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美关系稳定,“重返亚太”才算成功

2月6日,奥巴马政府发布任内第二份《国家安全战略》。同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赖斯在智库布鲁金斯学会介绍报告时表示,美国已邀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今年受邀的还有日本、韩国和印尼领导人。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当天表示,中美目前正在讨论中国国家主席访美时间。

与奥巴马政府5年前发布的第一份《国家安全战略》相比,今年报告的最大变化当属基调变得更加自信。2010年报告开篇即讨论美国国家安全的国内基础,强调重建美国力量的经济基础。这种篇章布局在这个超级大国的历份《国家安全战略》中十分少见。它深刻地反映出当时奥巴马政府的焦虑感与紧迫感。

现在,美国经济已经进入温和增长周期,能源、科技领域都有突破。这次《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开篇第一句话是,“今天,美国更加强大,处于更加有利的位置,能够在这个新世纪抓住机遇,在不安全的世界中捍卫利益。”实际上,20天前奥巴马发表国情咨文演讲时,这种自信已溢于言表。

美国更加自信,对中国未必是坏事。不少中国学者都感觉到,金融危机之后,美国变得过于敏感,一贯善于自嘲的美国朋友突然“开不起玩笑”了。这种焦虑感给中美关系带来直接或间接的消极影响。

无论从此次《国家安全战略》的内容,还是从受邀访美的对象来看,亚洲依然是美国外交的地缘重点。奥巴马政府希望将“亚太再平衡”作为其外交“遗产”之一。如果今年能达成“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奥巴马任内的“亚太再平衡”也就可以收官了。

2014年11月12日,奥巴马在北京同习主席共同会见记者时表示,“同中国发展强有力关系是美国亚洲再平衡战略的核心”。中国的体量摆在这儿,如果中美关系出现颠覆性问题,奥巴马的重返亚太战略就很难说成功。奥巴马政府明白这一道理,邀请习主席今年访美,就是确保中美关系稳定的重要举措。

中美关系有一个说法,如果两国领导人投入不够,中美关系就会漂流。由于两国间存在诸多分歧与矛盾,中美关系有一种自动向消极方向滑动的“本能”。因此,领导人从战略高度管控和引领中美关系,其重要性怎么强调也不过分。如果没有领导人的推动,我们很难想象中美两军关系现在能进入“冷战结束以来最好的时期”,也很难想象两国可能会达成去年11月在北京发表的关于气候变化的联合声明。

美国是一个太平洋国家。美国要“重返”亚太,中国并不一味反对,只要美国确实能如奥巴马所说,把稳定的中美关系置于其重返战略的核心,而非以牺牲中美关系为代价实现重返。2013年的庄园会晤和2014年的瀛台夜话,都对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构建起了极大的推动作用。我们期待着今年的习奥会能继续这一动能。奥巴马政府还剩下23个月执政时间,一个将合作共赢的中美关系置于核心的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不仅可以成为奥巴马的外交“遗产”,而且可以为两国关系的长期稳定打下坚实基础。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