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獐子岛扇贝“去哪儿”,法律说了算

最近,有两只小动物引发舆论关注,一只是“旅行青蛙”,一只是獐子岛扇贝。它们都有“说走就走”的任性,但热门游戏“旅行青蛙”的出走让“蛙妈”们温暖牵挂,而獐子岛扇贝的“出走”则令股民愤恨不已。

1月30日晚间,上市公司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在对养殖扇贝进行年末盘点时,发现存货异常,公司由此将计提跌价准备或核销处理,预计2017年全年最多亏损7.2亿元(2月1日 新华网)。

对此,舆论惊呼“扇贝又走了”。獐子岛养殖的扇贝“出走”早有“前科”,2014年10月30日,獐子岛公告称,受冷水团影响,100多万亩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前三季业绩出现大幅亏损约8亿元。这是扇贝第一次“不辞而别”,股民损失惨重。2015年6月1日,獐子岛公告称,公司对海域进行抽测,发现160余万亩的扇贝,不存在减值风险,舆论戏称“扇贝又游回来了”,令人大跌眼镜。

如今,“又游走了”的消息,令獐子岛的扇贝再次走进公众视野。据水产专家介绍,扇贝为了脱离天敌侵害和觅食,会拍动两片贝壳,以推水前行,但不会长距离迁徙,更不可能全部消失。事实上,与獐子岛养殖场处于同一片海域的海产品养殖业上市公司壹桥苗业,当年并未受“冷水团”困扰,所养殖的扇贝没有“游走”,业绩正常。

而蹊跷的是,踏着扇贝每一次在海底“游来游去”的节奏,獐子岛及时推出了定增募资方案,成功摘掉了ST“帽子”,大股东多次精准减持巨额股票,双方“配合默契”,像极在演“双簧戏”。对此,“朝阳群众”看在眼里。2016年1月,獐子岛被2000多人实名举报,称2014年的扇贝“出走”原因是公司提前采捕和播苗造假,并非自然灾害。举报者正是獐子岛的居民,也是獐子岛公司受益权人。监管部门也没闲着,在首次发生扇贝“出走”后,曾对獐子岛进行专项核查,发现其部分决策程序、内部制度执行、海域收购决策、深海底播论证等存在瑕疵,并对其出示了“责令改正的决定”和“警示函”。

不过,有关各方显然低估了獐子岛扇贝的“任性”,其再次“出走”让人感觉它不像“善辈”,监管部门不可等闲视之。海上养殖场内价值几亿元的扇贝“失踪”,绝非儿戏,假如是气候影响,一定要给出令人信服的证据;假如有人为操纵嫌疑,则是大案要案,公安机关必须介入,配合监管部门查个水落石出。

当前,獐子岛的一则简单公告,显然回答不了公众“扇贝去哪儿”的严肃追问。“旅行青蛙”出走,牵动的仅是“蛙妈”的心,獐子岛扇贝“出走”扰动的则是市场规则。法律该出手时就出手,这是还扇贝“清白”的需要,也是给广大股民说法的需要,更是维护证券市场秩序的需要。

相关事件

  • 獐子岛扇贝跑路2.0版
  • 獐子岛扇贝跑路2.0版
  • 1月30日晚间,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公司正在进行底播虾夷扇贝的年末存量盘点,目前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可能对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作存货计提跌价准备或核销处理,因此,对2017年净利润9000万元~1.1亿元的盈利预测进行修正,预计2017年亏损金额在5.3亿元到7.2亿元。简而言之,就是扇贝跑了,公司从盈利变为巨亏。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