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延河》拥抱凤姐取暖

刚刚“逆市”改版的老牌纯文学杂志《延河》2010年第9期还在印刷厂,就惹来了“争议”,因为本期他们将刊登一组“凤姐”的诗歌,并且配发2000余字的文学评论。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只是觉得很好玩,在《延河》的博客里看到了凤姐的诗歌和杂志配发的评论,真得不错。那么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这些诗歌的作者真的是凤姐吗?《延河》真的只是根据作品质量选稿而不是“凤姐”这个名字的缘故?在这种时候,我宁愿做一个不再相信一切的人,《延河》拥抱凤姐,只是一出极好的新闻营销。

自从罗玉凤成为名人“凤姐”之后,关于她的争议就层出不穷,她和诗歌的关系也一直缠绵不清。湖南卫视的主持人张丹丹曾经在博客里写到:凤姐的诗歌让我感动。那首诗歌叫作《漩涡》,在那期节目中,凤姐讲述了自己写诗的缘由:“那时我的第一个男朋友很喜欢写诗,为了让他高兴,我也学着写,当然,我写得比他好多了。我现在不写了,分手后就不写了,我把他蹬了。”

《延河》执行主编阎安称,“凤姐”的诗来自编辑部邮箱的读者自由来稿,《延河》是根据作品质量选用。《延河》的博客中还对凤姐的投稿进行了截图:标题是“诗歌稿件,从来没有发表过的”,发件人署名为“凤姐罗玉凤”。早已不写诗的凤姐给《延河》投稿,不知道现在的凤姐是不是又找到了一个喜欢写诗的男朋友,所以重操旧业呢?只是这些诗歌的作者到底是谁,为什么凤姐没有回应呢?《延河》并不是一个很有名气的杂志,凤姐为何会选择给它投稿?如果她是普遍撒网,只捞到《延河》这条鱼,那么《延河》到底是慧眼识英才还是炒作呢?

对于《延河》刊发的凤姐的诗歌,西安青年诗人西毒何殇在不知作者是谁的情况下评价说:估计作者是读过一些顾城诗,这些诗里有顾城、席慕容、汪国真等人的影子。这让我想起了凤姐喜欢的著名杂志《故事会》、《知音》、《读者》,还有网上流传的一个视频:凤姐手捧《知音》再放狠话,我写诗甩顾城几条街。

其实,不论这几首诗歌的水准到底如何,凤姐、诗歌、纯文学这几个符号结合在一起,就是一个吸引眼球的火爆话题。至于人物和作品的真实性,杂志方已经说了:没有得到回应。在纯文学的冬季里,《延河》能够出人意料的把这些符号组合在一起,就是一首很好的诗歌,是一次很好的新闻策划,或许真能赢得一点春意。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