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观点中国:把疫情的“锅”甩给中国此路不通

陶短房 旅加学者

3月25日,在G7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外长视频会上,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试图拉其他国家共同将新冠肺炎、新冠病毒称作“武汉肺炎”“武汉病毒”,结果遭到其他与会国一致反对和抵制,最终导致联合声明无疾而终。

无独有偶。3月26日,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援引据称NBC转述多个外交消息人士的话说,美国代表试图在未来联合国安理会相关决议中加入“新冠病毒源于中国”的措辞,导致安理会有关新冠肺炎疫情的联合声明讨论陷入僵局。尽管这一“三道弯转述”的消息是否属实尚待其他消息来源佐证,但近期美国一再试图将“疫情锅”甩给中国的动作一而再、再而三,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但事实证明,这种甩“疫情锅”的做法虽能在极个别地方、人群中偶尔掀起一些涟漪,却终究此路不通。

首先,世卫组织在2月11日宣布将新冠病毒正式命名为COVID-19时就由总干事谭德塞做出官方解释,称“名称制定是在世卫组织、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和联合国粮农组织的共同指导下完成的,旨在避免将该病毒与地域、动物或个人相关联,同时也为未来可能出现的其他冠状病毒疫情提供一个标准格式”。此前,鉴于2013年“中东呼吸道综合征”(MERS)的命名引发广泛争议,2015年5月世卫组织曾专门发布《新发传染病命名建议》,呼吁科学家、各国卫生部门、全球媒体“避免因疾病名称而给某个国家或个人带来不利影响”。在这份文件中,世卫组织特别指出,“中东呼吸道综合征和‘西班牙流感’的命名给相关国家、地方和民众造成了‘污名化’伤害”,一些媒体和专家也指出,诸如“西班牙流感”(实际上并非起源于西班牙,只是因为爆发于新闻管制严密的一战期间,而西班牙未参战新闻环境宽松所以被大量报道)、“德国麻疹”、“日本脑炎”(仅仅因为发现这两种病症的科学家分别来自德国和日本)等以地域、动物、个人命名的病症既缺乏科学依据,也毫无必要地引发了有针对性的歧视、排挤和暴力。此次美国密集、统一在官方口径渲染“中国肺炎”、“武汉病毒”,是在世卫组织正式命名,尤其明确指出反对“地域性命名”及反对理由后所作,除极个别人随声附和外,任何有基本良知的国家、组织、媒体和个人,也不会在台面上公然应和,冒天下之大不韪——毕竟,这样做非但师出无名,且难免有一天自己也成为新的“背锅者”。

其次,疫情在中国国内爆发之初,抱着“事不关己”心态的特朗普曾“随大流”称赞中方“防疫努力”,并使用了对疫情规范的称呼,其“甩锅”始于蓬佩奥等“队友”。随后他本人于3月初、中旬在疫情“国际化”并开始大规模侵袭美国本土之际开始“跟进”,甚至被本国媒体曝出刻意在讲稿中临时划掉准确用词、改为“中国病毒”之类的细节。对于这种“小动作”,熟悉美国政治操作的人很容易辨识、判断为“选举年的选举操作”——魔术能获得观众共鸣的关键,在于把戏不被拆穿,既然这么多人都知道“套路”,“戏剧效果”当然也就可想而知了。

第三,时至今日,新冠肺炎疫情已成为全球性疫情,多个国家累计确诊数、死亡数都超过中国大陆,另一些国家、地区看似绝对数字不高,但考虑到人口基数已相当恐怖,在这种情况下,越来越多人开始认识到,当务之急是全球团结协作,共同“抗疫”。3月26日在G20“网络特别峰会”上,各国的态度就足以说明这一点。中国虽然最早暴发疫情,并为此付出惨重代价和巨大牺牲,但同时也是最早获得防疫阶段性成果的国家,积累的正反两面经验、教训弥足珍贵,可供其他疫情告急国家借鉴、汲取,从而避免走更多不必要的弯路,减少物质损失和人员牺牲。作为全球制造业大国,率先开始恢复元气的中国,也能为更多陷入防疫苦战的国家、地区、民众,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此时此刻,追随“甩锅”不足以损人,更无从利己。

还应看到,随着疫情在美国的发展,特朗普较其某些队友更早意识到,“甩疫情锅”等手法,对自己的选情非但无益,且很可能有损。3月27日,他在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话时,悄然把“主基调”变成了“团结抗疫”;3月30日,他亮相“福克斯和朋友”专栏64分钟之久,更主动表示,自己此前总絮叨“中国病毒”之类“大家彼此彼此,谁也不要太在意”,强调“美国应该和任何国家(友好)相处”。有媒体观察到,他又在发言稿中删去“中国病毒”之类措辞,改为规范措辞。

当然,世界之大,有意借污名化他国“甩锅”、回避对自身责任追究者,也绝非只有一两个国家。世界各国团结一致共同抗议,仍然任重而道远。(责任编辑:唐华)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9_220509.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新冠病毒肺炎疫情防控
  • 新冠病毒肺炎疫情防控
  • 鼠年春节前夕,一场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席卷全国,也让湖北特别是武汉站在了风口浪尖。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疫”起湖北,战在全国。

热门事件标签