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欧洲在处理难民问题上已经陷入两难

乔新生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廉政研究院院长、教授

叙利亚难民遍布欧洲,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部分西方媒体认为,只有彻底解决叙利亚巴沙尔政权,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叙利亚国内动乱,并最终解决叙利亚的难民问题。联合国安理会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分歧,是导致难民问题的根本原因。但也有一种观点认为,正是由于西方国家不负责任要求干掉叙利亚总统巴沙尔,才导致叙利亚内战波及无辜,让叙利亚的平民百姓流离失所。只有敦促反对派放下武器,以谈判的方式解决国内的冲突问题,才能减少叙利亚的难民,才能使中东地区的危机得以缓解。笔者认为,围绕着叙利亚问题,国际社会已经严重分裂。联合国安理会应当就叙利亚问题展开讨论,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案。

西方国家企图颠覆叙利亚巴沙尔阿萨德政权是完全错误的。不管这个政权是否具有合理性和合法性,阿萨德政权的存在的确在叙利亚起到了稳定作用。正如人们所看到的那样,虽然叙利亚阿萨德家族掌握政权,导致许多反对派失去生存和发展的机会,但是,叙利亚整体保持稳定。推翻叙利亚阿萨德政权,固然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独裁统治问题,但是,如果国内缺乏强有力的领导者,那么,叙利亚将会和伊拉克一样,陷入长期动乱之中。

西方国家应当有这样的共识,那就是解决叙利亚国内的问题,必须依靠叙利亚自己。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叙利亚国内的局势非常复杂,反对叙利亚政府的各派武装相互争斗,叙利亚政府很难和反对派武装达成协议。西方国家的首要任务是,帮助叙利亚政府找到可以谈判的对象,然后通过谈判解决叙利亚国内冲突问题。

西方国家以人道主义的名义对叙利亚进行军事干涉,结果却导致出现更大规模的人道主义灾难,西方国家应当对叙利亚发生的人道主义灾难承担责任。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之所以投票反对西方国家武装推翻叙利亚政权,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国已经意识到,在叙利亚国内没有人可以取代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当然也没有人能够取代叙利亚总统所领导的执政党。正因为如此,如果贸然采取行动,必然会导致叙利亚国内出现严重的混乱局面。

现在的问题是,叙利亚已经陷入全面内战的状态,而伊斯兰极端组织的进入则使得叙利亚地区的军事冲突变得更加复杂。西方国家参与武装叙利亚反政府组织,但毕竟没有直接出兵帮助叙利亚反对派推翻叙利亚政权。俄罗斯总统已经亲口承认,正在帮助叙利亚政权巩固自己的执政地位,正在帮助叙利亚军队打击境内的恐怖势力。现在摆在西方国家面前的难题是,究竟是在叙利亚战场上和俄罗斯对垒,还是在联合国安理会争取俄罗斯的支持。对俄罗斯来说,叙利亚是中东地区重要的战略支点,放弃对叙利亚政权的支持,对于俄罗斯来说将会付出沉重的代价。假如西方国家没有给予俄罗斯必要的补偿,那么俄罗斯绝对不会放弃支持叙利亚政府。最好的解决方案是,俄罗斯说服叙利亚政府参与谈判,而法国、英国和美国则说服反政府武装停止战争,并且组成统一的谈判组织参与叙利亚国内的政治和解谈判。

中国不会谋取在中东地区的利益,中国也不会允许西方国家肆意地干涉别国的内政。对于叙利亚国内出现的局势,中国政府多次表明自己的立场,愿意通过调解的方式,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案。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叙利亚政府愿意接受谈判,可是西方国家还没有放弃推翻叙利亚政权的打算。

既然西方国家一意孤行,希望推翻叙利亚政权,那么,西方国家实际上就是在和俄罗斯对着干。叙利亚战争有可能会变成俄罗斯与西方国家之间的战争。这场战争的胜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战争将会改变整个中东地区的政治经济局势。现在西方国家不得不接受叙利亚的难民,不得不给他们提供必要的人道主义帮助。当欧洲国家吸收越来越多中东阿拉伯国家难民的时候,这些国家的人口比例就会发生实质性的变化,到那个时候,西方国家不是要不要支持中东阿拉伯国家的问题,而是要不要通过民主的方式维护国家内部团结的问题。

欧洲的政治领袖发表感人至深的演讲,他们决定接受更多的中东阿拉伯国家的难民,从而使这些难民得到人道主义的帮助。对于欧洲国家的领导人来说,作出这样的选择并不容易。这充分说明他们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责任所在,并且正在采取措施帮助中东阿拉伯国家的难民找到栖身之地。但政治就是如此复杂,当中东阿拉伯国家的难民把自己的宗教和生活习惯带到欧洲国家的时候,欧洲国家的领导人应该充分意识到,如果接受阿拉伯难民的宗教信仰和生活习惯,并且按照民主选举的原则赋予他们选举权,那么欧洲国家的政治版图将会发生改变。

欧洲国家在处理中东阿拉伯难民问题上已经陷入两难。西方国家要求召开国际会议,讨论中东阿拉伯国家的局势问题,充分反映出这些国家领导人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焦虑。但是,正如人们所看到的那样,如果是出于政治偏见或者地缘政治考虑,要求联合国安理会作出决议必须推翻叙利亚政权,那么,中国可以投弃权票,而俄罗斯绝对不会投赞成票。对于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来说,如何解决中东叙利亚问题,不仅仅是一个难民问题,同时也是一个地缘政治战略问题。

部分学者认为,叙利亚问题的复杂化,与中东地区的宗教信仰有关。现在伊斯兰教的极端组织,正在利用中东阿拉伯的混乱局面,吸收更多的恐怖分子。假如那些无家可归的青年人加入恐怖组织,并且不断地接受恐怖组织的宗教思想,那么,世界将会变得更加恐怖。打击恐怖主义,应当彻底铲除恐怖主义滋生的土壤,尽快解决中东地区的混乱问题。如果联合国安理会在这个问题上缺乏共识,那么,要想真正解决叙利亚问题乃至整个中东地区的问题几乎是不可能的。

西方国家在打击恐怖主义的问题上,始终采取双重标准。他们认为伊斯兰教的传统礼仪和生活方式不可接受,因此,他们打着言论自由的幌子,极尽挖苦之能事。现在看来,尊重伊斯兰教的传统,尊重伊斯兰教的信仰,有利于平等对话,解决争端。必须承认的是,西方国家存在明显的文化沙文主义,一些西方国家新闻媒体和西方国家的学者认为自己的文化是优秀的文化,对伊斯兰教以及阿拉伯国家的生活习俗采取排斥的态度。西方国家在对待伊斯兰文化方面应当保持克制,至少应当学会以礼相待。

解决叙利亚难民问题的根本出路就在于,西方国家团结起来,开展统一战线工作。法国、英国和美国尽快说服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放下武器,组成谈判机构,和叙利亚政府进行谈判。俄罗斯政府则应该说服巴沙尔阿萨德接受谈判条件,通过谈判实现停火,通过谈判解决国内重建问题。只有当叙利亚乃至整个中东地区战火熄灭的时候,流落到世界各地的叙利亚和中东地区的难民才能回到自己的故乡重建家园。在保护人权问题上,不应该掺杂任何意识形态因素。联合国安理会应当行动起来,通过谈判结束战争,通过谈判安置叙利亚乃至整个中东地区的难民。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9_138009.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欧洲难民潮
  • 欧洲难民潮
  • 本月2日,一张叙利亚3岁小难民遇难的照片,成为难民危机爆发以来“最揪心的画面”。由于中东地区大批难民试图偷渡入境欧洲,欧洲正遭遇自二战以来最严重的难民潮。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