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改革·印记——听现场讲述:到第一家个体餐馆尝一口“改革的味道”

不久前,几个朋友说要去一个“有故事”的店里吃饭,号称是“中国个体第一家”。我对此饶有兴致。有故事的吃处总比寻常店家更有几分乐趣。

在靠近中国美术馆和华侨大厦的一条小胡同里,除了几个红灯笼下刻着“悦宾,中国个体第一家”的老旧木质匾牌,连一个像样的标识都没有。等到一推开木门,却恍惚从幽深处入了闹市,碗碟筷响,茶盏飘香,店里20余平方米的地方,十来张桌子,坐满了寻味而来的男男女女。

到店坐下,点一个招牌的蒜泥肘子,点几个平价的小菜、几瓶北冰洋汽水,就听到有人说起关于这家店的轶事。

据说,这家店的创始人,在一位领导家做过厨师,因为做菜做得好,周边邻居们红白喜事都请她去掌勺,后来就动起了开餐馆的念头,上工商局“磨”了一个多月,惊动了很多人,历经许多曲折,才开了这家小店。

开一个这样规模的餐馆,在现在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事儿,但在上个世纪80年代,那就是个破天荒的主意。私人开店难,一则虽然已有了改革开放的声响,但对新生的非公有制经济,依然没有明确政策。二来那是个所有人都还在排队靠粮票领每月一家口粮的年代,开店所需的物件儿、食材都不是轻易能得来的。据说这家店开张那会儿,就是东家借板凳,西家借粮票才勉强撑起了门面。

这家3间平房中一间改成的“悦宾饭馆”,在许多年之后,像凤阳小岗村一样,成为改革开放的标志之一,登上过中外媒体。

30多年前,许多外国人都带着好奇的目光打量这个“社会主义国家的个体餐馆”。邻居喻奶奶记得,“以前很多老外到这儿吃饭,那时候我们家穷,吃不起。现在我们都来吃,老外倒少了”。

像我这样的90后,对这些很难想象,但总听父母说起“那过去的故事”,所以对这些带着改革开放印记的东西,我总是带有一种好奇。

总听我妈说,以前每月到24日,她就要起早排队领粮票,按着人头算,每月每人四两油,刚够糊一圈锅。妈妈是家里的老大,她和几个舅舅,个个都是长身体的时候,全挤在一间间大院隔出的小院儿里,盯着冒热气的锅盖,姥姥只担心这顿吃少了就得饿着。街上捡一片白菜叶子,就能回家煮一碗汤。所以那时候“下馆子”是极其奢侈的一件事,对于我妈一家来说,一顿饭菜一二十块钱,就吃了一家人小半月的口粮。

后来,听妈妈说,她大点的时候,吃饭不再用粮票了,家里日子也逐渐宽裕起来,每个月都吃到一顿肉,逢年过节,家里来了客人,父母还偶尔带他们下次馆子。

上个世纪80年代末,改革开放的口子逐步放宽,洋快餐肯德基进了中国,妈妈说她曾和朋友排着长队,花8块钱吃到一份原味鸡和土豆泥,那感觉就像是吃了一份“瑶池珍馐”。

她总说我们现在这些孩子没挨过饿,不知道珍惜。说得多了,我有些烦了,就开玩笑地回一句:其实,我们也经常为吃什么发愁,不过,不是像你们那时候没有东西吃,是因为选择太多,不知道吃什么好。

的确,作为一个时常跟朋友约饭的吃货,每次看着街上林立的各色美食,天南海北的口味都想尝一尝,父母辈吃一顿饱足的大米饭都难的艰辛是我们无法想象的。

对我们来说,吃饱不是问题,吃的东西多了,就琢磨着怎么吃出花样,吃出情调。

食无乐不欢,像悦宾饭馆这样的,来品味美食,也为品味时代故事。

从吃本身来说,这家悦宾饭馆并没有什么特别,都是些平常的家常菜。但来这里的食客,大多和我一样,是为了寻个历史的来头。在这里,可以窥见我们正在经历的改革变迁的源头。一不小心,透过翠花胡同43号,尝了一口当年改革开放的“味道”。(李翀 90后,新媒体小编)

相关事件

  • 改革·印记
  • 改革·印记
  • 改革开放40年来取得的成就,是中国人民立足中国大地、基于自身国情的成功探索,是中国人民凭着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闯劲和滴水穿石的韧劲,以“摸着石头过河”的开创精神,一步一步艰苦奋斗取得的成就,改革开放40年的辉煌历程,是惠及世界的伟大中国实践。中国网观点中国特此策划系列述评带你回顾你身边的不经意之间的巨变,铭记使命续写光荣。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