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普京的“肌肉”与“高级政治”的回归

乌克兰问题引发的俄罗斯与西方严重冲突近期仍在不断升级。喜欢通过“秀肌肉”塑造自己硬汉形象的普京,也在以多种方式频频向欧美展示俄罗斯作为一个大国所具有的“拳头”和“肌肉”。

9月10日,普京召集了旨在制定2016年至2025年国家军备计划的高层会议,决心加速新武器的研发生产和国防工业的改造重组,并宣布亲自担任俄罗斯军事工业委员会主席一职。11日,普京又下令在俄东部进行军事演习,以测试俄罗斯军队的战备状态。虽然普京强调不会与西方展开军事竞赛,但他并不讳言这些举措是对月初北约峰会加强对俄制裁的反击。事实上,在2014年北约威尔士峰会召开前夕,普京就已通过强调“俄罗斯是核大国”,撂出狠话威胁北约“最好别招惹俄罗斯”。(相关报道见A17版)

作为另一当事方的欧美国家也在针锋相对。9月5日闭幕的北约峰会升级了对俄制裁,并宣布实施“战备行动计划”——根据该计划,北约将建立一支“处在高度战备状态的‘矛尖’部队”,从而能够“在非常短的时间内进行部署”。随后,欧美均传出消息,将迫使西方石油企业停止在俄勘探开发,并对俄石油巨头实施制裁。

在更早之前,针对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强硬立场,德国总理默克尔对普京的批评很能代表西方的共同声音,她声称普京“与现实世界脱节,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默克尔所说的“现实世界”,无疑是指全球化加速发展、各国相互依存加深并通过和平方式解决争端为标志的后冷战时代,而其所谓“另一个世界”,无非是冷战结束前权势政治横行、靠“铁血政策”才能维护国家利益的“旧世界”。

不幸的是,欧美与俄罗斯的尖锐对峙表明,“旧世界”的幽灵正在回归并与“现实世界”接轨,从而让新的“现实世界”变得更为复杂。

冷战结束后,随着全球化的不断深入,传统的“高级政治”让位于“低级政治”成为世界政治演化的突出特点。“高级政治”领域的斗争更多围绕军事力量及相关战略资源的较量进行,关注的是和平问题,但却常常引发国际冲突乃至大国战争;“低级政治”领域的角力则更多表现为经济和“软实力”等领域的和平竞赛,关注的是发展问题,带来的则是各国相互依赖加深和“大国无战争”。

乌克兰问题引发的地缘政治冲突,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后冷战时代“低级政治”主导的“现实世界”面貌。无论是欧美的制裁还是俄罗斯的反制裁,大多围绕传统的军事力量比拼和石油等传统战略资源遏制展开。这表明,“高级政治”向“低级政治”的演进不再是一种替代关系,而已经成为一种叠加关系。

由于乌克兰冲突的发生,叶利钦时代曾一度倒向西方的俄罗斯,已经完全被传统的西方国家或欧美视为异类,冷战后形成的“新西方”或“大西方”发生了严重的分裂,以欧美和苏联的尖锐对峙为特征的冷战在一定程度上阴影再现。

不过,无论是欧美还是俄罗斯,都不可能再像冷战时代那样以牺牲“低级政治”为代价,将绝大部分资源投入到“高级政治”领域的争夺。因而,“现实世界”的演化不会是冷战历史的简单回归。在“高级政治”时代,国家对外战略关注的重心是以国防为主的传统安全问题,而在冷战结束后“低级政治”日益突出的背景下,包括恐怖主义泛滥在内的各种非传统安全问题成为重要的全球议题,需要各国合作治理。当前,“高级政治”与“低级政治”的叠加,以及与此相伴随的“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的合流,将使世界政治在“全球化”继续推进的同时,呈现出更多的“碎片化”特征。2014年以来的乌克兰冲突和伊拉克内乱均体现了世界政治的此种趋势。

在一个整体上日益全球化的世界中,相互依赖的加深已经使得大国间大规模“热战”几无可能,而“冷战”的历史也难以完全再现;同时,在一个局部碎片化恶性发展和更加混乱的世界里,俄罗斯与欧美的紧张对立很可能长期化,并进而重塑世界政治格局。当然不能把造成这种局面的责任完全推到普京身上,究其根源,俄罗斯与欧美对此都有责任,但它更多是世界政治内在逻辑演化的结果。

在“软实力”概念流行于世界之时,喜欢“秀肌肉”的普京一再通过展示俄罗斯的“硬实力”,让世界看到后者仍然是话语权的重要基础。从这个意义上说,普京的“肌肉”不仅是俄罗斯大国追求的某种象征,也折射出当今世界政治的复杂,甚至是无奈。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