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不加惩戒则“三公经费”无公开自觉

连日以来,中央部委“三公经费”未按国务院要求公布的消息不断发酵,从科技部到教育部,再到审计署,以及那些仍在装聋作哑的部门,都顶着巨大的舆论压力,公众的耐心也在不断被消磨。针对现在的情况,有评论指出,公开之始必然有种种不尽如人意,但这是“开始”所无法避免的,还是有必要给率先公布数据的部委一些掌声。

我认为,对积极者甚至“被动积极者”无需吝啬掌声,但更重要的是,应该对那些无视公众监督诉求,置相关政令于不顾的部门依法严加惩戒,只有这样才能直抵问题症结,使得公开为常态,不公开成为例外。因为,如潮的民意面前,坦诚相对是最好的公关方式。三公支出不公开,直接受损的是政府公信力,长此以往则导致民心涣散,政策落地执行的基础被吞噬,那还谈何稳定与和谐?

近年,政府部门的三公经费俨然成为了民意之大敌,公众一厢情愿式的监督往往得不到有关部门的响应,每每谈及都引起诸多不满和质疑。非但如此,国务院曾三令五申要求中央部门压缩预算,并明令要求各中央部门务必于今年6月将本级三公经费支出情况向社会公开,可是到目前为止,仅有极个别部门响应,绝大多数爽约。

可以说,相关支出并非无据可查,只是有关部门心怀鬼胎甚至做贼心虚。我们知道,各个部门每年的预算和决算报告之间是存在必然联系的,从第二年的预算中可以适当推算出去年的大致支出情况,可看到决算报告的端倪。而且实际上,2010年中央本级“三公”经费支出情况,日前已经在全国人大批准的2010年中央决算报告中披露。7月8日,财政部公布了中央本级“三公”经费2010决算支出和2011年预算情况。无小不成大,这个数据是在各部委资料基础上汇总得出的,既然这样,各部委即使没有明细,粗略账目仍可以拿来公开。

既然缺乏自觉,那就需要加以惩戒促成公开。在一些方面我们国家有着最好的制度设计,可是在执行层面却糟糕得很,究其原因,很重要的一点是惩戒不足。《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明确规定,“需要社会公众广泛知晓或者参与的”信息属于公开范围,“财政收支、各类专项资金的管理和使用情况”属于政府重点公开的信息,“三公”经费支出情况更属此类,是必须公开的。该条例同时规定“不依法履行政府信息公开义务的”的,“由监察机关、上一级行政机关责令改正;情节严重的,对行政机关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我建议,既然有些部委未按照相关规定公开信息,也没有给公众质疑一个答案,那就应该启动问责机制。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