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台湾安全部门负责人访美,意欲何为?

汪滨 华中师范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副主任

近期,台湾当局“国安会秘书长”李大维访问了美国,期间与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John Bolton)举行了会晤,并与学者以及其他政府官员讨论了美台面临“共同安全问题”。在美期间,李大维也与美国政府官员共同会晤了与台湾当局有“邦交”的帕劳、马绍尔群岛等国的官员,并重申对“自由及开放印太地区”的支持与承诺。台湾当局外事部门认为,这成为美国政府与台当局“断交”后,双方最高安全负责人的首次会晤。

同时,台湾当局外事部门还宣布“北美事务协调委员会”(Coordination Council for North American Affairs, CCNAA)将更名为“台湾美国事务委员会”(Taiwan Council for U.S. Affairs, TCUSA),明确反映了台湾当局对美立场和策略方式调整转变的实质,而美方允许台驻美机构名称变更也表明有意提升与台湾当局之间的实质性关系。

李大维访美是在两岸关系复杂严峻、美台关系不断升温的背景下进行的,是美台深化在安全领域关系的必然结果,是美台关系实质化发展的具体表现。

首先,美台安全负责人的会晤意味着双方在相关领域的合作进一步公开化,向外界宣示双方互动的深化。

当前台湾问题的形成与美国亚太安全战略密不可分,不过自中美建交以来,美台安全联系逐渐转移到台面下,双方安全领域的高层互动罕见。然而,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美台安全领域的高层互动又重新恢复并建立起长期机制。1996年3月,为因应中国大陆在台海附近的导弹试射演习,时任“国安会秘书长”的丁懋时访问纽约并与时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伯格(Samuel Berger)会面,商讨如何因应“危机”,其结果是由美国派出“独立号”和“尼米兹号”两个航空母舰战斗群前往台湾东部与菲律宾海域实施“威慑”。此后,美台双方建立起沟通渠道并确定大约半年一次的安全高层定期会商机制,一直延续到现在。

只不过在2006年,由于台美关系紧张,对话机制在两边都无意愿的情况下无疾而终。马英九当局上台后重新恢复与美国的沟通渠道,并保持畅通,甚至台美高层互信恢复、安全层面也维持一定程度的联系,但总体上较为低调,有台当局高层曾坦言“有些事情只能做、不能说”。

美台安全互动机制的存在并不是新鲜事,只不过在以往双方都较为低调,不愿外界关注其中的互动情况。同时,美台安全互动机制形成之初主要集中于高层官员之间的沟通,所关注的重点在于针对重大安全议题协调立场。这次李大维的访问并未突破克林顿政府时期的规格,只不过是在民进党执政期间,将原来在台面下的行为展现在台面上,因此,不明就里的台湾媒体将李大维与博尔顿的会晤视为美国与台湾当局断交后“双方国安高层首长”首度会晤,被当作“外交”突破的标志。

其次,美方同意台湾当局驻美机构更名,意在深化与台湾当局实质性关系。

近年来随着中国实力的不断增强,一方面两岸之间的力量对比已然发生结构性改变,民进党当局急于寻求外部力量来巩固两岸“均势”态势;另一方面,美国将国家安全面临的主要条件定位于来自大国竞争,为此将中国视为主要“战略竞争对手”。在此背景下,美台互动日渐频繁、深化,美国内部打“台湾牌”的意愿变得十分强烈。

从2017年以来,美国国会已经在2017、2018、2019三个年度国防授权法案中加入大量的涉台条款,2018年3月又通过《台湾旅行法》。2019年4月,美众院通过《台湾保证法》,接下来参议院通过的可能性很大。美国国会在涉台问题上“冲锋在前”,为特朗普政府乃至以后美国政府在台湾问题上调整策略打开了方便之门。

尽管特朗普目前在对台问题上较为谨慎,但其身边,不论是主要幕僚还是国务院和国防部中涉台部门的主要官员,对台倾向性都很强。美国国内建制派的影响力逐渐式微,机会主义者和保守派的势力已成为影响涉台决策的主要力量。而民进党当局自2016年上台以来,就积极寻求与美国关系有所突破,这一方面在于寻求美国对于民进党执政的支持,另一方面也希望利用中美关系矛盾深化之机,进一步强化台湾在美国亚太战略及对华政策中的“优势”地位。因此美台双方都意图强化彼此间的关系。

再次,美方借助美台关系的变化积极影响和介入台湾“大选”。

随着两岸关系结构性改变不断深化,美国对于台湾政局走向的关切程度也日渐公开化。作为美国驻台代表机构的美国在台协会(America Institute in Taiwan, AIT)长期以来一直颇为关注台湾政局及选举中选情变化所反映的政治格局走向,2018年台湾地区“九合一”地方选举中更是积极介入。

对于美国而言,只要有可能在“大选”中当选的政治人物支持“亲美”和“维持台海现状”都是可以接受的,反对主张“两岸统一”和“台独”的人当选,防范未来台湾当局大陆政策及对美政策失去“控制”的风险。因此可以说,美国对于蔡英文是相当属意,认为她“理性、务实、无意外,能有效维持台海现状”,故而当蔡英文在党内面临赖清德挑战的严峻形势时,美方出手相助,通过支持她在“外交”上加分来巩固其政治地位。今年3月19日,美国在台协会(AIT)台北办事处处长郦英杰(Brent Christensen)赴台当局“外交部”大楼与吴钊燮会晤,并以现职身份与台当局外事部门主管第一次公开举行记者会,而就在前一天(18日)上午,赖清德以突袭的方式赴民进党中央党部宣布领表登记参选。一天之后的3月21日,蔡英文即领表登记参选,“吴郦会”时间点如此巧合耐人寻味。这次台湾当局“北美事务协调委员会”的更名在时间点上恰恰选择在民进党内初选白热化之际,美方“助选”蔡英文意味浓厚。

最后,美台实质性关系的发展为未来两岸关系互动以及中美关系具有深刻影响。

李大维的此次访问并非在台海局势出现重大危机下的应变行为,因而此行颇为吊诡。当前美国对台政策虽从属于“一个中国”政策的大框架,但结合美方在涉台动向和具体策略上已经呈现出“随心所欲不逾矩”的特征。未来美台关系出现重大异动的可能性仍较大,甚至不排除李大维访美目的之一在于为蔡英文访美“打前站”的可能。而蔡英文在民进党初选结束之后到选战正式开打之前这一段时间访美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毕竟蔡英文目前以向美国“一边倒”为其对内对外策略的基轴,赴美访问被其视为重大“外交”突破和政治上切实获得美国人支持的标志。

对于美国而言,在目前中美关系矛盾性加深的状态下,利用“台湾牌”来撬动中国的可能性也逐渐增大。在特朗普政府看来,只要不在“一个中国”政策的基本面上触碰“红线”,美台关系以何种形式呈现都不会遭到中国政府的“反对”,这种“误判”恐怕会让其在台湾问题上越走越远。(责任编辑:唐华)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94_207494.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