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络追杀”里是无序的江湖主义

近日,一篇题为“温州经济要挽救,先杀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陈周锡”的帖子,连续两次被发布在温州最具影响力的网络论坛“703804”上,旋即引起轩然大波。《第一财经日报》随即就此向温州当地警方报案,并采取相关措施保护记者人身安全。本报记者陈周锡表示,他刚拿到警方的“接受案件回执单”,目前当地警方以“侮辱案”对此进行调查。(10月16日《第一财经日报》)

网络追杀”,是一个仅听听名字就能让人不寒而颤的词。虽然与现实社会中的追杀,有本质的区别,但也对当事人构成了名誉的侵害和生活的侵扰。笔者认为,“网络追杀”表现出来的就是一个无序的丛林社会和江湖世界。

“网络追杀”并不是一个新现象。“网络追杀令”,曾在2006年就在网络上兴起过,据说是因为现实中的一些仇恨在网络游戏中变成了游戏人物之间的追杀。在那一年,我们看到了太多太多的“网络追杀”现象,当年的香格里拉车祸报道事件、铜须事件、虐猫女事件和流氓外教事件,都曾引发了网络上的追杀言论。在舆论的质疑和批评声之中,“网络追杀”基本沉寂,没承想,几年之后,“网络追杀”现象再一次因为一篇有争议的报道而风起云涌。

关于新闻报道,无论是记者、编辑还是报社,都有相应的自由报道权,都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对于新闻报道中出现的不同观点,都可以拿来争论,可以摆在桌面上进行研究,在论坛上公开攻击写报道的记者,并不是一种尊重报道权的理性作法。至于报道到底能不能影响一些人的利益尚不可知,但可以肯定,“网络追杀”的做法并不合理。

从本质上讲,“网络追杀”是一种虚无的私设刑堂和自行执法,是一种事实上的道德审判。很像丛林社会和武侠小说里的江湖世界,动不动就要追杀,动不动就要攻击,至于“有理说理”、“有事说事”的文明秩序却并没有体现多少。所谓的“网络追杀”,自然不是真杀。但是,必须要正视,一方面,“网络追杀”和人肉搜索对当事人构成了人身攻击,对别人的人格构成了极大的侮辱和贬低,也能够对当事人的正常生活构成严重的侵扰,另一方面,关于“网络追杀”却一直游走在道德和法律的边缘,到现在为止,我们只能进行道德上的谴责,至于法律上明令禁止,却并没有多少条条框框。

暴力异常的“网络追杀”虽然只是虚拟的,但是,这至少体现了当下网络之中存在的这样几个问题。一是,不尊重别人的言论,“我不同意你说的每一个字,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伏尔泰的名言,至今仍然有很大的普及潜力。二是,不尊重别人的隐私权,一些“网络追杀”事件中,我们看到有许多网帖直接将当事人的身份信息、手机信息和家庭信息公布于众的做法。三是,很可能涉及法律问题。虽然上个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公布,可以说,一起认真的“网络追杀”很可能会构成诽谤罪,但是因为没有现实案例可循,我们对“网络追杀”仍然无法明确定罪。

网络自由与加强网络言论管理与道德自律,并不完全矛盾。对于“网络追杀”这样的能够对他人构成诽谤至少是侮辱的事件,相关法律制度建设还应该及时跟进。在网络上,我们每个人要同现实社会一样,要让自己的道德理性和毁誉选择更加符合公共秩序。如其不然,说不定哪一天,我们也会成为那个在网络中被追杀的人。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95_84695.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