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干部“劝拆”身亡,更多的痛点却在后面

3月17日,江西省赣州市南康区十八塘乡樟坊村发生一起故意伤害致死案,乡人大主席卓宇在动员明经国拆除其“空心房”时遭镰铲袭击身亡。3月19日,南康区公安局刑侦大队消息:据法医尸检判断,卓宇衰亡前头部遭硬物多次击打致使头部毁坏性骨折,目前犯罪嫌疑人明经国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据报道,3月17日上午卓宇是和4名村干部一起来到村民明经国家做拆除其“空心房”动员工作的(前一天,乡村干部已深入明经国家做“空心房”拆除动员工作,他明确表示同意拆除)。10时许,明经国趁卓宇接听电话时,抡起手中提着的一把镰铲向卓宇头上砸去,致使卓宇受重伤之后于下午2时左右死亡,随后明经国潜逃,3月18日11时被缉拿归案。

一个突发的悲剧,一个残忍的事件,就这样草草的结束了;一名乡科级干部,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草草地消逝了既然“空心房”不仅影响村容村貌,还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既然地方政府拿出了大量资金补贴农民建房,目的是改善农村的居住环境;既然整治“空心房”是省市的统一部署,乡干部上门做的是耐心劝导工作。那么明经国为何要痛下杀手,非要置卓宇于死命?难不成真如村民所说,其平常性情较焦躁,曾与其产生过纠纷,明经国就曾扬言要砍她?

事实上,在农村选择暴力方式应对纠纷的现象并不在少数表面上看明经国,穷困潦倒、衣着朴实,而实际上内心却是极度的狂躁。必须承认,卓宇并不是一个退缩不前、缺乏担当的乡镇干部,他是带着各级党委政府的重托、肩负着重大的使命和责任而来的。况且通过之前的动员工作,明经国也明确表示了同意拆除,因而他并无任何的心理防范,也没有必要与之动粗。但事情就是这么的让人“意想不到”,也正是他这种所谓的“从容”,才让他在没有任何防范之中陨失了生命。跟“狂徒”讲道理,这本身就是一个很荒谬的悲情故事,因而也造成了很痛心的悲惨结局。

然而,更加令人感到痛心的事情还在后边。事件发生的这几天来,微博微信几乎每天都在刷屏,更多的“痛点”几乎每天都在出现。人们讨论更多的,不是对生命的敬畏,而是对逝者的抹黑,对暴徒的纵容,对法律的挑衅。而在其间,赣州市南康区的相关部门却同样选择“噤若寒蝉”。

痛点之一:悲剧引出舆论狂欢。暴徒手段残忍、致人死亡;乡干部突遇变故、因公殉职。相形之下,恶者本该受到唾弃,逝者本该受到哀悼。但令人震惊的是,网络里面不少网民不仅没有对明经国的暴力行为进行谴责,甚至还幸灾乐祸的叫嚣“死的好”、“为什么不把其他四个都干掉。”而诸多的评论文章,也都忽略了事件的本身,把舆论引上了“农村正在成为新一个暴力拆迁的热点。”

痛点之二:法界人士群魔乱舞。恶意致人死亡,必须依法严惩。这恐怕是法界人士最基本的一个常识。但对于此事,一些律师却显得似乎特别上心,他们不仅先把此事定性为“强拆”,甚至还自带干粮“前为江西赣州拆迁血案中的老伯辩护,维护其合法权益。”致使舆论变得越来越为浑浊。

痛点之三:相关部门噤若寒蝉。舆情重大,人命关天。按道理说,事件发生以后赣州市南康区应及时回应关切,正确引导舆论。但遗憾的是,除了3月18日有则微信公众号发布的一个简要通报之后,便再也没有看到其他信息,特别在其官微@南康发布,更是未见只言片语,从而拱手把舆论主导权让给了别人,任由谣言诳语满天飞。而当3月21日@南康发布发布了相关通报时,整个舆论已经是谣言四起、混沌不堪了。面对此情此景,真不晓死于非命的卓宇,在九泉之下会作何感想。

一起恶性的弑杀事件,一个陨失的鲜活生命、一番迷失的浑浊舆论。这里包含着乡镇干部太多太多的叹息与无奈,也包含着网络生态太多太多的追问与深思。笔者本来还想要说跟多的“假如”,但却失去了继续“假如”下去的勇气。此时只有一句:卓宇兄弟,一路走好,天堂没有暴力!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