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影视剧书法乱象亟待整治

《长安十二时辰》《陈情令》《九州缥缈录》《三生三世宸汐缘》《大宋少年志》……最近,热播的古装剧片头无一不是采用书法题写,乍一看都龙飞凤舞,颇具古典气氛,但这些书法的审美水平真的过关吗?业内人士表示,影视剧片名书法水平良莠不齐,有混淆视听的“江湖书法”,也有误人子弟的“伪书法”。传承优秀传统文化,影视剧书法乱象亟需引起重视。(解放日报8月26日)

书法艺术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是人类文明的宝贵财富。影视剧片名采用书法艺术题写,对观众和青少年普及书法艺术,传承中华民族优秀文化,培养爱国情怀是一个极好的一个途径,通过观赏影视剧,潜移默化培养观众对书法艺术的认识和审美情趣,提高人们的艺术欣赏力,传承中华传统文化的丰厚底蕴,同时可以在更大范围传播中国书法艺术的博大精深。

除了片名,现今不少古装影视剧的场景、道具中会用到书法,但却导致差错百出:比如古装片中出现对联,有的上下联挂反,有的拿当代书法名家的作品挂上去,让人出戏。还有书法的握笔方式也需考量,坐在桌前和席地而坐有时代区分,握笔的姿势也有所不同。联想到最近一段时间,一些标新立异的书法艺术,在所谓创新的包装和旗帜下,一些所谓的书法界“大师”,创造出各式各样的书写样式,“书”不惊人死不休,创造的“射墨”和“盲写书法”形式,似乎要把中国传统的书法艺术,纳入江湖杂耍之中。更有甚者,把好端端的汉字写的如同天书一般,还有异想天开的,把汉字和外语字母怪模怪样结合起来,创造另类的汉字书法,完全颠覆书法艺术的根本。实际上这种稀奇古怪的书法艺术创作,只是形式上的一种炒作和变异,完全没有半点的视觉价值,一味的去追求怪异和另类,失去了书法艺术的内核所在,丝毫没有美感和艺术性,混淆视听,诋毁艺术。这种书法界个别人的作派和异化,千万不能影响和移植到影视剧片名和剧情中来。

作为电影的第一视觉元素,片名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片名书法的好坏和导演及创作团队的书法审美眼光有很大关系,现今许多影视剧片头乍一看好像古典唯美,却并非是好的书法作品。用书法家的评论来说,“片名书法也要讲究章法,影视剧应用正规的传统书法作为片名,再稍加美术演绎。许多作品为了博眼球采用江湖书法,这些糊涂乱抹的字看似夸张唬人,却没有笔法和出处,和书法本体有距离,也与弘扬传统文化的初衷南辕北辙。”

好的书法片名,可以提升影视剧的吸引力,确切表达作品的内涵和艺术性,谢晋、孙道临、于本正、吴贻弓等优秀导演,都非常重视用书法字体来表现片名。谢晋曾说,“片名像衣服上的纽扣,缺一不可,若能表现好,会非常出彩。”《红高粱》《十面埋伏》等影片的片名,也是比较优秀的作品。

面对热播古装剧片名中“江湖书法”“伪书法”迭出的影视书法乱象,必须正本清源,繁荣光大中华传统书法艺术,书法原本注重最终的艺术呈现效果,对“江湖杂耍”式的书法表演乱象,必须坚决抵制,影视剧管理部门,要加强审批标准,严格放映要求,不提供任何传播阵地和平台;另一方面要请书法专业人士把关,不仅仅是影视剧,包括其它舞台艺术,都应邀请相关学者辅导演员写书法。

影视剧作为大众文化艺术,在宣传弘扬书法艺术上有巨大的能量。对于影视剧创作人员来说,需用好作品让大众对书法产生兴趣,提高国人的书艺普及和传播,进而提升整个社会的书法水平,激发更多公众的书法兴趣和爱好,擦亮公众的眼睛,还原书法艺术本质,抵制另类书法和胡闹诡异的“书法”艺术,不让江湖书法、伪书法混淆视听。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