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让孩子做作业到半夜,怎么都说不过去

初中生作业做到半夜,学习带给他的就不可能是幸福的回忆,而是煎熬和忍耐。对很多中小学生而言,目前还不是玩得太少,而是睡眠不足。

南阳市十三中九年级学生云博,在早读课上突然昏迷,送医抢救无效死亡。头天晚上,他写作业到12点多,早上6点20起床,至多睡了六小时,据说他经常这样做作业到半夜。

对这一不幸事件不应过早下结论,同时我相信没有任何人会故意迫害一名少年。对一些身体素质很好的孩子来说,这些作业可能算不了什么;但对一些身体不太健壮、或是有某些疾病的孩子来说,做这么多作业,可能就会成为压垮他生命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名勤奋努力的初中生每天作业要做到半夜,无论如何是说不过去的。对中小学生的作业量,我们也一向缺乏专业分析,有时学校认为作业量正常,家长却抱怨太多;有时学校贯彻“减负”,家长又认为学校“放鸭子”“抓得不紧”。初中生作业做到半夜,学习带给他的就不可能是幸福的回忆,而是煎熬和忍耐。可学生作业为何这么多,我们不妨分析一下。

不能认为政府三令五申发布“减负”通知就可以免责,细查一下不难发现,教育行政部门的“政绩观”有时正是学生作业多的幕后推手。有些城市的教育主管部门对学生的中考成绩私下进行排名,学生的考试分数成了教育主管部门以及校领导的政绩。而提高孩子们分数最简单直接的做法就是多做作业、搞题海战术

作业超量,教师也难辞其咎。目前,大批中小学教师自身是应试教育的产儿,虽然完整地接受了从小学到大学的教育,但因受过某些教育伤害,有些教师对教育本身就缺乏深刻认识。例如,有青年教师对城市学校正常的双休日很不理解,认为“我们那时每月休息两天已经算多的了”“我们高三基本没有体育课”……教师本人是“熬”出来的,他怎么可能理性地从事教学?

再就是家庭教育失当。云博同学的父亲悔恨不该在孩子极度疲劳时仍然“励志”,这个问题有普遍性。家庭畸形的励志教育,不尊重少年儿童的天性,过度鼓吹“不能输在起跑线上”,宣扬“成王败寇”……必然毁灭孩子的好奇心和想象力,让他们压力陡升。

借此也想劝媒体关注一下“教辅市场”。中国中小学“教辅”GDP已经高到惊人,所形成的产业链条规模也捆绑了基础教育。“焦点访谈”曾关注小学生作业本与橡皮的质量,可是,学生书包里有多少折磨人的“教辅”,也可以聚焦一下,那可是压在中小学生身上的一座大山。我很怀疑这回猝死的云博同学家里有一堆没做完的教辅。对很多中小学生而言,目前还不是玩得太少,而是睡眠不足。

今晚,让他们早点睡吧。

相关事件

  • 少年课堂猝死
  • 少年课堂猝死
  • 11月10日早上,河南省南阳市十三中九年级十二班学生云博,因心脏骤停突然晕倒在早自习的课堂上,待120急救车赶到时已无生命体征。这几天,南阳15岁学生猝死课堂的消息在朋友圈热传,花样少年猝死令人惋惜。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