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经济低位企稳 转型与增长并进

三季度GDP单季同比增7.4%,创2009年一季度以来最低。尽管总量数据较低,但9月结构数据显露不少亮色:一是9月份工业增加值单月同比增速回升0.3%,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回升最为明显。之前受经济下滑冲击最为严重的钢材、水泥、原油加工、乙烯产量都大幅增加。二是1—9月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增速为20.5%,基础设施投资增速持续回升,部分对冲了制造业下滑的负面冲击。 三是房地产销售明显改善,与之相关的建筑及装潢材料、汽车、家具、家用电器同比增速比较明显。

经济数据的结构性改善意味着稳增长政策的累积效应开始逐步释放。一是加大基础设施投资力度的政策效应开始逐步显现。今年5月以来,国务院推出的一系列稳增长政策,包括加快项目审批速度、加快财政支出进度、两次降低利率等,这些政策对于稳定基础设施投资增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国家发改委审批通过的地铁项目、城际轨道交通项目、港口项目、市政污水处理及管网项目,属于长期规划中的项目且布局于城镇化战略,对未来一段时间基础设施投资会继续显现出稳定投资的作用。

二是流动性有所改善,对投资趋稳形成一定支持。从社会融资总量观察,信托贷款、债券融资的增加,显示最近两个月的流动性情况总体有所改善。以9月份数据为例,9月社会融资规模为1.65万亿元人民币,明显高于8月份的1.24万亿元,更高于去年同期的4278亿元的水平。

三是支持出口的一系列政策等多种因素对出口好转发挥了一定的积极作用。9月份出口的明显反弹包含了一定的季节性因素。一方面出口反弹与近期外需走强的趋势相关,另一方面,政府针对出口企业的支持性政策如出口退税、减少行政收费等措施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尽管三季度数据存在一些亮点,但目前国际经济环境依然动荡,中国经济企稳复苏的持续性和稳定性依然值得关注,因此需要进行必要的逆周期政策储备,继续实施和加大稳增长政策的执行力度,并积极推进经济结构转型

第一,继续采取措施切实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每一轮经济周期性回落与复苏的经验均表明,居高不下的资金成本是投资难以有效反弹的制约因素,在适当时机进行降息,有助于促进企业的投资恢复。与此同时,还要逐步改进那些阻碍流动性流入实体经济的一系列监管限制,包括贷存比的科学有效调整、对地方平台贷款等采取灵活措施等。

第二,稳定投资增速依然是当前稳增长的关键所在。当前,企业投资意愿和能力减弱,加上资金、土地和劳动力成本上升等要素制约,制造业投资进一步提速的难度增加,应该加大减税政策的执行力度,进一步降低民间资本进入一系列管制行业的门槛。

第三,需要关注到就业压力滞后显现的可能性。从调研中了解的情况看,东部一些省份新增就业增长率出现了逐步下降的趋势,部分地区已经出现了外来务工人员提前返乡的情况。从就业角度看,当前的市场格局与2008年存在一定差异,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主要是沿海的出口行业的中小企业受到冲击,出口需求一受到冲击就会迅速显现在就业方面,而此次受到冲击较大的首先是上游的大型国有企业,而这些企业出于社会责任方面的考虑会对裁员采取十分审慎的态度。有些企业也是因为担心结构性劳动力不足造成等经济回升时招不到员工,再培训、再招聘成本更高,所以选择暂时不裁员。因此,需要继续关注出口企业、民营企业的就业变化,有助于判断就业风险潜在转折点的出现。

第四,在继续推进稳增长的逆周期政策的同时,应继续推进结构性改革,释放经济内生增长的动力。具体而言,中国的城镇化依然有广阔的空间是一条主线索,为了释放城镇化带来的内需空间,需要在土地、融资、户籍等多方面推进配套改革。(熊建 采访整理)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