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利比亚和平之路依然艰难崎岖

10月25日,在死后五天,卡扎菲和穆塔西姆的遗体终于离开了米苏拉塔的肉铺,被安葬在撒哈拉沙漠中的一处秘密位置。此前,卡扎菲的家族曾要求执政当局交出遗体但被拒绝。报道称,卡扎菲私人阿訇在卡扎菲和穆塔西姆的尸体旁做了最后祈祷。卡扎菲的几名亲戚也参加了仪式。随后,两名深得利比亚临时政府信任的人受托将卡扎菲尸体秘密深埋在撒哈拉沙漠中。墓葬地点将不会公开,以避免恶意破坏或成为圣地。

由于卡扎菲的家人和国际社会纷纷要求执政当局调查卡扎菲的死因,“过渡委”主席贾利勒在班加西表示,执政当局将成立一个委员会,专门调查卡扎菲的死因。

此外据报道,随着卡扎菲被击毙,北约已做出初步决定,将于10月31日结束其为期7个月在利比亚实施的空中及海上军事行动。北约在利比亚的军事指挥官布沙尔在接受采访时说:“卡扎菲政权的残余势力组织进攻的威胁实际上已一去不返。”布沙尔表示,攻破苏尔特和卡扎菲本人的毙命使他的支持者没有能力再发动有效进攻。布沙尔还透露,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已经开始组建警察部队,以努力维护治安。

利比亚将进入国家重建

毫无疑问,卡扎菲之死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10月20日将成为整个局势的拐点:利比亚将进入国家重建的过程。“全国过渡委员会”可以在不必过分担忧武装反叛的情况下开始实行大选路线图了。根据联合国内部文件,利比亚整个过渡过程将分成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用于建立公共安全系统,建立公众对国家警察的信任,组建临时国家委员会,用6~9个月时间起草宪法。此后,“全国过渡委员会”将用6个月时间在联合国帮助下建立选举机制。

在一些乐观的专家看来,相比尚在战争创伤中苦苦挣扎的波斯尼亚、科索沃、伊拉克和阿富汗,利比亚富裕得多,它的国家重建值得乐观。国家规模决定了重建的资源需求。利比亚的人口只是伊拉克和阿富汗的1/3。这意味着利比亚所需要的资源比伊拉克和阿富汗要少。另外,利比亚战前年人均收入超过1.4万美元。战争和制裁对利造成的伤害比其他4个国家都要小。因此,利比亚恢复战前经济水平的速度也将快得多。

从社会结构上看,在民族、语言和宗教上,利比亚社会更加同质化。利比亚的柏柏尔人少数族群大约占总人口的1/10,主要集中在西部和南部。尽管这个族群一直要求更广泛的文化和语言自治,但他们从未要求过独立。反政府武装的领导主要来自东部地区,但由于西部山区的力量也参与了针对卡扎菲的战斗,这使得对的黎波里的攻克有了更广泛的基础,而不会单纯地演变成东部对西部的入侵。利比亚部落将是未来新秩序的关键参与者,但他们的政治势力在卡扎菲长期的分化政策中已经萎缩,所以它不存在国家身份认同这样更难于对付的问题。此外,利比亚的外部环境也具备一定优势。波黑、科索沃和阿富汗都被具有长期矛盾关系的国家所包围,重建过程受到各种力量的制约。但利比亚的邻邦没有动机也没有实力阻止它的重建。

部落和政治派别矛盾致多重博弈

卡扎菲的长子穆罕默德、四子汉尼巴尔和女儿艾莎已于8月进入阿尔及利亚。阿尔及利亚政府已表示,不会把阿境内的卡扎菲家人交给利比亚或其他任何国家,也不会同联合国以外的机构就此进行谈判。他的三子职业足球运动员萨阿迪于本月初进入尼日尔寻求政治庇护。一直被认为是卡扎菲事业接班人的二儿子赛义夫·伊斯兰仍然在逃,目前藏匿在沙漠中。七子赛义夫·阿拉伯今年4月已经死于北约空袭。第六子哈米斯8月29日已在的黎波里东南部一场战斗中丧生。卡扎菲家族目前已成明日黄花,再也掀不起大浪了。

然而,战事虽结束,和平之路尚远。没有任何人敢于对利比亚的重建过分乐观。一些政治家认为,卡扎菲强硬统治下所掩盖的地区和部族矛盾,可能从这一刻起愈演愈烈。

利比亚是个部落国家,全国有至少150个部落,东部、西部等地的部落之间素来缺乏认同,在卡扎菲时代的境遇也迥异。在卡扎菲独裁统治下,出于政治考量和个人“偏爱”,利比亚地区发展差异明显,首都的黎波里、卡扎菲家乡苏尔特等西部地区发展较好,以班加西为代表的东部地区和西部港口米苏拉塔较为滞后。东、西部地区冲突长期存在。今年年初,利比亚局势出现动荡,反卡扎菲势力以班加西为大本营,在北约战机掩护与支援下向西推进。

在攻占的黎波里和抓获卡扎菲两大标志性事件中,来自米苏拉塔的武装力量起主力作用。一名“过渡委”官员说:“尽管全国其他地区武装均努力推翻卡扎菲政权,但米苏拉塔武装在拿下的黎波里和抓获卡扎菲中承担主要任务。我认为米苏拉塔将获得奖励。”在这次战争中,包括米苏拉塔在内的西部很多地方认为,是通过自身努力获得了解放,而不是靠北约帮忙。这种历史和现实感知上的巨大差异对于执政当局维护国家统一和稳定是一个重大挑战。

在的黎波里,两个月来,不同武装组织占据着首都不同区域,“全国过渡委员会”号召他们撤出的呼吁石沉大海。当局的首要任务就是解除各类民兵组织的武装,取而代之以国家军队和地方警察部队。但这些民兵武装不会轻易放下武器。

除部落矛盾外,利比亚政治派系复杂,且多有自己的武装,在倒卡战争中各派出于同一目的走到一起。如今卡扎菲已死,派系间为利益分配可能发生的冲突将对执政当局构成严峻挑战。

况且,执政当局成员组成复杂且内部矛盾重重。“过渡委员会”主席贾利勒、执行委员会主席贾布里勒都曾表示要辞职,新政府的组建也一拖再拖。正如贾利勒暗示,“全国过渡委员会”面临着越来越多的不同军事组织和部落分支的对立。对于新的民主利比亚究竟应该是什么样子,不同派别各执己见。

利比亚拥有高质而丰富的石油资源,石油收入是这个国家的主要经济来源。战后石油收益如何分配关乎多方利益,国内各部落之间达成妥协并非易事,而战争中为反对派助力的北约更不会“吃亏”。围绕石油利益分配,利比亚国内各派及国外势力之间少不了要进行多重博弈。

“混战甚至可能发生在军队内部”

在利比亚局势动荡之前,利比亚日均原油产量大约160万桶,2010年石油出口收入450亿美元。美国驻利比亚大使称,卡扎菲政权在全球支配着320亿美元流动资产。“全球金融诚信”机构称,2001年至2009年,利比亚大约330亿美元资产下落不明。卡扎菲40余年统治积攒了大量财富和军火。有报道称,卡扎菲逃亡时带走了价值几十亿美元的黄金和现金,如今这笔资金下落不明。一些分析师认为,卡扎菲政权倒台及他本人死亡,大量利比亚国家资产可能就此“失踪”。

据外国媒体近日报道,在利比亚战争中,大约有1万枚存放在军火库中的地空导弹失踪,而携带方便的轻武器丢失数量更是不计其数。有专家说,这些失踪的资金和武器足够组建几支军队,即便只有少量落入恐怖极端势力之手,其后果也相当严重。要有效打击恐怖极端势力,对于一个新生的政权来说难度不小。

米苏拉塔当地一名武装人员的担忧很有代表性,他称,混乱因素正开始酝酿。“接下来将发生什么,让人担心,”这名武装人员说,“可能出现地区间混战……混战甚至可能发生在军队内部。”

从目前看,国家重建所面临的困难、部落和政治派别矛盾、石油利益分配难题、打击恐怖极端势力等等因战事结束而浮出水面的诸多紧迫问题,是对利比亚新执政者的尖锐考验,利比亚未来前景充满种种不确定因素,和平之路依然艰难崎岖。

相关事件

  • 卡扎菲身亡
  • 卡扎菲身亡
  • 2011年10月20日,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执行委员会主席贾布里勒宣布,卡扎菲在当天执政当局武装攻占苏尔特的战斗中被抓获,随后因伤重不治身亡。这标志着卡扎菲及其家族的政治命运彻底走向终结,也标志着利比亚局势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