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美国如何解决行政权失控问题?

特朗普上台不足半月,便杀招频频,把奥巴马时期在医保、移民、环保、对外贸易等问题上的诸多遗产全部扔进垃圾堆。本来,“左右互否”是西方政治体制中执政者摆脱历史负债的好方法。但像特朗普这样对前任否定这么彻底、这么干脆的,的确不多见。不管是因为奥巴马过去向左走得太远,还是因为现在特朗普向右转得太多,反正行政权左右摇摆的幅度还是太大了,让美国国内和外部世界都颇为不适。

其实,早在美国制宪会议期间,就曾有人想到过总统的权力问题。据此,给予行政官“非依附性”权力成了多数人的意见,这些人觉得,只要明确界定其任职条件、任职时限和权力界限,同时保持立法机构的弹劾能力就行了。不过更大的问题是,对总统权力的规范,说来说去都是外在的。总统的个人认知是不是和人民利益存在错位?总统的个人偏好会不会党派倾向过强?对于这些问题,只能用制衡机制事后纠偏。

而从立法权方面看,特朗普折腾的底气来源于共和党对国会两院多数地位的把持,不像奥巴马那会儿,颁布个总统令也得小心翼翼,生怕被共和党揪住小辫子。如今,但凡有问题,特朗普可以直接找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和众议院议长瑞恩出主意、想办法,甚至要求对方修改规则。这两位连任之后立足未稳的共和党大腕,很多时候和副总统彭斯一样,既不能直接和特朗普撕破脸皮让民主党得利,也还没找到让特朗普放弃“民粹”重回保守的好办法。当前的首要任务,还是要和总统合作,把右翼阵营中意的候选人补到联邦最高法院的空位上。一旦补位成功,行政权、立法权和司法权便都到了共和党手上,这是右翼阵营百年难逢的喜事。

社会力量左翼占优,公共权力向右偏转,是导致美国国内政局和社会秩序短期内难以恢复平静的结构性矛盾。怎么破?按照以往的经验和传统,等吧,把问题交给时间。两年之后,会有国会中期选举。另外两权发生变故,也不是没有可能。

史泽华(学者)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