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缺少质疑和批评 正常人会被神化

“无论谁,都应该听得进别人的批评,就拿最近他和徐铮发生的事情来说,我觉得徐铮说的话很中肯,也很客气,在积淀了这么多年之后,徐铮最近获得非常令人骄傲的成绩。但是周立波呢,我不知道他现在的行为,到底想给大众传递怎样的东西。”上海政协委员、著名演员吴冕说起了近日周立波炮轰徐铮一事,她说,要提升整个社会的文化道德素养,大家就必须从自身做起。

吴冕的话是针对“娱乐圈”说的,但却适合各界人士。最近,网上把批评柴静称为“砍柴”,这种调侃的说法本就反映出整个社会极为不正常的风气——似乎批评就是要“打倒”谁,充满个人恩怨,而其实,对于每个人,不论是知名人士,还是普通大众,质疑和批评是促进个体进步的力量,也是推进社会进步的力量。没有质疑和批评,就会把正常的人“神化”,而“神化”之后一切都会变得不正常。

在当前,批评一个人很难,批评名人则更难,动辄会被扣上动机不纯、有阴谋、炒作等帽子,就像吴冕,在发表上述意见后,立马就有人对她说,“您今天说了这么一番话,难道不怕在外界掀起轩然大波吗?”如果在质疑、批评时瞻前顾后,最后就只剩下一团和气了。

大家一直说,中国人缺乏批评、质疑精神。而从骨子里,很多人是见不得批评和质疑的。包括有的学界的大腕和微博上的大V、公知们,一见质疑,就质问对方“有什么资格”,就怀疑对方“居心不良 ”。这是和他们所倡导的价值理念完全背离的,他们要求言论自由,却不尊重他人的话语权,只希望自己主导话语权,或者其他人有赞美自己的话语权,他们呼吁平等,却容不下多元的观念,把不同于自己的观念简单地斥为“无知”;他们致力于推进社会进步,可自己却干着自己反对的事,连专业问题也拒绝讨论,反而发动“粉丝”去围攻质疑者。大V们都是如此,其他的也就多数选择跟风或者沉默。

这其中,有一种值得注意的“粉丝文化”现象,不少名人都在微博上有大批“粉丝”,一个倡导平等交流、独立思考的公众人物,应该避免煽动“粉丝”情绪,注重引导“粉丝”理性看待不同观念。可是,从最近的网络风波看,有的大V更乐于成为“粉丝”的“偶像”或说一不二的权威“教主”,于是,不管“教主”是对还是错,毫无原则地“护主”,听不得任何不同的声音。更有一些“粉丝”放弃自己的思考,看“偶像”说什么,自己就信什么。这也是微博谣言之所以滋生以及所谓的利用微博公知的影响力能引导舆论的原因。

在一个公民有独立人格、自由思想的环境中,谣言会止于理性思考,对于每一公共事务,公民个体会有自己独立的看法。公民质疑政府,还是学生质疑老师,同行质疑同行,都应该不问资格不问动机,对事不对人。这才能抵达真相、真理。

建设公民社会,需要合格的社会公民,公民的培养除了学校教育、家庭教育之外,还需要相应的社会环境。而培养合格公民的最基础教育,就是培养质疑、批评精神。遗憾的是,这方面的教育,在学校里很难看到,我国基础教育普遍实行灌输教育,大学则由于缺乏办学自主权而陷入严重的行政化和功利化,整体失魂落魄。公民教育在家庭和社会中也被扭曲,一些家庭甚至在孩子很小时就教学生适应社会的潜规则。不少人士曾对网络技术的发展寄予厚望,认为其可以为推动公民社会的建设出力,现在看来,离这样的期待还有很大的距离。

这需要微博上的大V、公知们起到带头推动作用,对于任何一件事,要有独立的思考,倡导说理,拒绝不讲道理的谩骂以及为各种功利的目标炒作——这种功利的炒作,虽然走的是市场路线,让“粉丝”为自己买单,可是,这与大家所批评的大学功利化、学术功利化,教育没能培养具有独立人格、自由思想的人,又有何异呢?对于我国的未来来说,形成能培养独立人格、自由思想的环境,至关重要。大家需要问的是,我为这一环境的建设,究竟做了什么?这才是一个公知应该有的价值 ——我国的“公知”在过去两年间,迅速从一个褒义词转变为贬义词,或与他们没有履行自己应尽的职责有关。

(原题:《培养合格公民需要相应社会环境》)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