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别对语文教材的真假作过多纠结

近日,一篇名为《校长怒了!还有多少假课文在侮辱孩子的智商?》的帖子在网上广泛流传。帖子中罗列了不少现在正在使用的小学语文课本中的具体错误,比如关于某版本的二年级课本中的课文《爱迪生救妈妈》,根据历史资料,爱迪生小时候的那个年代根本还没有阑尾炎手术,课文所叙述的内容根本不存在。

语文教材的内容存疑,每每拿到网络讨论,总会引来大量围观和吐槽,用网络热词来说,那就是“我可能读了假课文”。愤怒者不是没有理由,基础教育的语文教材,担负着启蒙教育的职责,关乎公民三观的养成,我当年是那样的相信教材内容,精读熟读视其为经典,今日经过质疑者的“打假”,才发现有些部分经不住推敲,那么能不能说,教材骗了我,老师一直让我蒙在鼓里?

教材有“不清不楚”“不真不实”的“瑕疵”,很多专家早已知道但并不声张。一些发现“漏洞”者好似找到了真理,一呼而百应,一时群情激奋。社会应该理性,听得进不同的声音,也不妨听一听专家并不声张的理由。语文教材不是历史,“语文”从字义解读,谓“语言和文学”,其中必然包括写实文体和虚构文学,而且教材是承担教学目的的工具,如果太拘泥“教学工具”,教育本身即出了问题。

如果从专业教材观来看,世界上没有完美的教材。拿一篇课文来说,有时语言和文学难以兼得,当编者想保持虚拟文学的美感和情感,有时不得不在真实性上做出牺牲。编者有编者的苦恼,特别是有些课文早已有之,长期以来在教育孩子上作为工具的效果不错,其中蕴含的道理受教育者已经吸纳,在找到更好替代文章之前,编者也是保持稳定为宜啊。

教材教学工具耳,教学目的如果达到,也不能断然说就不是好教材。倒是人们对语文课文中少而又少的“错误”宽容度偏低,背后的问题可能更大。将课文内容神圣化、唯一化,本身就有问题。教师才是教学的灵魂,怎能被教材左右?对老师而言,不妨多掌握一些教材编写知识,带着学生分析课文“错误”出现的原因,既培养了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又养成了理性宽容思维,这不也是很好的教育内容吗?

语文教材的讨论,应该回到专业性的语文角度考量。过度的社会学、历史学解读,结果只能是“没有能用的语文课文”。对语文教材的“错误”,可以批评,但不要炒作,这样只会动摇语文教材的存在合理性。这个社会最无聊的,恰恰是满足了个人情绪宣泄但绝无建设性作用的上纲上线批评。语文教材编写是一项专业技术性很强的事情,语文包括文学,虚构中有“文以载道”的善意,有时因为条件有限,也有多方权衡后的无奈“虚构”,读懂这种善意,教师发挥好教学主体作用,这才是理性良性的教育生态。

语文教材是特定历史性的产物,千变万变传授道理的根本不变,道理本身没问题,这就是语文教材最大的合理性,纠缠教学工具,做到“绝对真实”,所谓符合了历史,“正确性”也能保证吗? 即便是把语文教材编成历史,又能保证历史真实性吗?我更多看到的,是《爱迪生救妈妈》中孩子孝敬、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而不是阑尾炎手术的历史问题,后者交给医学去回答吧,指望语文教材解决一切完美无瑕,臣妾做不到啊。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