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深化增值税改革再送减负大礼

张德勇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 研究员

3月2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深化增值税改革的措施,进一步减轻市场主体税负。这对制造业、小微企业等实体经济发展无疑是实实在在的利好,是促进经济结构优化升级、推动高质量发展的真招实策。

根据国务院常务会议的部署,这次从今年5月1日起的深化增值税改革的措施,包括了三方面的内容,且内外资企业都同等受益。

一是下调增值税税率。将制造业等行业增值税税率从17%降至16%,将交通运输、建筑、基础电信服务等行业及农产品等货物的增值税税率从11%降至10%,预计全年可减税2400亿元。

这项措施,着眼于大力发展实体经济。实体经济是国民经济发展的根本所在,推动高质量发展,推进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中国速度向中国质量转变,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变,离不开实体经济做大做强做优,离不开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通过减税显著降低实体经济成本,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有力抓手,是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有力制度保障。

二是统一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标准。将工业企业和商业企业小规模纳税人的年销售额标准由50万元和80万元上调至500万元,并在一定期限内允许已登记为一般纳税人的企业转登记为小规模纳税人,让更多企业享受按较低征收率计税的优惠。

这项措施,着眼于促进小微企业发展。小微企业不仅可以提供的大量就业岗位,是包容性增长的基础,而且是“双创”活动的生力军,是孕育新动能的孵化器。界定小规模纳税人标准的大幅上调以及溯及既往,无疑为这类企业发展提供了更广阔的舞台。

三是对部分新兴行业实行税收优惠。对装备制造等先进制造业、研发等现代服务业符合条件的企业和电网企业在一定时期内未抵扣完的进项税额予以一次性退还。

这项措施,着眼于发展壮大新动能,做大做强新兴产业集群。这既是大力发展实体经济的必然要求,也是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发展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推动传统产业优化升级并由跟跑为主转向更多领域并跑领跑的必然举措。

深化增值税改革,因应了国内外经济形势的需要。从国内看,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时代,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我国在全球价值链中正面临发展中国家“中低端分流”和发达国家“高端围堵”的双向挤压,亟需通过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实现经济发展提质增效,促进产业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

从这个意义上讲,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大力发展实体经济是着力点。要实现上述目的,就需要多策并举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凝心聚力发展实体经济,而减税让利就是其中的重要举措,是对市场主体“真金白银”的支持。

从国际看,全球经济博弈日渐激烈。尤其是,美国特朗普政府祭出的大规模减税计划,不可避免地诱发全球减税竞争,我国在这场减税竞争中不可能独善其身。

此外,近来特朗普政府高举贸易保护主义大旗,宣布拟对600亿美元中国商品增税,限制中国企业投资并购美国企业,显然意在为“中国制造2025”的实施挖沟筑坎,阻止中国各个前沿领域的技术进步。

故而,我们必须因应全球经济形势变化,既立足内需,又强身健体,显著增强我国经济质量优势,加快从经济大国向经济强国转变,从而能够在激烈的全球经济竞争中站得稳、立得住、走得远。

这次深化增值税改革带来的4000亿元以上的减税效应,再加上所得税等其他税种的税收优惠,以及进一步的减费措施,今年全年预计将减轻税费负担1万亿元以上。这在利好市场主体的同时,也带来了政府财政减收的风险。

不过,从经济发展的大局看,一定程度的减税措施将起到刺激经济增长的作用,使税基扩大,反而会导致税收收入增长。另一方面,面对包括增值税在内的减税降费措施,我们也应该继续优化财政支出结构,提高财政支出的公共性、普惠性,各级政府坚持过紧日子,严控一般性支出,把宝贵的资金更多用于经济社会发展急需的事业上;并且,对财政资金全面实施绩效管理,强化绩效责任硬约束,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和效益,使资金既要用得对,也要用得好。(责任编辑 毅鸥)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98_182598.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国务院减税4000亿
  • 国务院减税4000亿
  • 3月28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5月1日起将17%和11%两档增值税税率分别下调1个百分点等三项深化增值税改革措施,实施后全年将减轻市场主体税负超过4000亿元,内外资企业都将同等受益。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