受,真相还是稀缺的资源,那么微博公开就落入了形式主义的窠臼。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