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美“召回使节”只会是一场不切实际的帝国旧梦

刘匡宇 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美国国务院近日召回驻多米尼加、萨尔瓦多、巴拿马的大使或临时代办,以“商议”应对3国在15个月内相继与台当局“断交”。在外交实务上,召回大使用于表达对所在国的强烈不满,但其严重性也有程度之分。相对于“彻底收回使节,终止外交关系”,技术上毫无必要的回国“商议(consultations)”则是最温和的做法,足以清晰地表达不满,而其强度则体现在召回的时间长短。一方面,美国此举是出于霸权国家的自私与傲慢,不但玩弄台湾利益,也是对拉美国家主权的轻蔑,更是对一中原则的挑衅;另一方面,这是美国在相对力量下降阶段,为维护“帝国余晖”而上演的一场有心无力的政治秀。

首先,基于“门罗主义”帝国旧梦,惩罚不听话的“台湾‘断交国’”。这一年来,在被视为“自家后院”的中南美洲被中国连续“挖墙脚”,让自己的“政治小弟”台当局倍感难堪,美国没有理由直接向中国开炮,只能拿中南美国家撒气。毕竟,这三国都处于“美国后院”,因历史原因长期“亲美”。但去年6月,拥有“两洋信道”关键战略位置的巴拿马在美方后知后觉干预下仍与台湾地区“断交”;今年5月和8月,多米尼加和萨尔瓦多不顾美方警告和阻挠与大陆建交,美国已无法坐视其传统势力范围不断受到“侵蚀”。

不过,这种老套的“胡萝卜大棒”战术实为下策。一方面,在“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思维下,减少金援、降级关系等方式的威胁,反而可能会加速中南美国家“另觅大树乘凉”。毕竟,拉美面临切实的发展需要,其决策受国家利益而非美国意志主导。另一方面,巴拿马等三国均指出,建交是主权行为,美国作为中国早期建交国,40年前就与台“断交”,全无合法性干预其他国家与华建交,这是对上述国家主权的严重侵犯。

这说明,美国仍活在19世纪“门罗主义”旧梦中。这一主义给拉美带来无休止的军事干涉、政权颠覆和社会动荡,造成了拉美长期的对美依附和积贫积弱。2013年,前国务卿克里曾坦言,“美洲已经醒来”,“门罗主义”时代已终结,美国不应再致力于干预其他美洲国家事务。然而,其继任者却大开历史倒车。今年2月,前国务卿蒂勒森充满争议的拉美之行就已显示,当前美国对拉美“反现代”的霸权主张,与强调多极化、相互尊重和平等互利的拉美国家格格不入。如今,三国接连转向“一中”,更显示让美国与拉美关系倒退200年的企图将是徒劳的。

其次,对国内“反华亲台派”有所交代,用“挺台”表演进一步支配台湾。萨尔瓦多和台当局“断交”后,美国国内“亲台派”极为躁动,在特朗普国安顾问博尔顿以及参议员卢比奥、加德纳等人推动下,白宫罕见发表重话声明批中国大陆,接连邀请苏嘉全、陈时中等台当局高官访问华盛顿以示“送温暖”,同时抛出“2019年国防部拨款法案”修正案、“2018台北法案”,欲以立法形式授权美国务院惩罚台湾地区“断交国”,并施压即将赴苏里南、洪都拉斯与尼加拉瓜三国的准大使表态助台“固邦”。召回使节是美国务院的最新响应,根据卢比奥说法,也恐非最后一招。但卜睿哲等美方涉台人士也认为,此举是要满足国会友台声浪,展现行政体系有作为,同时“帮台湾扳回‘战略平衡’”。

但对美国“前所未见”的反常举动,台湾方面却也错愕不已。蔡当局不愿置评,仅称将持续沟通,似乎又是“被告知”。主流舆论更是指出,美国是在与拉美国家紧张之际,不愿拿出更多资源,就用这种荒谬、小气的方式来泄愤,难有效果;所谓“助台”只是其巩固后院昂贵的“副产品”;台当局“状况外”,更凸显其作为筹码的尴尬和被边缘化的屈辱。暖场演出已经唱罢,接下来,“美台国防工业会议”即将上演,美台新一轮军售呼之欲出,“印太战略”也在铺陈,美方有大把的机会从台湾“收回成本”。

不过,美国对拉美和台湾地区的“胡萝卜与大棒”只是虚晃一枪,其“项庄舞剑”的真正目标仍是中国大陆。美国在萨尔瓦多与台当局“断交”后的一系列过激、失格的反应,是维护其独霸南美的脸面无法持续控制中南美洲所产生的焦虑。美国用既强势又克制的手法,在试图仿效“古巴危机”坚壁清野的同时,降低此事与中美更广泛博弈的关联性,但又竭力暗示这是从促进中国参与全球整合,到长期与华对抗政策的政治转向的一环。这样一个多重人格的戏码,美国演的也是颇为辛苦。(责任编辑:王鑫)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95_192495.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