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最大彩票弃奖”遗憾该如何抚慰

1月11日24时,东莞福彩中心的兑奖大厅灯火通明,工作人员仍在抱着最后的希望等待2565万双色球大奖得主。但遗憾的是,大奖得主最终没有现身,去年11月10日在东城乌石岗东区1巷6号的44100485投注站中出的两注双色球头奖成了弃奖。总奖金2565万元将被纳入福彩公益金,这无意间也创造了多个纪录:东莞、广东乃至中国彩票史上最大弃奖。为了寻找大奖得主,东莞福彩此前多次刊登寻人广告,但消息都如石沉大海。(相关报道见A12版)

读罢新闻,我想起的是小说家屠格涅夫的名言:没有一种不幸可与失掉时间相比。其实,同样的最大不幸还应该包括:与运气擦肩而过。那名2565万双色球大奖的得主,为何没有出现?是他根本就没有看到中奖结果与东莞福彩发出的寻人通知,抑或那张巨额的中奖彩票早被当作未中之票而被扔掉?答案无人知晓。但对更多的围观者来说,这俨然已成为一幕亲眼目睹的生活传奇:有那么一个人,他曾经拥抱了罕见的运气,却又在最终让运气于指间溜走。

同样被看到的,还有某种规则的刚性:根据2009年颁布实施的《彩票管理条例》,双色球彩票兑奖当期有效,彩票中奖者应当自开奖之日起60个自然日内兑奖,逾期未兑奖者视为弃奖。东莞此次的两注双色球头奖,既然已超两月未领,即便它可能成为中国彩票史上最大的弃奖,亦当依规而行。不过倘若回顾已不再鲜见的彩票大奖弃领事件,又很难说一个简单的弃领结果不无遗憾。在我看来,或许仍可做出系列的制度修订,来最大限度避免“大奖弃领”的遗憾。

第一个值得深度商榷的问题是:中奖彩票的兑奖期限可否延长?有观察者提供了一组数据:澳大利亚的彩票兑奖期限为6年,泰国为2年,加拿大和日本均为1年,英国为6个月。每个国家具体情况或许都有差别,但两个月的兑奖期限显然不与国际“接轨”。

第二个同样无法被回避的话题是:倘若弃领的情况真有发生,如何来处置被放弃的巨额奖金?按照现行规定,这部分奖金将被纳入福彩公益金。应该努力体现出福彩的公益性,这般出发点当然并无问题。但弃奖奖金可否部分返还到下一期的奖池之中?返还是对彩民的直接回馈,倘若将弃领奖金全部纳入福彩公益金,必然不利于调动彩民的积极性,长远而言对福彩发展并不利。

从中国彩票业的发展历程来看,2565万元的双色球奖金被弃领,实际亦可被理解为彩票业自身繁荣的一个剪影: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彩票购买之中,奖池金额日益攀升,如此才有了大奖迭出,以及尾随其后的“最大彩票弃奖”。当彩票业日益壮大,当动辄上千万的弃奖不复为个案,是时候来考虑如何最大限度避免“大奖弃领”的遗憾了。“最大彩票弃奖”的遗憾当被如何抚慰?它只能经由制度性的改革。让彩票兑奖更人性化,让福彩的发展红利被更多彩民分享。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