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十字会的无奈凸显了什么

历次救灾中都会出现的红十字会,在这次雅安地震救援中比以往更忙碌。

除了进行常规的调运救灾物资、在灾区开展赈济工作、接受捐赠之外,红十字会还要抽出时间和精力做一件事:回应各种质疑、不断进行辟谣。很多被证明子虚乌有的谣言再次被翻了出来,尽管红十字会表示“我们只管埋头做事,不去管它”,但是面对数以万计的网友留言,他们不得不去解释、澄清。

作为长期联系红十字会和公益慈善组织的记者,耳闻目睹这些现象,心里有很多感触。红十字会无奈的背后,确实有很多值得思考的地方,可以说,这是“后郭美美时代”的红十字会未能有效重建信任和民间慈善迅猛发展共同作用的结果。

中国红十字会虽然定位于从事人道主义工作的社会救助团体,但在公众眼里,和很多“中”字头的慈善会、基金会一样,它有着政府背景,官办色彩浓厚。按照中华慈善总会前会长闫明复的说法,中国的非政府组织,是政府组织的非政府组织,这种特殊的现实,决定了红十字会的运作方式和治理结构。

2011年发生的“郭美美事件”,无疑重创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公信力。两年来,中国红十字会一直在试图走出负面影响,艰难地重塑形象。

4月20日地震发生后,中国红十字总会第一时间通过官方微博发布了地震消息,并向社会发布救助呼吁书,当天10时30分,总会已从中国红十字会成都救灾备灾中心调拨500顶帐篷到灾区;下午两点,四川省红十字会组织的第一批芦山地震志愿者救援队抵达雅安,开展现场救援救护工作。

4月21日上午,以个人名义捐款100万元的民营企业家陈利浩来到中国红十字会,直截了当的告诉中国红十字会会长华建敏,很多人劝他不要把钱捐给红十字会,他觉得红十字会在历次救灾中发挥了很大作用,相信一定能用好这笔钱。他坦率指出:总会官方微博上总会赴灾区工作组考察灾情的表述是否合适?随后,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的官方微博把“考察”改为评估。

红十字会副会长王海京在例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一次次表示,红会接收到的每笔捐款,都将公示到最细,用到哪里了、用了多少,包括采购救灾物品的价格、运输价格等,都要公示。与此同时,成立不到半年的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也在发挥监督作用。“他们之所以骂红会,根本还是在于这个行政化体系”,但另一方面,红会又得益于这一体系,在紧急救灾时方能够动员大量国内外资源。

很多网友、媒体拿红十字会和民间公益组织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做对比,壹基金创始人李连杰发微博对“前东家”表示了支持:没有当年中国红十字会的支持,就没有壹基金今天的独立和成长。要允许任何一个公益组织在成长过程中,出现偏差。

按照国务院抗震救灾指挥机构的分工,红十字会参与的是震区群众生活保障、医疗救治和卫生防疫等急需得到社会支援的工作。红十字正在努力重建公信力,抗震救灾面前,我们应该抛弃成见,多给它一些支持。

5年前的汶川地震让中国慈善长大了十岁,经历此次芦山地震,中国慈善应该收获哪些进步?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徐永光在地震发生当天的呼吁:芦山地震在募捐环节上,无论政府、红会、慈善会、还是基金会或其他公益组织,各自做好捐款的募集、接收和落实,每一笔捐款都应向捐款人做出交待。面对灾难,中国政府能力很强,民间亦不缺乏爱心和支持力量,愿雅安救灾,能成为重拾公众对公益慈善组织信心的重要机会。

相关事件

  • 马航翻译被问哭
  • 马航翻译被问哭
  • 3月13日,北京,说明会上,家属对马方信息更新缓慢、不全面很不满,认为马航方应给大家最新信息,但实际上变成家属提问会,马航方的答复都是“不清楚,还要去总部了解”。质疑声中,马航翻译当场痛哭,“我也是中国人,有同事在飞机上,我们都很难过”。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