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意大利大选凸显欧洲民粹主义仍在“野蛮生长”

董一凡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

3月4日,意大利举行了参议院选举,此次选举是2015年政治改革以后意大利的第一次选举,也是2018年欧洲政治的风向标。官方公布的选举结果显示,由前总理贝卢斯科尼领衔,意大利力量党、北方联盟党和意大利兄弟党组成的中右联盟得票率达37%,著名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支持率为32%;现执政党民主党支持率大幅滑落至23%。民粹主义政党支持率比上次大选大幅上升,作为传统的中右翼政党意大利力量党,为了迎合选票和政治盟友,其民粹色彩也愈发浓厚,可以预见未来意大利新政府将体现更多反建制、反欧盟元素。无怪选举前欧委会主席容克曾经表示,欧盟将为意大利选举做“最坏的打算”。

本次大选中,移民和经济问题是民众关注的焦点,在现任执政党作为不力的衬托下,这些议题成为了民粹主义的强力加分项。自2014年下半年以来,由于中东北非动荡导致大量难民涌向欧洲,而意大利作为毗邻利比亚的地中海国家,成为难民危机重灾区之一,2013年至今从意大利登陆的难民恐将超过69万人。随着欧盟在希腊、巴尔干方向的难民管控由于与土耳其保持合作而见效明显,使意大利的难民问题更被放大,2017年自意大利入境的难民达11.46万,占欧盟新入境难民的80.6%,远超2016年50.2%的水平。而意大利社会情绪也因移民和难民问题更加激化。

一方面,意大利作为欧盟内青年失业率最高的国家,其本土的失业青年为生计所迫,不得不向低端体力劳动低头,这些工种因移民的到来工作竞争压力愈发激烈。另一方面,极右政党也在大选期间对于移民问题大肆炒作,甚至采用一些把极端激进的行为博取公众眼球。北方联盟党员在佛罗伦萨枪击非洲裔移民,其党首萨尔维尼高呼“意大利优先”的口号。而执政党政府虽然在欧盟内部竭力维护意大利的利益。但依旧难以控制源源不断涌入的难民。因此在民粹政党的攻讦面前软弱无力。

经济问题则是意大利大选的老话题。在2013年意大利大选中,中右翼联盟因在欧债危机中领导意大利经济步入了深渊,而在大选中大败。五星运动当时携退出欧元区的口号,豪取第三大党席位。前总理伦齐领导的社会党带着民众求新求变的希望,以救火队员的身份执政。

然而在社会党执政期间,意大利经济虽然走出了与欧债危机的泥潭,但其复苏步伐却远落后于欧元区平均水平。2013-2017年间,意大利经济增长率总计仅1.8%,欧元区总计平均增长却达7.3%,意大利GDP总量迄今仍比2008年萎缩4.5%。与此同时,意大利的债务水平在执行紧缩政策的同时却依旧不断攀升,政府债务率从2009年的112.5%攀升至2017年的132%。银行业坏账率依旧是欧元区经济的定时炸弹。失业率和青年失业率高居不下,仅次于希腊和西班牙。社会党经济治理不力的背景下,意大利老百姓的日子自然难过。

英国广播公司曾有报道,在意大利的小城镇,数千人去竞争一个医院里的职位(体制内的护士岗位),可见意大利百姓民生之艰难。普通民众很难去反思意大利经济的结构性问题,而往往会在民粹主义政党的蛊惑下,将愤怒和不满的怒火撒向全球化、建制派政府以及欧盟。因此,本次大选中以经济议题的关注度虽低于移民话题,但仍旧成为民粹主义力量抬头的助推器。

此外,民粹主义政党对于社交网络以及新媒体的应用。也成为其攻城略地的利器。比如五星运动的前领导人格里洛的个人博客被英国《卫报》评为全球十大博客之一,其经常发布抨击意大利腐败问题、政治问题及欧盟的文章。并允许网友在下方留言。成为与民众互动的平台,许多提法甚至成为五星运动的政策。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甚至认为,格里洛是意大利互联网政治的开拓者。而北方联盟也擅长用推特等新媒体与网友互动,甚至与国外的民粹政党互相艾特联动。形成扩大效应。反观意大利的主流政治家政党,虽然也用推特或脸书发布一些信息,但官方话语的说教味道十足,很难吸引年轻选民的注意力。因此,在新形势下的舆论阵地上不敌民粹政党。

在2017年荷兰,法国及德国等欧洲关键大选中,民粹政党虽然在夺取政权的方面纷纷受挫。使得欧洲人产生了民粹主义暂时被击退的幻觉。但事实上,民粹主义在欧洲的力量远远没有被削弱,从各国选举中的得票率及获得议会议席的数量上看,民粹主义政党在近些年一直呈现着力量上升的趋势。

本次意大利大选就向欧洲的政治精英们敲响了警钟。民粹主义生根发芽的土壤远没有被消除,其上升势头远未停止。事实上即便没有取得主要大国的政权,但民粹主义给欧洲政治造成的麻烦却一点也不少。德国至今才打破僵局,最终组成了比上一届更为弱势的大联合政府,很大原因就是因为德国选择党等民粹主义政党兴起侵蚀了主流政党的政治空间。欧洲依旧面临着波兰等国与欧盟就宪法问题产生的分歧;加泰罗尼亚等地区分离主义挑战;英国脱欧谈判前景不确定性等挑战。

欧盟与成员国应对民粹主义挑战仍然任重道远,意大利大选只是欧盟在民粹主义进击面前左支右绌的新案例,事实上未来意大利新政府的无论组成结果如何,充满民粹政党北方联盟及整体向反体制靠拢的意大利力量党必然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意大利内政及欧洲政策,五星运动的掣肘也不可小视。而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以及欧委会的换届将是欧盟下一个重大的政治考验,如何应对民粹主义的下一轮进攻,维护欧盟政治体制的理性、有效运转,将成为欧盟及主要成员国未来面临的重要挑战之一。(责任编辑 郭素萍)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98_180098.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