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从菲律宾经济发展看产业政策之辩

从社会角度来看,菲律宾有些不稳定。从政治角度来看,菲律宾有些摇摆。但从经济上来看,菲律宾的自由度在全球178个经济体中排名却处于靠前的位置。

11月20日,刚刚开完第十二届华人奥地利经济学年会,我就启程赶往了菲律宾。说起菲律宾,大部分的中国人对它的印象都停留在两方面:其一,是一个东南亚小国;其二,菲佣服务很专业。

但走进这片国土,就会发现,菲律宾不是小国,而是一个“大国”,因为它人口有一个多亿,是全世界第十二大人口大国。而且菲律宾盛行天主教,国民很少采取避孕措施,因此每个妇女的总和生育率超过3个,年轻的人口是菲律宾高速发展的人力资本。最近几年菲律宾GDP增长率很快,最新数据表明,2016年第三季度GDP增长率甚至达到了7.1%。很多方面预计,菲律宾很快会超越马来西亚和泰国,成为仅次于印度尼西亚的东盟(ASEAN)第二大经济体。

从社会角度来看,菲律宾有些不稳定。从政治角度来看,菲律宾有些摇摆。但从经济上来看,菲律宾的自由度在全球178个经济体中排名却处于靠前的位置。2014年是全球89位,2015年处于76位。它在劳动自由、金融自由、控制政府支出等方面,都取得了重大的进展。不少专家预计,只要菲律宾继续提升经济自由度,继续发展市场经济,菲律宾将持续实现7%以上的高速增长。

历史上,菲律宾虽然深受西班牙罗马法系的影响,棉兰老岛(菲律宾第二大岛)受伊斯兰法影响也比较大,但总体上来说更受英美普通法的影响。而普通法体系,是现代金融的法律基础。在这个意义上,菲律宾的马尼拉在继中国香港、新加坡和迪拜之后,成为亚洲第四大国际金融中心,也是很有希望的事情。

菲律宾是一个岛国,全国大约有7000多个岛。岛多呈现自然的、多中心的状态。可以想见,菲律宾也有着多中心、扁平化的治理结构,这种结构有着持续稳定发展的潜质。殖民时代,菲律宾这个潜质被强大的陆地国家西班牙所压制,独立后又为美式的总统制所压制。现在这个潜质正在从市场化、全球化的大潮中被释放出来。只要政局稳定,菲律宾说不定就是东南亚的下一个“发展奇迹”。

回到国内的张维迎、林毅夫产业政策争论,菲律宾应该是一个去产业政策化成功的经典例子。最近几年,菲律宾经济自由度大幅度上升,劳动力政策干预、金融政策干预和政府支出政策干预,也都大幅度减少。与此同时,经济发展的速度却大大加快。这也从现实说明,制约政府干预的冲动,解放市场的活力,是多么重要。

市场经济不是产品经济,而是权利经济。可能很多人不知道,菲律宾人有持枪权。我不是鼓励用枪,有枪当然可能带来暴力事件与骚乱,但是,拥有武器也可以让公民分享国家秩序对暴力的垄断权,倒逼市场尊重权利,这是菲律宾一个非常特殊的国情。这一点,也跟美国有点类似。而一旦菲律宾的权利经济得到充分发展,未来,可能会摆脱中等收入陷阱。菲律宾经济发展并不像我们看到的那样,好像总在靠输出“菲佣”这种低端劳动力赚钱,能取得今天的成绩,有着复杂而深邃的原因。

毛寿龙(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