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校内不得设置小卖部”也是教育反腐

由教育部、市场监管总局、卫生健康委等部门制定的《学校食品安全与营养健康管理规定》公布。《规定》明确,中小学、幼儿园一般不得在校内设置小卖部、超市等食品经营场所,确有需要设置的,应当依法取得许可,并避免售卖高盐、高糖及高脂食品。(3月12日《南方都市报》)

中小学校内不得设置小卖部,好处有很多。首先,是维护正常的校园秩序。毕竟学校是学习的场所,而不是商业街、菜市场;其次,能帮孩子改掉爱吃零食的坏习惯,避免食品安全事件的发生——毋庸讳言的是,某些学校小卖部售卖的食品并不健康,有的还混入了危害较大的“三无食品”“五毛食品”。另外,还有一个好处想必很多人都想到了:“校内不得设置小卖部”其实也能起到教育领域反腐倡廉的作用。

校园小卖部向来就是一块“肥肉”,潜藏巨大的经济利益。曾几何时,一张广西南宁某中学小卖部经营权竞拍现场图在网上疯传,引人注目的是173万元/年的成交价。有网友算账,“扣除假期和周末,每天要将近4万元的营业额才能保本。”按日用品20%的利润计算,小卖部一年的营业额要700多万元才能平本,加上人工水电等开支,营业额需达到七八百万元。学校有3000多名学生,意味着平均每人每天至少要消费10元以上。校园小卖部水如此之深,一时间惊呆众人,而业内人士则淡然表示:这并不夸张。

不管是173万的年租金,还是“平均每人每天至少要消费10元以上”,都是一个令局外人瞠目结舌的数字。实际上,只要对“校园经济”稍有了解的人,对此都不会生出太多意外。何止是学校食堂和小卖部,即使是承包某些学校的卫生清洁,可能每年就要向学校交纳数十万的承包费。为什么打扫学校的卫生不仅不收钱,反倒要交费?很简单,因为同时获得了学校废品的收购权和处理权,而由此带来的利润是相当丰厚的。

说到底,学校小卖部之所以能够拍出“天价”,还在于学校管理的封闭性,以及由此带来的经营权的垄断。学生只能在校园内的小卖部买东西、只能吃学校食堂,独家生意最好做,有长期而稳定的客源,甚至还有了较为强势的定价权和经营模式的自主性。其实何止校园内是这样,机场、高铁、景区等场所的餐饮等服务,不也曾经引发过不少关注和争议吗?

学校封闭管理,有其必要性,毕竟是教育机构,一是要保障正常的教学秩序,二是要为不谙世事的孩子把好关,以避免问题食品等给孩子带来安全隐患。如果放任自流,无疑是不负责任的。但由此也可能造成新的弊端,比如垄断经营、随意定价,会损害孩子和家长的利益。甚至,这里边还可能存在一些暗箱操作、权力寻租的漏洞。想必谁都不否认,某些学校包括食堂、小卖部经营一类的“肥差”,或明或暗地由校领导或教师的亲属独霸,外人根本无法染指,其中的猫腻不言而喻。

“校内不得设置小卖部”,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就等于铲除了滋生不正之风和腐败的土壤,让“小卖部经济”得到了遏制。但在具体落实中还是要避免“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现象,一是把好“确有需要设置的,应当依法取得许可”的审查关,不能流于形式、沦为新的权力寻租空间;二是校园内没有小卖部了,校园周边的小卖部也要严格监管,不能让某些人把校内的“阵地”转移到校门口,换汤不换药、继续玩老套路。

相关事件

  • 2019全国两会
  • 2019全国两会
  • 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分别将于2019年3月5日和2019年3月3日在北京召开。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