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扩招寒门”重在敞开监督之门

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基础,要让每个家庭的孩子都有接受更好教育的机会和可能!”在部署本次“扩招”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强调。他特别要求有关部门,在制定国家教育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时,要将“推进教育公平”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本届政府成立以来,这一面向贫困地区的定向招生专项计划已经4次“扩招”。从2013年到今年招生季结束后,将有累计超过25万名贫困学子通过这一专项计划圆梦重点高校。(4月17日中国政府网)

李克强年年部署,25万寒门学子上了重点高校,数字的背后折射出教育公平的满满善意。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总理进一步提出要办好公平优质教育,继续扩大重点高校面向贫困地区农村招生规模。他说:“我们要发展人民满意的教育,使更多孩子成就梦想、更多家庭实现希望。”

日前,教育部下发通知,要求重点高校今年继续增加农村和贫困地区学生的招生人数。据此,2017年“国家专项计划”定向招收贫困地区学生6.3万名,较2016年增加3000个名额。农村孩子高考问题上升到国家政策层面,折射出最高决策层以人为本,破解民生难点热点的决心和信心。

教育公平促进社会公平,是李克强一直以来重视的抓手。他在就任总理后的首次记者会上明确表示,持续发展经济、不断改善民生、促进社会公正是本届政府的三大任务,而教育公平具有起点公平的意义,是社会公平的重要基础。

不久前,网上有个受到广泛关注的事例——北京的两所学校,有两个班级在几乎相同的时间,集体参加博物馆,两个班级的孩子表现迥然不同。基于对两个班级学生家庭背景的观察,其中一个班级的家长大都是“社会精英、学者名流、政府官员、驻外使节和企业高管”,另一个则都是普通人。

撇开所谓“阶级固化”的说法,不难看出,不同家庭与社会背景下的教育起点与过程乃至结果是完全不一样的。在北京市的中小学况且如此,相对于东部沿海地区的优质教育资源,中西部地区则黯然失色。因经济社会发展的差异导致教育资源分配上的饱饿不均,已经成为一大关系到国计民生与社会公平的重大问题。

破解这一难题,就是要从高校多招农村孩子开始,积跬步以致千里,逐步清偿教育欠账。还需从政策导向上革除名校效应带来的种种不公平,将公共财政投向急需资金的普通大学,发展更多“价廉物美”的普通高校,以橄榄型高等教育布局取代时下的金字塔型布局。在提升招收比例的同时,兼顾到调整历史原因造成的名额分配上的地区差,摊好教育资源配置的“大饼”。这也是高等教育改革的风向标。

不过,还要特别注意,在个别地区,一些强势群体,特别是权力官员利用影响力将子女改回农村户口,与农村孩子争夺政策照顾机会,不仅使政策执行走样,损害了教育起点公平,而且也伤害了政府的公信力。对此,要为“扩招寒门”政策打补丁,敞开监督之门,严密防范“先天下之读而读”的潜规则,让农民等弱势群体的子弟真正吃到“扩招寒门”的善政蛋糕,让寒门学子重新燃起“知识改变命运”的希望。

春江水暖鸭先知。当寒门学子上升的渠道越来越窄,最高决策层及时出招,年年出招,教育资源向贫困地区倾斜,帮助贫困地区的孩子摆脱“输在起跑线上”的命运。继续扩大重点大学面向农村地区定向招生规模,提高农村学生比例,让贫困家庭的孩子有公平的上升通道和向上的希望。“扩招寒门”的效应已经显现,在西部破旧贫穷的村赛,老百姓都觉得日子有希望。因为最近两三年,村里出了多名大学生。整个村子的年轻人、孩子们都感到有上升的通道、向上的希望,全村的“心气”都不一样了!

无论是异地高考,还是“国家专项计划”一路走高的“扩招”,乃至全局上的均衡教育资源,都是牵一发以动全身的复杂改革考题。但只要改革一刻不止步,向深水区进发,就会迎来春暖花开。当下最为关键的是,要让国家层面的善政真正落地生根,在执行不走样,不被潜规则所侵蚀,必须得到积极的推动和执行,必须有细化的监督机制跟进。唯此,才能让更多的寒门学子分享到优质教育资源,与城里的孩子一样共享人生出彩机会。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