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独家】反腐败形势复杂 治本需“五药方”

11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在京主持召开座谈会,听取专家学者对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的意见和建议。王岐山在会上说,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经过全党全社会的共同努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取得了很大成绩。制度反腐专家李永忠在接受中国网记者专访时提到,这些年我们不断持续开展反腐败斗争,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单”,但同时也应该看到问题的严重性。

“成绩单”折射出反腐败的总体态势

这十年间,无论是66万余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还是近三十年420万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无论是近十年上百名省部级干部被查处,还是六名省部级干部被处以死刑,以及24000人多被移送司法机关,这些都是很大数量的反腐败的成绩。

据数据显示,中国在全球清廉指数的排名从1995年在41个受调查的国家和地区当中排名第40位,到2011年在182个受调查的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75位,而香港的清廉指数却由第17名提升到第12名;2011年中国的清廉指数得分是3.6分(3.5分或者4分以下都叫做比较腐败的国家),而2010年中国的清廉指数排名是第78位,得分是3.5分。

李永忠强调,这说明我们的反腐败在某个年度上是有进步的,但是整体上的进步并不大,因此新一任总书记习近平才指出“腐败问题越演越烈”。李永忠表示,既要看到我们的反腐败在徘徊中的微小进步,又要看到我们的清廉指数排名在70位到80位之间“小幅振荡”,但是香港在“稳步前进”,香港地区的权力结构优势就显示出来了,因此,我们要取得比较好的成绩,一定要按照十八大的要求,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进行权力结构改革,推进制度反腐。

李永忠在采访中说,十年来,我们反腐败所取得的成绩不光得到了国内群众的认可,也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认可,正是由于这些年我们不断持续开展反腐败斗争。然而,虽然我们的反腐败确实取得了成绩,但是通过治标取得成绩,不足以支撑把腐败遏制在可能的最低限度这样一个战略目标,不足以满足群众不断升高的期望值,不足以让社会,特别让国际社会承认我们是比较清廉的国家。

李永忠说,反腐“成绩单”正好印证了中央和中纪委关于反腐败总体态势的一个评语——“三个并存、两个依然”:“三个并存”,即成效明显和问题突出并存,防治力度加大和腐败现象易发多发并存,群众对反腐败期望值不断上升和腐败现象短期内难以根治并存;“两个依然”,即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任务依然艰巨。

反腐败治本之策“五药方”

对十八大之后的制度反腐展望,对于反腐败的治本之策,李永忠开了“五个药方”,并强调反腐败“五药方”,就是要维护和保证中央领导集体的权威的前提下推进,我们的制度反腐才能取得应有的成绩。

第一,是改革权力结构。首先是党的分权,分成决策、执行、监督三权,但是在地方要合理分权,中央要适度集权,地方要努力发展党内民主,要通过“党代会常任制”来分解权力,党代会常任制就起这个作用。

第二,要改革选人用人体制,不能再搞等级授予制了。从目前的实际情况出发,中央和省级这两级要缓一步进行,下面乡市县必须抓紧搞,,也要分门别类。总的说,这两个改革应该是中央适度集中权力,而地方,尤其是县级和市级,应该加快权力结构的改革和用人体制的改革。

第三,要积极稳妥处理腐败“呆账”。三十年积下的腐败“呆账”很多,因为我们搞30多年的治标,“肌体”被严重破坏,因此必须妥善处理它。解决腐败“呆账”有三个方法,第一是特赦,在规定的时间内,划定一个区域进行特赦,其前提条件就是换取对政治体制改革的支持,在规定的时间内,划定一个区域,其前提条件就是要换取对政治体制改革的支持,这个划定区域政治体制改革实现了,并引用第三方进行量化验收并合格后,可以对这个地区所有的有腐败行为的人进行特赦,以换取他对政治体制改革的支持;第二个方法,是李永忠教授和湖南的一批专家学者十多年前研究的,已取得了国家社科基金的支持的,并且通过人大立法,叫做有条件的部分赦免。腐败分子将收受的贿赂清退了,并且经查实案发后退回的赃款与实际情况完全吻合即可得到赦免,这样可以减轻这些已经有腐败行为的人对反腐败的抵抗,以及换取他们对政治体制改革的支持,同时维持他们现实的一些政治经济利益。但是,目前老百姓并不愿意接受,老百姓希望一定要枪毙,一定要判刑,但是这样做肯定会为反腐败工作带来更严重的抵抗;第三种方法,绝不赦免,仍然是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第三个方法,绝不赦免。这也是不少干部群众愿意采取的一个做法,但这种做法适用于很清廉的国家地区,我们的腐败呆账问题已经很严重了,这样的做法是不行的。

腐败呆账的通常都是用第一个方法来解决,香港、南非、西班牙都成功了,第三个办法是目前中国使用的办法,第二个办法是把第一个办法第三个办法结合起来,是一种折中的办法。有学者研究,在改革开放之初,80年代我们的平均腐败案件潜伏期是1年多,近十年来,平均腐败案件的潜伏期变成了9年多,增长了七八倍。因此,李永忠表示,如果我们用第三个方法,可以推算,腐败呆账会越来越多,存量会越来越大,抵抗也会越来越顽强,最后可能出现鱼死网破,甚至鱼未死网已经破了的情况。

第四,就是设立政治体制改革特区。李永忠强调,我们设立了一批经济体制改革特区,所以我们30年取得了举世瞩目的经济体制改革的成功,而政治体制改革之所以难以推进,就在于我们30多年来至今没有一个政治体制改革特区,这个工作要难得多,牵涉面大的多,所以要必须通过特区进行实践,成功了经验才可以拷贝,失败了我们也买得起单。

第五,就是要动员和组织人民群众支持和参与,要真正把十五大的五句话,把领导体制、工作机制落到实处。过去,毛泽东讲过一句话,“战争之伟力最深厚的根源存在民众之中”,反腐败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它的伟力之深厚的根源同样存在于民众之中,这三十多年,群众想参与没有渠道,想支持没有平台,最大的主力军都有游离于反腐败斗争之外,只靠专门机关的单打独斗和孤军作战不可能打赢这场关系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战争。所以习近平总书记才会向全党敲响了“腐败问题解决不好,就会对党造成致命伤害,甚至亡党亡国”的警钟。

最后,李永忠总结说,群众真正组织和发动起来之时,就是腐败被遏制在最低限度之日。所以说群众肯定是腐败分子的直接对立物。他可以收买任何级别的领导,唯独就收买不了群众,如果他把13亿中国人都收买了,那么他就肯定不是腐败分子,而是“天下为公”的人了。腐败分子没有这么大的能量,也不会这样去做。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97_60697.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对话
  • 对话
  • “策论”是新版观点中国的全新栏目,通过与各领域权威专家、学者,以及业界精英面对面的交流,力求以独特视角,深入挖掘、解读当前国际国内重大新闻事件,希望在思想电光火石的碰撞之间,“汇众策 论天下”。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