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艺术家要对时代有担当

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推进会近日在北京召开。会上,针对怎样促使艺术家真正怀有更大的理想抱负,将创作的精神与时代的激情融合起来,真正潜心走入创作的境界中去的问题,文艺界的同志提出了很多建议,我也有一些感想。

现在文化艺术最大的问题在什么地方?正像习近平主席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所说,我们的文化有高原没有高峰。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各个艺术门类没有出现特别出类拔萃的艺术作品。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一部优秀文学作品被创作出来之后,可以说大部分老百姓都会知道并传看,一首好歌一经唱响立即传遍大江南北,春晚上唱出的歌曲马上就能红起来。可现在还有在春晚上被唱红的歌吗?

当然,时代在变化,人的口味也在发生转变,但只要是好的作品依然能感染不同年龄层次的人。当年我为了看罗中立的《父亲》,买了票去北京看展,画作把中国农民几千年的苦难坚韧淋漓尽致地变现在画布上。我想问:为什么我们这个时代没有这样深刻感染人的作品,我们的年轻人难道不会为这样的形象感动吗?

对文艺的管理不是要把文艺管死,而是繁荣和发展文艺,鼓舞文艺发挥创造力,点出文艺的精气神。上世纪80年代以前,我们主要强调文艺的教化作用,不是特别强调文艺的娱乐功能。但是近些年来,文艺又走向了过度娱乐化、商业化的极端,整个文化躺在市场里,让市场随意挑选。市场经济一定要有消费拉动,拉动消费需要刺激人们的物质购买欲和占有欲。如果文艺也过度强调市场,会让整个社会更加物欲化,轻视艺术作品的精神价值,重视表面娱乐性与快餐式消费。文化会因此失去高贵的品质,令真正触动人心、激励人的优秀作品大量减少。如果一个民族的艺术完全沉溺在享乐式的氤氲当中,这个民族的精神是振作不起来的。

美国好莱坞的大片也是商业化、重娱乐的,但美国大片那些动作武打背后蕴含着美国的国家精神,有强烈的价值观引导。美国影片中的超级英雄在血雨腥风中战到最后,也是在向观众显示,美国是战无不胜的。再看俄国文学,从普希金到托尔斯泰,连对大自然的歌颂都充满了民族自豪。我们的作品缺乏的正是这样一种精神。

中国人现在富有了,但富有不代表拥有一切。一个民族的文化与这个民族的精神是联系在一起的,我们应当对我们的文化有要求,全体有责任感的艺术家都应当对我们的时代有担当。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