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美国向叙利亚油田派兵真的是为了石油?

陶短房 旅加学者

自10月6日宣布从叙利亚撤出全部美军,并事实上将曾为美国战略利益“流血牺牲”的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人民保护部队”(YPG)抛弃以来,美国总统特朗普一直饱受美国朝野批评,甚至大多数共和党政要也开始啧有烦言,而他则始终嘴硬,坚持强调“我是对的”。

美国防部长埃斯珀是在13日承认“总统已下达从叙利亚撤军命令”的,而根据“第三方”观察,总数约不到两千人的驻叙美军实际上在此之前已匆匆放弃曼比季等经营多年、在YPG控制区的基地和军营,假道伊拉克扬长而去。

但“事情正在起变化”,自10月24日起,部分美军开始“转向”了。

10月24日,埃斯珀称,美军正向叙利亚库尔德控制区内的“一些东部油田”派驻美军士兵和物资、装备;一天后,同样是这位美国国防部长在布鲁塞尔北约总部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将向叙利亚东部代尔祖尔省油田及其附属设施派驻“装甲车辆和战斗部队”,以防止这些油田落入“伊斯兰国”(ISIS)武装分子之手。

一些分析家认为,美军此举表明,特朗普虽然舍得“出卖朋友”,但终究不舍得中东的石油,此次“出而复入”意在控制和争夺叙利亚库尔德人控制区的石油资源,此举意味着“和俄罗斯打响石油争夺战”。

然而这种说法经不起推敲。

正如许多石油业专家,如大西洋理事会全球能源中心研究员罗尔德等所指出的,叙利亚从来就不是一个石油生产和出口的重要国家,且自2015年以来,美国及其盟友不断轰炸、破坏叙境内的石油设施,令原本就状况不佳的叙利亚石油生产能力更加每况愈下,2016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份工作文件曾指出,当时叙利亚石油日产量已下滑至区区4万桶,如今又经过3年混战,情况显然更糟。

与之相比,连欧佩克成员国都不是的阿曼,石油日产量为97万捅,其最大生产商POD还计划在2022年提升至110万桶;2019年7月美国能源资料协会(EIA)《短期能源展望》(STEO)月报称,2018年美国原油日产量将从2018年的1096万桶提升至1236万桶,日消耗量则将从2018年的2045万桶升至2070万桶。简单说,叙利亚那点可怜的石油储量、产量,对美国而言“连塞牙缝都不够”。

特朗普或美国当然很在意争夺和控制中东石油——正因如此,他才会在从叙利亚撤军的同时,向沙特阿拉伯增兵1000多人,以至于引起国内又一片哗然;也正因如此,他才会“一根筋”地和伊朗过不去,千方百计削弱伊朗在全球石油市场的占比和话语权,但美军在叙利亚的出出进进,恐怕和石油关系不大,和“与俄罗斯争夺中东石油资源”关系更不大:众所周知,俄罗斯同样是石油生产和出口大国,即便在苏联-大马士革当局关系最密切的上世纪70-80年代前期,俄罗斯对叙利亚那点可怜的石油储量,也同样不屑一顾,遑论如今的一片废墟?

种种迹象表明,此次美军在叙利亚的“进进出出”,很大程度上是特朗普在“不认输”即不根本改变其从叙利亚境内撤军“大方向”前提下,对军方和共和党等“自己人中反对者”的一种妥协。

事实上就在埃斯珀24日宣布“向油田派驻武装力量”前一天,特朗普还发表言论,一方面称“我们足以掌握叙利亚的油田”,另一方面又宣称“会留少数兵力在那里”,而此前稍早,特朗普宣称,他将让原驻叙利亚北部曼比季等地的千余名驻叙美军主力撤走,而原在叙利亚南部阿尔坦夫地区的约200人将继续留在那里。

很显然,这才是特朗普真正的“小算盘”:土耳其和俄罗斯都和自己“打过招呼”“有默契”,因此尽管有“出卖朋友”之嫌且非议巨大,但他仍然坚持“出”;南部是叙利亚库尔德人和大马士革政府军之间的分界线,他当然希望通过美军的继续存在,让大马士革当局的影响力无法染指到YPG控制区。

而美国军方某些人则似乎试图“偷换概念”:25日埃斯珀宣布的部队是“装甲部队”,而驻叙美军都是轻装的特种部队,未配备装甲战斗车辆,埃斯珀此举若兑现,势必意味着从叙利亚以外调兵增援。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始终对“油田增兵”这个话题吞吞吐吐、闪烁其词,对埃斯珀理应代表自己和美国官方的言论更置若罔闻。

当然,埃斯珀25日的言论是在布鲁塞尔北约总部新闻发布会上说的,或许带有和特朗普“演双簧”,敷衍早已对美方“不打招呼就撤军”行为怒不可遏的北约欧洲成员国之目的,最终如何操作,还须走着瞧。

然而不管特朗普或埃斯珀怎么说、怎么做,如今深刻卷入土叙边界矛盾的直接当事方——土耳其及包括大马士革当局和YPG在内的叙利亚冲突各派,对美方的信赖只怕已陷入空前低谷,区区几百美军的进进出出未必对美国在此间影响力有多少损益。当然,特朗普此刻更关注的不是中东,甚至也不是石油,而只能是他的2020年连选连任大计。(责任编辑:唐华)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94_214894.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